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五百四零章 无头骑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四零章 无头骑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等来到那个带走银枪的死党家门前,发现周围聚集了许多村民,都在对着院子里指指点点,通过他们的表情不难看出,死党家出了情况!

    汤显祖当即冲进院子里,惊讶的发现昨天晚上参与挖地的人全部都在这里。

    可他们此刻竟然趴在地上扒拉着地上的野草,麦秸往嘴巴里塞。目光呆滞,还不时的仰起脖子高呼,就像是马在嘶鸣。

    “马的声音?”

    我不由有些意外,这些人竟然全部吃起了野草,还发出马一样的声音,难不成这次的阴灵是一匹马?

    可要是马的话,出现在汤显祖床头的黑影又该怎么解释,我可不会傻到真的以为那是一场噩梦。所以思来想去,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性:死者生前是位武艺超群的人,他与自己的战马同生共死,死后阴灵双双进入兵器当中,因此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但这毕竟只是我的猜测,得等见到银枪后才能下定论。

    我想了下就让汤显祖把那四个人的地址给我,毕竟现在汤显祖有伤在身,不能陪我们同去。

    “他们现在被村民捆起来了,你去了直接去找村长,村长会帮忙的。”

    汤显祖说完给我写了个电话号码,我听后让他好好在医院休息,随即带上李麻子回店里准备了一番,接着马不停蹄的赶往汤家村。

    汤家村是七八十里外的小山村,本以为车子开不进去,等到了村口才发现山路被拓的很宽,想来是那位开发商的功劳。

    在路上我就给村长打了电话,所以我们到的时候,他已经在村口等我们了。

    村长是位六十来岁的老头,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中山装,脚下踩着一双开缝的胶鞋,脸上满是皱纹但眼神很坚毅,腰板挺得也很直。

    闲聊了几句之后我直入主题,问他那几个吃草的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村长点着一根老旱烟,猛的吸了几口才给我讲了起来。

    当时他听说那几个年轻人不对劲,就急忙带人赶了过去,发现他们正趴在地上吃草,于是大声问怎么回事?是不是得病了?

    结果他们根本不理村长,身子好像石桩子一般,怎么拉都拉不动。最后村长急眼了,号召全村壮汉把他们几个制服,然后绑了起来。

    村里还专门派人二十四小时看守,就连吃饭现在都专门有人喂。

    李麻子听后插嘴道:“那他们怎么上厕所?”

    村长一阵尴尬,说解开绳子他们就会发疯,因此只能任由他们拉进裤裆了。

    我听完额头一阵黑线,但不得不说这个办法是最保险的。

    将那几个年轻人捆住以后,村长就去他们家询问,最后才得知这几个不要命的家伙竟然去了那块诡异的田地!

    当下,他就将那些人弄到了村中的功德牌坊,所谓的功德牌坊就是汤家村祖祖辈辈人的墓群,凡是对汤家村做过贡献的,都会立牌坊表彰,所以称之为功德牌坊。

    上了岁数的村长知道,他们是被地里的脏东西给冲到了,希望功德牌坊里的列祖列宗能够暂时保住他们的一条小命,同时让汤显祖用最快的速度找我求助。

    村长说完后,还有些疑惑的问我汤显祖怎么没一块跟回来?我听后猛然意识到不对劲。

    汤显祖离开村子时毫发无伤,来到古董店门口时却奄奄一息,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了让村长放心,也为了方便接下来要做的事,我当场给汤显祖打了个电话,问他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汤显祖听后吞吞吐吐的,好像不敢说。

    我严肃的开口道:“我需要知道真相!否则你那几个死党必死无疑,连汤家村的百姓都有危险。”

    “这……”

    汤显祖听完显得更加为难了,隔着电话我都能感觉到他在颤抖,看来他真的是不敢说。我准备暂时先不逼问他了,刚想挂掉电话谁知他突然问道:“张大师,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废话,如果没有的话,我还做什么生意!”

