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五百零四章 和氏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零四章 和氏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没说话,慢慢的靠近他,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符咒,用尽最后的力气拍在他的身上。

    周天被我拍的身影摇晃了一下,随即莫名其妙的问我这是做什么?

    “没……没事。”

    看来他真的是周天,我松了口气,接着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病房上只有我一个人。我坐起身甩了甩昏沉沉的脑袋,这才想起自己可能是失血过多才导致的昏迷。

    我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心里突然就慌了。

    如果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那阴物再回来作祟,周天可就危险了!

    想到这我就准备下床,双脚却传来一阵剧痛,我掀开被子一看,发现双脚被缠上了厚厚的纱布。

    “他妈的!”

    我心里的火直接就上来了,一拳锤在墙上。

    脚底的伤不同于其它地方,脚伤了就不能走路,做我们这行的离了脚丫子就相当于被拔了牙的狼,只有等死的份。

    我明白只靠自己是很难度过眼前的难关了,就准备给t恤男或者鼠前辈打个求救电话。没想到翻了半天都没找到手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随后一个身披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他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脸上还挂着一副大口罩,看到我后轻轻的笑了笑。

    我只能看到他的眼睛,所以注意到他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凶狠,我突然感觉很不好,匆忙抓住床头柜上的水果刀,谨慎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额…”

    他见我这么激动,尴尬的在原地停下,接着说道:“刚才有人给你送来了一份快递,让我帮忙转交给你。”

    说完他搬进来一个大大的纸箱子,放在屋子里就笑着离开了。

    我松了口气,同时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又想不到问题出在哪里。

    我也不再多想,下床去拆纸箱子,心想会有谁给我送快递呢?除了周天一家,还有人知道我住院吗?

    直觉告诉我这里面装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还是忍不住用水果刀把箱子拆开。

    打开纸箱后我直接愣住了,里面装着的竟然是那口铜皮箱子!

    我猛然想到刚才为什么觉得不对劲了,刚才那位医生肯定就是幕后黑手,我跟踪他的时候见过他的脸,所以他才会用口罩遮住脸,可我还是靠眼睛把他认了出来。

    可他为什么要把阴物送回来呢?

    我还没想清楚原因,就感觉胸口发闷,低头一看,惊愕的发现阴灵已经从铜皮箱子里出来了,它再次化成一股一股的红色雾气将我包围起来。

    很快我的眼前就变得一片血红,浑身上下都无比的疼痛,呼吸越来越困难,我只觉得身上的力气被一点点的抽空。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掉的时候,身上的压力突然消失了,随后我惊奇的发现红雾竟变成人影,顺着窗户一溜烟消失了。

    紧接着我就听到走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房门被推开,映入眼帘的竟然是t恤男。

    我看到他以后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想跟他打招呼却虚弱的说不出话,最后只能朝他笑了笑。

    t恤男看到我被虐成这副模样,剑眉顿时一蹙,当他看到我身旁的箱子时,目光立马锁定在了窗户上。

    接着他让我呆在医院不要动,便如闪电般跃出窗户追了过去。

    t恤男离开后,周天也进来了,他小心翼翼的跨过铜皮箱子,将我抬到床上,然后从兜里掏出我的手机。

    我冲他眨了眨眼睛,他显然明白我的意思,嘿嘿一笑就跟我讲了起来。

    我昏迷了一天一夜,这期间周天是去接t恤男了。

    原来t恤男最近要放生一千只小动物还阴债,准备带上我所以打来了电话,恰好被周天接到。

    周天得知t恤男是我朋友后,就把所有事都告诉了他,t恤男当即赶了过来。

    说到最后周天忍不住赞叹道:“张大师,你这位朋友真厉害,刚走进楼道口就感觉到这间病房里有阴灵在作祟……”

    “呵呵。”

    我轻轻一笑,心里的压力瞬间消失了。

    昨天晚上阴灵被我打伤,所以没敢来找周天的麻烦。今天晚上它还没来得及动手,t恤男就杀到了,这算不算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呢?

