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五百五四章 鬼屋心慌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五四章 鬼屋心慌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他叫沈浩然,一个月前约了一帮社会上的狐朋狗友喝酒,几个年轻人一喝高,就玩起了比胆量的游戏!也不知道是谁提的建议,最后他们竟然去了当地有名的鬼屋。

    当晚大家喝的浑浑噩噩,都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只知道醒来后所有人身上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爪痕,好像猫狗一样的东西挠过一样,大家还以为鬼屋里来了野猫,也没太在意。

    几个人完好无损的从鬼屋里走出来,呼吸着新鲜空气,觉得实在是太h太刺激了。

    说到这里,沈浩然似乎想到什么,握着茶杯的手都有些发抖:“我们本来想下个礼拜再去一趟鬼屋的,看看这次不喝酒的话,哪个胆小鬼会被吓死!谁知道,当天晚上橙子就出事了……”

    “橙子是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小太妹,读到初中就没再读了,每晚都跟我们泡酒吧。结果当天晚上橙子并没有来,我们正奇怪着呢,橙子的单亲妈妈却找上门来,说橙子疯了!我们火急火燎的赶到橙子家,看到橙子披散着长头发,手里捧着一幅画,十个手指甲摸来摸去摸来摸去,那模样如痴如醉,好像画中自带着一股魔力。”沈浩然说道。

    听到这我心里陡然升起了一抹古怪的感觉,不过很快那古怪的感觉就消失了,我点点头让沈浩然继续往下说。

    “张大师,你是不知道!橙子当时那张脸简直太渗人了,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眼睛上翻,就像午夜凶铃里的贞子一样。”沈浩然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那幅画是什么?”我问道。

    “我们当时都被吓疯了,哪还在乎什么画!不过我肯定那是一幅古代的字画。”沈浩然说道。

    我再一问,才知道这幅画是这个叫橙子的小姑娘从鬼屋带出来的,当时大家并未在意,没想到却出了事。

    李麻子听后双眼又开始放光了,看来他和我想的一样,都觉得这幅画是阴物。

    “后来怎么样了?”

    李麻子迫不及待的催着沈浩然往下说。

    “后来橙子的妈妈见她整天面对那副画,不吃不喝,都瘦成了皮包骨头,一狠心就将橙子打晕,把那副画烧了……”沈浩然说道。

    “烧了?”我皱了皱眉,一般来说阴物都拥有自己的意识,它又怎么会容忍别人烧掉自己呢?难道这不是阴物。

    不过我知道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否则沈浩然今天也不会上我这里求救了。

    果然,沈浩然顿了顿说道:“不光是橙子妈妈,包括我们都以为只要把画烧了就没事了,可谁知道第二天橙子醒来,没看见到画,整个人好像发疯一样冲出家门,满大街的找画!嘴里还不停的嘀咕着什么,有车从身边开过也不知道躲,好几次差点被撞死。”

    “橙子妈妈怕她出事,就一刻不停的看着她,可最终还是出事了……”

    “有天半夜,橙子妈妈以为她睡着了,也就跟着小睡了一会儿,可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橙子已经不见了,橙子妈妈满大街的找,后来还是在那间鬼屋里找到了一身是血的橙子。橙子妈妈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好不容易才抢救过来,但直到今天橙子还是没有醒。”沈浩然说道。

    除此之外,沈浩然还告诉我,他们那群朋友中有个叫阿龙的,这两天也有点不太对劲,也不出来玩了,天天把自己锁在家里,电话也不接。

    沈浩然唯恐他们一群人都被画给缠上了,所以才来请我帮忙。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帮瞎玩游戏的年轻人还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他们很可能招惹到了一件非常厉害的阴物,所以才会一个个的被缠上。

    这种阴物按道理来说能不管就不管,尤其是对刚结婚的我来说。

    可看到在地上砰砰砰冲我磕头的沈浩然,我最终心一软,答应了可以过去看看。

    随后我和李麻子简单收拾了一下包裹,就准备驱车前往。刚踏出店门,我鬼使神差的转回去,将柜台上放着的画也一并塞进了背包。

    车子下了武汉的高速之后,道路明显差了许多。

    沈浩然的情绪在李麻子一路黄段子的感染下,已经恢复了许多,甚至还和李麻子开起了玩笑。

    我开着车,透过后视镜仔细打量了沈浩然一眼,这才发现沈浩然长的还挺帅气,身材也比较匀称,染着黄毛,戴着耳钉,看起来倒像是杂志上的韩国明星。

    我心中一动,脱口问道:“小沈,你谈恋爱了吗?”

