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五百三三章 红头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三三章 红头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路上我手中都紧紧的握着灵符,生怕洪老汉突然回过头给我来一下子。同时我打了个指决遮住自己的阳气,这样洪老汉应该不会发现我在跟踪他。

    洪老汉奔跑的速度很快,我不禁担心起洪老汉来,也不知道他那副身子骨能不能吃得消?

    一路上黑灯瞎火的,周围安静的吓人。

    我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发现洪老汉最终在一块大石头前停了下来,嘴里嘀咕着什么。

    我不敢靠的太近,听不太清楚,正在着急该怎么办的时候他突然动了。

    只见他右手握拳,高高的举过头顶,嘴里突兀的大喝道:“天下一家,铲除清妖!”

    我被他吼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指决一松,身上的阳气马上露了出来,刚刚还吼的慷慨激昂的洪老汉顿时阴森森的看向我。

    我意识到不好,匆忙的向后退去,同时将左手的灵符重重的拍在我刚才待过的地方。

    果然,我刚退开洪老汉的身影就出现了,他右手成爪,显然是想抓住我的脖子。

    我心里一惊,这要不是我退的快,不死也得重伤!

    看来他真的不好对付,我立刻抽出天狼鞭,与洪老汉对峙起来。其实在来广西之前,我以为只是普通的小事,所以一直很松懈,就没准备太多的东西,只带了天狼鞭。

    洪老汉见我拿出天狼鞭,眼神闪烁了一下,不再像之前那般轻蔑。

    “不要多管闲事!”

    估计知道我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对付,洪老汉又想把我逼退。

    我哪里会被他吓退,针锋相对的问道:“你想做什么?”

    看得出来,这个阴灵和洪老汉不像有仇的样子,好像只是借他的身体完成什么事情。

    一般来讲阴物上活人的身体不是为了报复这个人,就是想让活人帮自己完成没完成的心愿。

    如果我能问出来,帮他实现心愿,说不定这件事就能解决了。

    “桀桀……”

    他突然笑了,笑声像是从肚子里发出来似得,非常沉闷,随后昂着头,大义凛然的说道:“大业未成,尔等无知小民怎能明白?”

    我听完额头一阵黑线,心说这家伙应该是古代的人吧?

    不过大业是什么鬼?我去你娘的大业,以为自己是皇帝啊!

    “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不然到最后只有灰飞烟灭的下场!”我软中带硬地劝了一句,可洪老汉根本不领情,见我不妥协,再次朝我攻了过来。

    有了天狼鞭在手,他就没那么容易靠近我了,再加上我对付阴物有了经验,专门朝洪老汉的手上抽去。

    所以他虽然不停的进攻,却没占到一毛钱的便宜。

    而我脸色表面上虽然平静,但心里却很吃惊。

    他和我僵持这么久,竟然没有一点要跑的意思,要知道天狼鞭对阴物有着巨大的伤害,一般的阴灵挨了一鞭子直接就跑了,再不济也会发出惨叫。哪里像洪老汉一样,跟我死缠烂打。

    天狼鞭一次只能用七下,目前还剩下最后两鞭。

    我心下一沉,看来他没这么容易解决!

    在洪老汉出手之前,我狠狠的甩出一鞭带着呼呼风声朝着他的脑袋上呼啸而去,只要这鞭子击中,马上就能把阴灵从洪老汉身体中打出来,我就能够有缓冲的时间了。

    谁知刚刚还和我打的难分难解的洪老汉猛然向后一退,随即冷笑着看向我,嘴角露出一些嘲讽。

    我不由大吃一惊,没想到他看出我的想法,竟然做出一副随时准备离开洪老汉身体的样子。

    洪老汉年纪大了又被他冲了身子,魂魄本来就很微弱,要是再被一鞭子打在脑袋上,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天狼鞭已经离洪老汉不足十厘米的距离,我慌乱中将右手一翻,硬生生的将鞭子挪开,擦着洪老汉的耳朵而过。

    我还没来得及庆幸,就看到洪老汉阴着脸,狠狠的朝我腰部撞来。

    刚刚我奋力控制住天狼鞭,身体已经发生了倾斜,他这一下撞过来我只听到自己腰部咔擦一声,然后整个人砰的一下砸向地面。

    我噗嗤吐出一口鲜血,看着步步逼近的洪老汉,眼底闪过一抹狠色,右手撑住地面一点点向后挪动。

    看着像是因为害怕而往后退,实际上我悄悄地打起指决,准备在关键时刻用北斗天狼诀配合最后一鞭跟他来个鱼死网破!

    阴灵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完全没有发现我的小动作。他停在我前面一米的位置,居高临下的吼道:“你肯定是清妖派来的贼子,竟欲阻我的大业,死不足惜!”

    说完他狠狠的举起手,就向我的脑袋抓来。我计算着距离,轻轻抬起胳膊准备出手,只要这一击得手,这阴灵肯定会元气大伤。

    “爹!”

    我刚准备动手,一道身影冲过来挡在我面前。

    原来是洪天宝,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来,就这样挡在我面前,双眼通红的看着洪老汉吼道:“你要杀就先把你儿子杀了!”