    我想,应该是吧。

    过了半小时左右,t恤男就回来了,他脸色不太好看,有点沮丧的说那东西跑的太快了,没追到。

    “你太厉害了,它肯定吓得抱头鼠窜啊!”我体力恢复了一些,笑着跟他开了个玩笑。

    我努力下了床,走到铜皮箱子前,把金丝手绢和那块碎玉一起递给t恤男,收起笑容认真的说道:“就是这东西一直在作祟,你知道这东西的底细吗?”

    t恤男没说话,先是端详了一下金丝手绢,随后目光冷冷的打量着那块玉石,表情逐渐变得很凝重。

    见他这样,我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周天更是大气都不敢喘,我们两个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盯着t恤男。

    过了一会他突然开口道:“我想到了!”

    “什么?”我赶紧问道。

    “和氏璧,这是和氏璧!”t恤男第一次露出了激动得表情,那张白皙的瓜子脸都红润起来。

    我听后心里掀起惊涛骇浪,做梦都想不到这块其貌不扬的玉石竟然是传说中的和氏璧!

    但我的热情很快就消散了,觉得t恤男这次是看走眼了。这倒不是怀疑他的眼力,而是根据历史记载,秦灭六国以后,秦始皇便派人把和氏璧雕刻成了传国玉玺。

    从那以后玉玺就成了皇帝至高无上的象征,被历朝历代争夺,最终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我觉得玉玺就算放的时间再久,也不会破败成这个样子。

    t恤男好像看出我的疑虑,淡淡的解释道:“和氏璧其实是一块完美无瑕的玉石,玉玺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罢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阴物就是打造完玉玺后剩余的那部分碎玉。”

    “这么说还真有可能。”周天接过话茬,抚摸了一下碎玉道:“看上去还真想是边角料。”

    t恤男点了点头,接着问我知不知道春秋时代的著名人物汴和?

    “我知道,汴和下西洋嘛,课本上有。”

    还没等我搭话,周天就一副我很懂的姿态开口了,说完还讨好似得朝t恤男笑了笑,看来他彻底沦为t恤男的粉丝了。

    我额头上冒出一排黑线,轻咳一声说下西洋的是郑和,汴和是历史上第一个开采出和氏璧的人。

    说到这我猛然反应过来,无比震惊的问t恤男:“你的意思是那阴灵是汴和?”

    “没错,不然他的双脚怎么会不见?”

    t恤男确定的说道,我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传说卞和是一位十分苦逼的农夫,他是春秋时代的楚国人,有一次在楚山中捡到了一块玉璞{未经过加工的美玉},便将它献给了楚厉王。厉王就叫辨别玉的专家来鉴定,结果专家一致认为这是一块石头,厉王大怒,认为卞和犯了欺君之罪,就叫刽子手砍下了他的左脚。

    不久,厉王死了,武王即位,卞和又把这块玉璞奉献给了武王。武王也派辨别玉的专家来鉴定,结果同样说是石头,武王又以欺君之罪砍掉了卞和的右脚……

    武王死后,文王即位。卞和抱着玉璞到楚山下大哭,一直哭了三天三夜。眼泪都哭干了,最后哭出了血。文王听说后,就派人问他:“天下被砍掉脚的人很多,都没有这样痛哭,你为什么哭得这样悲伤呢?”卞和回答说:“我不是为我的脚被砍掉而痛哭,我所悲伤的是有人竟把宝玉说成是石头,辜负了这块传世之玉啊!”

    文王于是就派人对这块玉璞进行切割,里面果真藏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美玉。于是就把这块玉命名为‘和氏璧’。

    之后和氏璧落入了秦始皇手中,更是被做成传国玉玺,雕刻‘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成为历代君王的象征。

    我不由佩服起t恤男的洞察力,没有双脚,每天痛哭流涕,这完全跟卞和的阴灵吻合上了。只是不明白和氏璧已经名满天下,汴和为什么还会变成阴灵呢?

    再说了那老头究竟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用阴物害周天。

    我把这些问题一股脑的抛给了体恤男,他揉着太阳穴思索了一阵,最终拿起金丝手绢仔细观察起来。

    见他这样,我心里也有数了,汴和作祟八成与这金丝手绢有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