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五百五三章 绿美女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五三章 绿美女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自从玉簪的事情发生后我和李麻子犹如惊弓之鸟,整天都在提防着送玉簪的人,结果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再出现,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这很符合龙泉山庄的行事作风,在你最松懈的时候,夺走你的命!

    我们干脆停止接手一切生意,安安心心的待在家中,这难得的清闲时间,让我可以拿起录音笔,将自己这段时间遇到的所有让人感触很深的阴物记录下来,寄给我那个作家朋友。

    这天,我正讲到红衣大炮的故事,李麻子那张猥琐的脸突然凑到了我的眼皮底下,吓的我三魂去了两魂,条件反射的将手中的录音笔丢在了李麻子脸上。

    他哀嚎了一声,然后用一双委屈的小眼睛委屈的看着我……

    见我不搭理他,李麻子倒也识趣,立刻将手中的几大盒外卖摆在了桌子上,原来他是想我了,想过来跟我好好喝一杯。

    红烧牛肉,杏鲍菇炒培根,还有两大盒龙虾盖浇饭。

    饭菜的香味立刻勾起了我的馋虫,肚子也咕咕叫了一声,我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回忆了几个小时的故事。

    我扭了扭有些酸胀的脖子,拆开一双筷子就吃了起来。

    “张家小哥,我在路上发现了一件天大的宝贝……”李麻子用筷子敲了敲桌子,一副很神秘的样子。

    我不吃他这一套,让他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李麻子知道我的性格,嘿嘿笑了两声就将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他来的时候经过一个路边摊,专门卖零散古董的,当然小摊子上的古董是怎么一回事?

    干我们这行的心里都有数。

    所以李麻子这么一说,我就没这些赝品山寨货没了兴趣。

    但李麻子兴致很高,说他看中了一副古画,画上还配着诗词。

    我听完呦呵了一声,李麻子竟然对书画感兴趣?这可是新鲜事,当即八卦的问他看中什么美女图了。

    李麻子白了我一眼:“张家小哥,这诗词可是那什么后主的,我仔细检查过笔迹,八九不离十,我们这回可能要捡漏了!”

    一听李麻子提到后主两个字,我立马就想到了历史中著名的南唐后主李煜。

    因为从古至今,会写诗词的皇帝并不多,值得称赞的只有李煜。

    他的一首: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不知令多少人神往!

    可李煜的真迹留下的实在不多,毕竟他是一个亡国之君,被毒酒毒死,生前的作品也不知去向。

    真有李煜的真迹,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出现在一个小地摊上?

    李麻子看我不信,将筷子一放,就要拉我过去鉴定鉴定。

    我无所谓的跟他出了门,就当是饭后散步吧!李麻子说的小地摊离古董一条街并不远,走了二十分钟就到了。

    只是此刻小摊子前冷冷清清的,偶尔经过几个人问个价也都掉头走了……

    李麻子说的那副画,被小摊贩用竹竿子挂了起来。画很简单,一座假山,假山旁靠着一个绿衣美人,娇俏可人的样子栩栩如生。左边上题着一首词: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我知道,这首词是李煜写给南唐第一美女小周后的,看来画中的绿衣美人就是小周后了。

    相传,小周后有个奇怪的癖好,对绿"se qin"有独钟,身上穿的用的,宫殿里的摆设都必须要绿色的,否则就会大发雷霆。一度还刮起了一股潮流,再加上这首词,她的身份不言而喻。

    这首词写出来的时候,小周后的亲姐姐大周后生重病已经奄奄一息了,临死前想见自己的妹妹一面,于是小周后被传召进宫。

    但小周后一进宫就被李煜看上了,两人你侬我侬,居然在大周后的眼皮子底下偷起情来。

    李煜也真是个风流皇帝,背着自己老婆偷情都能写的这么诗情画意,不禁令人啧啧称奇。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只觉得这幅画有一股魔力,在暗暗吸引着我。

    摊主看我和李麻子对着画研究了半天,立马热情的招呼了上来:“两位老板,可真是好眼光啊!”

    他一上来就夸夸起来:“这画可是南唐后主李煜的真迹!现在市面上独一无二,你看这画,你看这意境……”

    他还没说完,我就打断他,直接问价格。

    古董这种东西,就算是真的,也得分等级。比如李煜的真迹中肯定是那首: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最值钱,而这首偷情的小词,说实话,并没有那么高的收藏价值。

    摊主两眼滴溜溜的转,眉开眼笑的说道:“难得老板喜欢!今天我给你打个大大的折扣,本来是要卖三万的,就给你两万吧!”

    我冷笑一声,这敢情是把我当成冤大头来宰啊!

    这幅画一看就是高仿品,摊主居然敢狮子大开口,要不是想研究一下这幅画中的魔力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才不会搭理他。

    于是我目光炯炯的盯着他说道:“三千。”

    看摊主不情愿的眼神,我立刻补了一句:“我自己也是做古董生意的,这里面的道道我门儿清,这个价格绝对够你赚的,爱卖不卖吧!”

    说完我拉着李麻子转身就走。

    见我似乎真的要走,摊主一把拉住我胳膊:“哎老板,这买东西价格就是要谈的嘛!你看五千怎么样?”

    我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摊主急了:“四千,不能再少了!我收的时候也差不多是这个价,老板你总得让我赚点。”

    我笑了两声:“这样吧!我也不三千了,一人让一步,三千五。”

    摊主叹了口气:“三千五就三千五,老板您可真会砍价!”

    他一边念叨着一边将画取下来,随手打包了一下,就放到我手上。

    我没理他,付了钱就往回走。

    当摊主将画卷放在我手里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这幅画异常沉重,好像里面装着什么东西一样。

    李麻子一进店,就双眼放光的看着我手里的画,一个劲的问我这幅画拿去拍卖能值多少钱?

    我一时没忍住就直接告诉他这幅画其实是赝品,也就是假的。

    李麻子不死心,我将几个明显的高仿痕迹指给他看,他才死心。

    坐在一边唉声叹气了一会儿,突然又跳到我身边问道:“既然知道是假的,你为什么还要买?”

    “因为这幅画总给我一种怪怪的感觉,我怀疑是一件阴物。”我转身将画放到柜台上,缓缓的展开。

    不得不说,这幅画做的很成功,无论是用料还是字迹,都几乎以假乱真。但假的就是假的,这画用的宣纸虽然也不错,但明显是宣纸里面比较低级的棉料宣纸,含檀皮的成分相对比较低。

    李煜作为南唐国主,他用的宣纸怎么也会是上品,毕竟宣纸起源于唐代,当时的宣纸都是作为贡品进贡给皇室的。

    我还没来得及好好研究一下这幅画到底是不是阴物?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突然神色慌张的冲进了古董店。

    “张大师,你可得救救我们呐!”

    小伙子一进店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拉着李麻子的手求救。

    李麻子一脸懵逼,指着我说:“这……这位才是张九麟。”

    小伙子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然后转而抱住我的腿,哭的声音更大了。

    “别着急,先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将他扶到了凳子上,递给他一杯茶,他咕咚咕咚的就喝了个干净,然后用一双通红的眼睛无助的看着我,这才缓缓的说出了事情经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