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五百一零章 阴阳师,安倍晴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一零章 阴阳师,安倍晴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早上九点,我们上了前往京都的大巴。

    一路上,坐在后排的李麻子和如雪一直在有说有笑,吵得我没法集中精神想事情,我几次提醒他们注意素质,别给中国人丢脸,因为是早班车,车上不少人在睡觉。

    如雪撅着嘴说道:“车上又没挂不让说话的牌子,怎么不给说话了。”

    “你没看见很多上班族都在睡觉吗?”我说道。

    “他睡他的,我说我的,又不影响……”

    这时小高连忙打起了圆场,说日本和中国国情不一样,这边公共场合比较安静,小声点比较好,如雪这才收敛一点。

    我感觉日本和中国在这方面差距确实挺大,比如上车排队,日本人特别守秩序,垃圾分类也做的特别好,国内虽然一直在提倡,但大家根本没这个意识,再比如日本的公厕特别干净,中国厕所却臭气熏天,不堪入目。

    在我的认识里面,小日本一直是个骨子里透着野蛮劲的民族,各种变态的新闻屡见不鲜,可是到这里旅游才发现,他们的教育其实非常好。

    中国历史悠久地大物博,改革开放之后经济迅速腾飞,可是富得太快也有弊端,大家的钱包鼓了,素质却跟不上,我觉得有些方面确实应该向这个邻国好好学习学习!

    我的思绪又回到昨晚那件事上,斋藤是个放高利贷的小头目,那秃顶大叔可能是欠下巨额高利贷,无意中认识了一个妖怪,就求他出面帮忙搞定斋藤。

    不过那只狐狸精看上去法力相当高强,怎么会屈从于一个普通人呢?

    这时车上有卖便当的,我肚子有点饿,准备买一份,小高劝我不要买,留着肚子待会下车去吃怀石料理。

    大阪到京都只有四十公里,一个小时就到了,我们下车之后还是老样子,找出租车,订酒店,中午正好赶到市里,在一家小有名气的料理店吃午饭。

    日本的料理做得非常精美,但比如奇葩的是,他们只讲究‘色、香、意’,就是菜肴的色泽、香气和意境……意境是个什么鬼?

    怀石料理虽然吃起来还不错,但我觉得还是比不上中国的麻辣火锅,简直差远了。

    吃完饭,我们一行人在街上溜达,小高给我们作导游,他说京都是座历史悠久的古城,有许多寺庙、神社和文化遗址,这座城市的格局是模仿中国的长安城建造的,过去一段时间,一直是日本的首都,经历了几朝几代,在日本的地位大概相当于中国的南京。

    我感觉京都的氛围与大阪完全不同,到处能看见古代建筑,人们的生活节奏也很慢很悠闲,道路很狭窄,也很少见到钢筋水泥的大楼,完全不像一座现代化城市。

    尹新月说道:“这地方太好了,真想来这里安渡晚年。”

    小高说道:“移民日本还是挺麻烦的,审核繁琐不说,来了之后还得改个日本名……”

    如雪大笑道:“还要起日本名,尹姐你干脆就叫山本新月子,姐夫叫田中九麟。”

    “真难听!我才不要移民日本呢。”我摇头道。

    如雪很快发现了好玩的东西,一家剧场门口,一个穿着古装的帅哥在那里发传单,好像cosplay一样,她跑过去跟古装帅哥拍了张照片,拿了一张传单回来。

    “这上面写的什么?”如雪指着传单问小高。

    “好像是在演安倍晴明的戏。”小高翻译道。

    “安倍晴明不就是日本最著名的阴阳师吗?”我问道。

    “是的,安倍晴明是日本最伟大的阴阳师,生前降妖伏魔无数,留下了许多动人的传说。据说安倍晴明的母亲是一只九尾狐狸。”小高点头道。

    “日本人为什么这么喜欢狐狸精?”如雪问道。

    “在日本,狐狸被分成家狐、野狐、幻狐、天狐等等,其中幻狐在民间传说中,是为农夫们守护田地的神灵,就像中国的土地神一样,特别受人尊敬。天狐则是接近神的存在,只有玉藻前才能被称为天狐。”小高解释道。

    “玉藻前不就是中国的妲己吗?”我问道。

    小高告诉我们,确实有这个传说,当年封神榜大战之后,西岐的军队推翻了商朝的残暴统治。

    为了逃避姜子牙的追杀,狐妖妲己逃到了日本,化身成为美艳绝伦的玉藻前,蛊惑了当时的日本天皇,继续做起了自己的王妃。

    在玉藻前的蛊惑下,天皇终日不理朝政,只是吃喝玩乐,看美女们跳舞。终于大臣们开始怀疑了,于是便请来阴阳师安倍晴明收服妖魔。在经历一场恶战后,玉藻前终于被安倍晴明杀死,死时将满腔怨气化作一枚杀生石,这杀生石可以吸收方圆数百里的一切亡魂,用来帮玉藻前重塑身体。

    安倍晴明知道无法将狐仙完全消灭,便将它封印在了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

    小高把我们说的一愣一愣的,如雪问道:“这些故事都是编出来的吧?”

    小高笑道:“只是一个传说,也没人真的去考证过。”

    我一回头发现t恤男不见了,搞了半天他站在小剧场前面,正盯着安倍晴明的海报看。

    他扭头说道:“我想去看戏。”

    小高说这演的是能剧,是非常古老的一种日本戏剧,别说不会日语的中国人,就连他这个日本翻译都看不太懂。大概相当于一个美国人去看中国的黄梅戏,肯定是看得一头雾水……

    我能理解t恤男的心情,虽说文化不同,但安倍晴明也算是他的同行,而且是这个领域的神级人物。

    难得看见他对一件事这么感兴趣,于是我提议和他一起去看,小高领着其他人去逛街,等戏演完了在原地汇合,最后大家都同意了。

    我们买了两张票进了剧场,在一个靠近舞台的位置坐下,等待片刻,灯光暗了下来,幕布慢慢拉开,戴着面具穿着和服的演员一上来,观众一起鼓掌,然后安静地欣赏。

    整场演出持续了两小时,演员唱念俱佳,表演得一板一眼,十分有韵味,舞台效果也非常好,这部戏讲述了……

    tmd我一句也听不懂!!!

    才看了半小时我就熬不住了,困得眼皮直打架,耳朵里都是咿咿呀呀的鸟语,可是t恤男却坐在黑暗中,看得很入神,我不好扫他的兴,只好强打精神接着看。

    再后来,我真的坚持不住了,捅捅t恤男,问他要不要出去透透气。

    t恤男突然坐直身体,我惊讶地问道:“你什么时候睡着的?”

    “没有,我一直在看。”

    这么明显的谎话,把我跟他都逗笑了,他摆摆手:“算了,咱们走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