    我算是默认世界上有鬼了,汤显祖听后猛的倒吸一口凉气,然后缓缓打开了话匣。

    他说早在前一天晚上,他就来到了我的古董店,但当时店门已经关了,他不知道我有晚上开业的习惯,只好在附近找了家小宾馆准备对付一宿。

    结果睡着睡着,突然感觉周围的温度下降了十几度,而且还听到马的嘶鸣声。

    由于白天他刚听到死党们发出这种声音,所以整个人立刻清醒了过来,睁眼一看,赫然发现自己房间里出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

    “他对你做什么了?”

    我听到这里急切的问道,因为这人影极有可能就是阴物幻化而成。

    “他骑着一匹高大的白马,身上披着白色的铠甲,没有脑袋,但我却能听到他的冷笑!后来他缓缓举起了手中的银枪。我一眼就认出这正是我们几个挖出来的那只枪,知道他是来找我寻仇的,我当时就从床上跳下来拼命往外跑。”汤显祖恐惧的说道。

    “我边跑边用力呼喊,想叫醒别人帮忙,可喉咙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压根就发不出声音。由于我慌不择路,最后被堵到了一处死胡同。那无头骑士冷笑几声,随后从肚子里发出一阵我听不懂的话,然后举枪就朝我身上刺了过来。”

    汤显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疑惑的说那无头骑士好像是在故意玩自己,又好像是对自己手下留情。他明明可以一枪把自己刺死,却没下死手。

    那无头骑士的银枪如雨点般在汤显祖身上刺着,周围却传来了公鸡打鸣声,随后无头骑士连人带马就消失了。满身是伤的汤显祖匆忙向我店里赶来,结果正好看到一大早来店里的李麻子,说了句话后就晕倒在地。

    挂断电话后我开始琢磨起来,那阴灵到底是手下留情还是想慢慢玩死汤显祖?

    想到这我问村长那些被捆起来的人有没有异常?村长直接摇了摇头,说这几天一直派了壮汉守在旁边,那几个人除了吃草和发出马的嘶鸣声外,没什么特殊情况。

    我听完眉头不由一皱,觉得汤显祖可能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按照他的话来说,除了他之外,其他的死党都想融化银枪,只有他自己心怀敬畏。结果到现在别人都没事,唯独他伤痕累累,这根本解释不通!

    李麻子也意识到这点,悄悄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村长,显然是要我小心村长,毕竟汤显祖是村长派过来找我的。

    但我觉得村长不会是坏人,可能是汤显祖那里有什么隐情。我想了想就让村长带我们去功德牌坊看看那几个吃草的人。不料村长却突然吞吞吐吐起来,看样子有点不想让我们过去。

    李麻子当即急眼了,拉着我就要打道回府。

    这可把村长急坏了,他赶紧抓住我们,而后说出了真相。

    他并非不让我们见,而是那几个人这几天有屎有尿都是就地解决,到现在那间屋子已经没法待了。

    而且那几个人身上不但臭气熏天,还长满了水泡,就像被开水烫过似的,只要一破皮就会冒出一大滩脓水。村里人怀疑那是罕见的传染病,所以都不敢靠近。

    原来村长支支吾吾的,是怕我们被传染上疾病,我心里一暖接着对村长说道:“老村长你放心吧!这大冷天的基本不会爆发什么传染病,我想那应该是脏东西弄出来的。”

    “你想想是不是除了那几个人外,其他村民都没事?如果真的是传染病的话,你们进进出出的早就被传染了……”李麻子跟着劝道。

    老村长听完眼睛一下就红了,叹口气说道:“你们现在来了我就放心了,可你们没来之前我只能说是传染病,要是说闹鬼,全村也不知道恐慌成什么样!”

    既然我们都不在乎,村长也没再说什么,背着手带我们朝后山走去,很多山村的墓地都在后山,汤家村也不例外。

    在路上我随意的打量起四周,发现周围真的像汤显祖说的那样,被挖掘机弄的千疮百孔,根本就没办法继续种地了。

    如果那开发商中途离开的话,这些村民恐怕连种地的资本都没了。

    我突然想起汤显祖口中的那块神秘的田地,就问村长那块地在哪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