    洪老汉开始挣扎,他双手拼命的抱着脑袋,慢慢的蹲下身子。过了很久他才抬头,眼神里非常茫然,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洪天宝拿出手机,不知道调出了什么给洪老汉看,只见洪老汉看完后眼睛蓦然睁大,充满了不可置信。

    洪天宝没有管洪老汉的反应,而是转身扶起我,确定我没事之后又看向洪老汉。

    这时的洪老汉可能受了刺激,眼神有些呆滞,我凑过去看手机上的画面,这才发现洪天宝竟然将洪老汉和我打斗的场景拍了下来。

    我不得不佩服洪天宝的细心,只要洪老汉知道了他现在的状态,肯定会配合我们以后的行动。

    奇怪的是洪老汉看了视频之后,无论洪天宝和他说什么,洪老汉都不吭声,一双眼就这么呆呆的望着远方。

    无奈之下洪天宝只好背起洪老汉往家里走。我这才发现,这么一番折腾下来,天都快亮了。

    我们到家的时候,洪天强正一脸焦急的等在门口,看到我们回来,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兄弟两个将睡着的洪老汉安置好,便找来药酒给我擦身子。

    我其实有些尴尬,作为他们请来的高手,第一次出手就弄了一身伤,实在不好意思张扬,所以只能一个劲的说自己没事,然后进房间休息了。

    这一觉睡到中午,洪天强准备了一桌的饭菜,我刚坐下就见洪老汉吹胡子瞪眼的出来了。

    他拎着筷子在碗上敲得叮咚作响,同时怒气冲冲的吼道:“你们两个兔崽子,怎么不把老子锁死在屋子里?”

    洪天宝一听这语气不对,立马跟他提视频的事。谁知道这一提洪老汉更生气了,表示他昨天在房里睡了一晚,什么视频不视频,他听不懂。

    我听后一阵叹气,心想好不容易才有点突破口,这洪老汉可不能不认账啊!

    洪天宝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立刻掏出手机,想翻视频给洪老汉看,可这一翻更奇怪了,视频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删除了……

    洪老汉立马骂骂咧咧,说什么养儿子没用,不养他还要给他安个撞鬼的名头。

    洪天宝一听立马急了,跑过来一把掀起我的衣服,指着腰给洪老汉看:“爹你看,我兄弟这伤就是昨晚你打的。”

    我有些尴尬,刚想将衣服盖回去,洪老汉却开口了:“胡扯!这皮肤白白嫩嫩的和小姑娘一样,有什么伤嘛!”

    我一听才觉得不对,昨天我确确实实受了重伤,但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从醒来之后,腰就没有疼过了。我慌忙找了个镜子去照,连腰部的淤青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好像一觉睡醒之后,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消失了……

    洪老汉依旧在一旁骂骂咧咧,我和洪天宝看向彼此的眼神中,都露出了一丝恐惧。

    事情一瞬间变得尴尬起来,我们现在没任何证据,这还怎么让洪老汉配合?

    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期间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洪老汉,七十多岁的老人,看起来非常硬朗,穿着短布衫、长筒裤,头上扎着个红头巾,很正常的农民打扮。

    不过那红头巾我却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我想了半天,确定我周围的人没有谁戴过这种红头巾。

    洪老汉估计感觉到了我一直在打量他,不满的白了我一眼,让洪天宝赶紧将我这个骗钱的打发走。

    看来这顿饭的功夫不光我在研究他,他也在研究我。而且一听到我的职业就很反感,好像老子欠了他一百块钱似得。

    我把头扭到一旁,心里却还在研究那面红头巾,说不上的感觉,反正就让我觉得古怪。

    这时我猛然想到洪老汉昨天晚上一口一个清妖,再配上这面红头巾,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不过这一切都要等到拿到红头巾再说。

    “大爷…”

    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善一些,轻声说道:“您这面红头巾看起来真精神,是从哪里买来的?”

    “你想做什么?这头巾你们谁也别想拿走。”

    没想到洪老汉的反应特别大,他怒气冲冲的将碗摔在地上,丢下一桌子菜就回房间了,弄得我有点措手不及。

    洪天宝看出我在怀疑那面红头巾,便说起了这红头巾的来历。

    原来这红头巾是洪家祖传的,据说传了好几辈,不过洪天宝一直不怎么相信,一块破头巾,哪能跟传家宝扯到一起。

    但洪老汉却很喜欢这面红头巾,平常一直珍藏在衣柜的最底层,喝两口小酒,就要跟村里人吹吹这件传家宝。

    最近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了,他突然将这头巾拿出来绑在额头上。不过这边很多人在下地的时候,为了防止太阳暴晒,都会在头上扎条毛巾,兄弟二人也没觉得哪里不对。

    “是最近才戴上的吗?”听到这,我愈发觉得是这面红头巾在作祟。

    洪天宝觉得不可思议,我笑了笑说道:“想知道是不是红头巾作祟很简单,只要将红头巾摘下来,再看看洪老汉会不会发疯,一切不就清楚了?”

    谁知洪天宝却连连摇头,说这个事情很难,因为洪老汉现在很重视这面红头巾,谁想拿他的红头巾,就是要他的老命。

    我一听顿时觉得头大,这样下去可不行!唯一的突破口就在这里,必须知道这面红头巾的底细,我才好出手解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