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五百零六章 父子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零六章 父子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心里咯噔一下,知道是那个阴灵来了。

    当下将阴阳伞朝着身后刺去,同时转身。没想到那东西居然学精了,在我刺过去之前就猛地后退,然后变成了没有双脚的鬼影模样。

    “汴和,收手吧!”

    老实说我对这位锲而不舍的历史名人还是有几分钦佩的,何况他的遭遇确实挺可怜的,再加上他不算太凶的阴灵,我打心眼里不愿意伤害它。

    谁知它根本不领情,发出阴测测的笑声,倏地张大嘴巴朝我喷出一团红雾。我大惊失色的撑开阴阳伞快速旋转,将红雾一点点逼退。

    但这样的话只能自保,根本无法抽身去帮t恤男,只要我的动作稍微一慢,汴和的红雾紧跟着就会扑过来。最要命的是我根本伤不了它,经历一夜的休养,汴和似乎厉害了许多!

    我身上的力气越来越小,动作也越来越慢,最后只好转守为攻,强行念出北斗天狼决,使出天狼鞭法。

    随着北斗天狼诀生效,天狼鞭外表顿时浮现出一层血光,闪耀出刺眼的寒芒,我咬紧牙关使出全部的力量将这一鞭挥出,汴和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脸色露出一丝恐惧。

    眼看这一鞭快要成功了,我心里多少有点惋惜,这一鞭足够让他魂飞魄散!

    不料当天狼鞭劈下去的时候,它并没有像我预料中那样发出惨叫声,甚至脸上连一丝痛苦的表情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

    我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汴和,却惊愕的发现我身旁不知何时围了一圈冷笑的阴灵!

    它竟然学会了分身,这样一来我刚才劈中的最多算是一道影子,连它的汗毛都没伤到。可我已经用尽全力,双腿发软再加上内心的打击,身子一个趔趄就坐倒在地。

    这时汴和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接着再次张大嘴巴朝我吐出一团红雾。

    一时间红雾从四面八方袭来,可我已经没了挥舞天狼鞭的力气。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t恤男冲了过来,声音空灵的念诵着好听的咒语。

    随即他长剑出鞘,八面汉剑上散发出凌厉的蓝光。

    “大胆孽障,见到本仙还不跪下!”

    剑仙吕洞宾的声音从t恤男口中传出,我松了口气,同时又有点不爽吕洞宾,我之前请他的时候磨磨唧唧的不肯出来,到了t恤男手里却是随叫随到,着实不公平。

    再看汴和,他听到吕洞宾的声音时下意识的愣住了,那些朝我飞来的红雾也随之消失。接着汴和的分身都消失了,只剩下最原始的阴灵立在我面前,看看我又看看t恤男,眼中的杀气消散了,取而代之的一脸迷茫。

    这时,身后的小木屋里突然传来老头的声音:“做你该做的事,这个人根本不是神仙,他是骗你的!”

    老头说完这句话后,汴和眼神瞬间变得血红一片,他咬牙切齿的看着t恤男,接着发出一声凄厉的哭声,随后再次分身,而且这次分身的数量比之前多了一倍,将我和t恤男团团围住。

    我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吕洞宾是唐朝出生的人,生活在先秦时代的汴和听都没听过他!

    “不自量力!”t恤男冷哼一声,身子如离线的箭般跃起,八面汉剑以极快的速度旋转起来,我还没看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汴和的分身就被无数剑花击碎。

    每当闪出一朵剑花,我耳中就会传来汴和的一声惨叫。到最后眼前只剩下一个汴和的身影,它满脸惊恐的看了t恤男一眼,接着变成一团红色雾气逃往小木屋。

    “想跑?”

    t恤男凌空将八面汉剑丢了出去,只见剑身闪着蓝色幽光直接击穿了红影,随后汴和的阴灵就像流沙般迅速消散。

    与此同时,小木屋内传来周天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爸,爸……”

    解决掉阴灵之后,吕洞宾一刻都没多停留,直接就离开了。t恤男慢慢睁开双眼,第一时间前往小木屋,我也紧紧的跟了上去,走到屋里赫然发现周天搂着老头失声痛哭。

    而老头口中则不断的往外吐着鲜血,四肢不停地抽搐着,眼看是活不成了。

    听到周天口中不断叫老头爸爸,我突然就明白为什么周天看到监控后脸色不正常了。

    原来他的父亲根本就没有死,而是躲在暗处寻找机会害他!

    可作为一个父亲,为什么处心积虑的要害自己的儿子呢?这一切真的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而自从经历老太太的事情后,周天彻底成了一名孝子,既然知道父亲要害自己,还是噗通一声跪在我和t恤男面前,求我们救救老头。

    我被周天的孝心打动,想抢救老头,却发现他的魂魄已经消散了大半,根本救不回来了。我问t恤男这是怎么回事?

    不料t恤男冷冷的说道:“你以为汴和靠仅仅一晚上的时间就能练出分身吗?那是因为老头用自己的灵魂来滋养汴和,所以当汴和魂飞魄散,老头也跟着遭受了反噬。”

    我听完不知该说什么,只好把周天从地上拉起来。

    t恤男想了想蹲在老头身边,淡淡的问道:“临死之前,能说说这么做的原因吗?”

    “咳……”老头吐出一口鲜血,费力地反问了一句:“小伙子,你听过周氏守灵的典故吗?”

    “什么,你是周氏的人?”

    t恤男听完一愣,接着看老头的目光中充满了尊敬,缓缓的念出了一首古诗:“周氏守灵南山侧,千载风云桑田没,丑妻无悔终身念,涅槃山水为汴和。”

    老头静静听t恤男念完这首诗,随后看向周天,嘴唇蠕动几下想要说什么,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闭上了眼睛。

    “爸!”周天抱着老头的尸体嚎啕大哭。

    我受不了这种氛围,拉着t恤男走到屋子外,问他周氏是什么人,那首诗又是什么意思。

    t恤男告诉我,周氏其实就是汴和的妻子,因为长相其丑,汴和就把她给休了,重新娶了一个漂亮的女人。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汴和进献和氏璧非但没得到赏赐,反而被砍去了双脚,那个漂亮的女人也就抛弃了汴和。

    反倒是被休掉的周氏一直悉心的照料汴和,把汴和感动的热泪盈眶,汴和死后,周氏守在墓碑前直至终老。

    所有周氏守灵,一直都是忠贞的象征!

    t恤男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朝屋里的周天看了一眼:“周氏的后人为了完成先祖的遗愿,世世代代的守护在汴和墓前。这老头能够操控汴和的阴灵,想必就是这一代的守墓人了。而他为什么要害自己的儿子,我想只有周天的母亲知道了……”

    果然,当我们回去将事情的经过告诉老太太后,老太太顿时失声痛哭起来,颤抖不已的说道:“老头子,你怎么这么傻,你让我可怎么活呀。”

    原来周天并非老头的亲生儿子,而是老头当兵期间,老太太被村中地痞强暴后所生。老头退伍回来后看到已经出生的周天,知道这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但他很爱自己的妻子,就一直没有点破。

    私下里却不断地打听消息,最后得知那个地痞已经病死了。

    一腔怒火无处发泄的老头只好将矛头指向这个野种,但为了不让老太太伤心,才想到了阴物杀人的法子。

    他苦苦策划了大半辈子的计划,却随着我的出现而宣告破产,这或许就是天意。

    但是从老头临死前的眼神来看,他应该是接受这个儿子了。

    用他的死换来周天的一颗孝子心,也算是死得其所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