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五百五一章 婚礼鬼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五一章 婚礼鬼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回去之后疗养了半个月我就恢复了过来,同时开始挨个联系t恤男、鼠前辈以及所有我能联系到的人。

    因为,我要结婚了!

    尹新月与我一起见证了李麻子与楚楚的爱情,又一起见证了李麻子与如雪的风花雪月,甚至到现在连他们的女儿小念楚都已经学会走路了。

    期间尹新月不止一次表达出和我结婚的意愿,可我总是装作没听懂,因为我想等自己彻底稳定下来再结婚。可经过多尔衮的事情后,尹新月彻底慌了……

    她怕再等下去,等到的是一辈子的遗憾,所以一回家就提出结婚。

    我看着她认真的表情,深深地被她打动。从人骨项链相识到现在,尹新月与我一同经历过无数生死瞬间,她如果嫌弃我的职业,恐怕早就离开我了。

    既然她不在乎,我又何必畏畏缩缩呢?不管未来如何,我们不求永远,只求当下。

    所以,原本低调的我前所未有的张扬了起来,不仅联系了生意中认识的老板们,甚至连李麻子的朋友,如雪的亲人等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都请了个遍,就是为了给新月一个终身难忘的婚礼!

    结婚前一天晚上,我梦到了爷爷,他笑呵呵的看着我说道:“乖孙子,我离开这么久,你总算办了件正经事,结婚了赶紧给我生个小孙子出来。”

    我答应了他老人家,爷爷从来不说废话,拍了拍我的肩膀就走了。

    结婚当天整个古董一条街前所未有的拥挤,认识的不认识的朋友都来捧场,少则几千多则数十万的份子钱,让李麻子这个负责收礼的伴郎脸上乐开了花。

    结婚典礼没什么可说的,由金老板一手包办,为了搞得隆重点,金老板特地开来了十几辆兰博基尼做我的婚车。

    结束之后我专门又和t恤男、鼠前辈、白眉禅师他们三个凑在一起喝了点酒。

    如果说我做这行是受了爷爷的影响,那我能活到今天,则离不开这三位的帮助。

    t恤男始终无条件的帮我,白眉禅师也多次前来搭救,就连猥琐的鼠前辈,其实也是以长辈的心态在谆谆教导我。

    可能因为结婚让我心境发生了改变,就多喝了几杯,趁着醉意叫了他几声爷爷。

    不知鼠前辈是不是喝醉了,反正他听完没多会就默默地哭了。

    闲话暂且不表,结婚后亲友们陆续离开,我也在心里告诉自己以后要对尹新月和家庭负责,阴物的事能少插手就少插手。

    但有句话说的很对,很多时候你不找事,事儿却来找你!

    等他们都离开后我与李麻子对着礼单整理起彩礼来,不是怕李麻子顺手牵羊,主要是人情这东西向来都是礼尚往来,有必要记清楚。

    对完礼单后我惊奇的发现单子上面还有江北张家的记录,张家送的是一副金童玉女的娃娃刺绣,刺绣的材料全部是金丝银丝,落款时间是大明洪武年间。

    没想到还是明初的东西,最少能值个千八百万,张家这次算是出血了,还带有早生贵子的寓意。

    看来张家虽然瞧不上我这一脉,却也希望我能为张家开支散叶。

    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来自于一个古老家族,我投桃报李的将青铜弯弓邮寄给了大金牙,就当是给张家长辈们的回礼。

    值得一提的是,礼单上所有的东西都对完以后,还剩下一支奇怪的玉簪!

    这玉簪做工精致,摸在手里有一股凉凉的感觉,最奇特的是纯玉打造的簪子里居然有一只红色的凤凰,就像那凤凰藏在玉胚里一般。

    如此神乎其技,我一度以为是现代工艺品,可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是件货真价实的古董,最起码有千年历史。

    能把如此贵重的物件送给我,显然关系很不一般,我不由有些责怪李麻子,别人送了这个大的礼物,都忘记把名字记下来了!

    尹新月一眼就相中了这簪子,直接插在头发上,睡前还笑嘻嘻的问我能不能把簪子送给她?

    还别说,她带上去的确很漂亮。只是目前还不知道簪子是谁送的,我就跟尹新月说最好先别在外面佩戴这只玉簪。

    “哦,好吧……”

    新月听后点了点头,明显的有些不开心。

    她很少这个样子,看来她是太喜欢这根玉簪了,我有些后悔说出不让她戴的话,觉得自己这样有些扫兴,就赶紧改口让她随便戴,接着就饿虎吞狼似的把她压在身下。

    本以为她会开心起来,谁知她还是那副不开心的样子,甚至接连几天都是满目愁容。

    开始我只以为她是怪我不让她戴簪子,或者是她犯了婚后抑郁症,过几天就会好起来。

    那天夜里我被尿憋醒,掀开被子下意识的摸了下,却发现新月没在床上。

    我以为她也去厕所了,急忙跑出去一看外面灯是关着的,打开灯以后赫然发现新月竟然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

    她身上穿着的,竟然是我们结婚那天的红嫁衣,而且脸上抹着厚厚的一层粉底,看上去异常恐怖。最渗人的是她眉头紧锁,像是遇到了什么痛苦的事情,就连我站在她边上都没有察觉到,整个人如同木头一般。

    “新月,你怎么了?”

    我看着她,紧张的问道,自从结婚以来就觉得她不对劲,眼下几乎已经确定她有心事了。

    她这时才回过神来,只是冲我点了点头,一句话都没说就回到房间里睡觉。

    我怕她再出去,就装作睡着的样子守在床边,结果一直到天亮她都没再出去。

    白天的时候李麻子和如雪来吃饭,期间他们两口子总是凑在一起小声的交谈起来,我问他们怎么了李麻子只是摇头。

    等尹新月去洗澡的时候,李麻子才满脸凝重的说道:“张家小哥,你没觉得不对劲吗?我怎么觉得弟妹有点奇怪。”

    “是呀,结婚后新月好像变了个人似得!整个人的一举一动都无比的端庄,与原来顽皮活泼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如雪在边上附和道。

    我嘿嘿一笑说也不看是谁的老婆,知书达理那是必须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李麻子说到这里悄悄往后看了看,见新月没关注这边,这才沉声道:“弟妹怕是招到啥东西了吧?”

    我听到这,猛然想到新月昨晚的怪异举动,紧接着回忆起她结婚以来沉默寡言的样子,不由愣了。

    如果她仅仅对我这样也正常,现在就连她最好的闺蜜如雪都觉得她很陌生,那就真的有问题了!

    随后我借着出去买烟的功夫和李麻子离开古董店,把昨晚的发现告诉了他。李麻子听完一拍大腿说你小子平时挺机灵的,怎么事情发生到自己身上反而糊涂了。

    “什么意思?”

    “你想想弟妹原来啥样,现在啥样,八成是咱们收的的礼品里有古怪,而且很可能是那个来路不明的玉簪捣的鬼!”

    李麻子一语惊醒梦中人,尹新月好像真的是自从带上簪子后,就再也没有摘下来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