    正和李麻子说笑的沈浩然被我问的有些发懵,随后摇了摇头。

    “那有没有喜欢的小姑娘?”

    沈浩然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被他搞得一头雾水,一问才知道他喜欢的小姑娘家庭作风端正,不同意他们在一起。

    我微微一笑,便没再说话,专心的开起车来。

    道路越来越不好走,车身都有些轻微的颠簸起来,我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看路上,以至于李麻子和沈浩然在后座激烈的讨论着什么,我也没听清。

    直到李麻子从后面一把推住我,拼命的转方向盘我才猛然醒过神。

    “张家小哥,你疯了吗?我让你刹车!”李麻子就像性命受到威胁似的,有些歇斯底里地冲我吼道。

    我被他吼的有些迷茫,下意识的踩下了刹车,随后轿车猛然停下,我这才知道自己刚才差点就撞向了路旁边的民房,不由的一阵后怕。

    随后我看到车子的挡风玻璃上贴着一张白色的脸,看来刚才我迷迷糊糊的差点撞车,就是着了这白脸的道儿了!

    但见这张脸平整的如同一张白纸,没有嘴巴鼻子,只有两只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我。

    面对着张白脸,我腿肚子有些发软,额头也渗出了黄豆大的汗珠。李麻子也好不到哪去,满眼惊恐的看着挡风玻璃,刚刚吼我的气势完全消失了……

    沈浩然就别提了,他整个人都快缩进了李麻子的裤裆里。

    我没精力管他们,刚想抽出天狼鞭,却发现副驾驶座上的背包不翼而飞了!

    无可奈何之下,我只得将挂在车子里的一串佛珠胡乱的扯下,握在手上。

    这张白脸很不简单,就连我都不知不觉被他所迷惑,如果不是李麻子机灵,我们三个今天就要撞死在大马路上了!

    我心里不禁有些奇怪,现在已经很难在城市周围遇到鬼怪了,更别说这么厉害的鬼怪。

    难道这是沈浩然他们遇上的那个阴灵,知道我要去对付它,所以想在半路上把我们给解决掉?

    “小沈,这里离你住的地方还有多远?”我头也不回的问沈浩然。

    沈浩然哆哆嗦嗦的告诉我,最起码还要开半个小时的车。

    我心下一沉,看来这白脸并不是沈浩然遇到的阴灵。

    “张家小哥……”

    李麻子和沈浩然挤成一团,带有哭腔的问道:“怎么办?”

    我没空理他,手上紧紧握着佛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佛珠是开过光的,这是我们目前唯一的家伙了。

    那张白脸依旧死死的贴在车子的挡风玻璃上,就那么一动不动的望着我。

    我试着启动车子,缓缓的开出几米,那张脸终于消失了。

    我身子一软靠在座椅上,刚松了一口气,脑后竟然传来了一阵杀气。我内心一震,下意识的低下了头,那杀气擦着我的头皮飞了过去。

    我定睛一看飞过的只是一枚纽扣,但刚刚散发出来的杀气却那么浓厚。

    我转头往后一看,竟然是李麻子!

    他上衣的纽扣少了一颗,右手保持着投掷的姿势。

    沈浩然在一旁满脸惊恐的望着李麻子,一时间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不仅是他,就连我也被这一幕惊呆了。

    见我转头,李麻子发出阴森的笑声,像是有一口痰咔在喉咙里似得。

    我来不及多想,咬破舌尖将精血喷在佛珠上,随后猛然举起佛珠冲李麻子的额头砸了过去。

    没想到李麻子反应速度很快,他竟然看出了我的意图,身体往旁边一歪。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刚才还吓得要死的沈浩然竟然死死抱住了李麻子。

    被佛珠砸中后李麻子身体一软,趴在了沈浩然的背上。

    我不由对沈浩然竖起了大拇指,没想到关键时刻,这小子还真不含糊!

    这时,耳边突然传来刺耳的喇叭声,我透过后视镜一看才发现我们的车竟然横在了路边。

    这条路十分狭窄,后面的车被我们堵住了。我赶紧打着火,调整好方向后继续前进。

    余光扫到副驾驶时,我惊奇的发现背包还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像是从来都没丢过似得。

    如果不是李麻子衣服上的纽扣确确实实少了一颗,我都以为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之后没再发生任何意外,我们一路顺风顺水的来到了沈浩然所在的小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