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五百零二章 龙形古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零二章 龙形古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思索了一阵,将箱子放在地板上,又在箱子周围用鲜血画出几把刀、剑的形状,最后在这些武器的轮廓中洒上一层精盐。

    做完这一切我满意的点了点头,那阴灵双脚被齐齐斩断,肯定特别害怕刀剑,而组成刀剑的鲜血与精盐又都是至阳之物,不吓破它的胆子才怪!

    为了防止阴灵再杀个回马枪,我让小男孩回旅馆帮我取背包,还告诉它尽可能不要惊动老太太。

    刚收服它,就让它办事,我心里有些不好意思,它却满脸开心的样子,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他离开后我才彻底闲下来,准备把周天老婆扶起来,却惊恐的发现她已经没了呼吸,甚至身子都有些僵硬了。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那门外的女人根本不是别人,而是她的魂魄!

    肯定是阴灵趁我不注意冲进来上了她的身,然后将她的魂魄赶了出去,之后骗我回老太太的旅馆。

    想明白这一切后我不由后怕起来,如果我不懂得请灵咒的话,周天夫妇今天就死定了。

    我当下来到门口,发现女人的魂魄还在那儿坐着,我这才松了口气,利用招魂咒将她收入千纸鹤之中。

    没过十分钟,小男孩就带着我的包回来了,我打开一看里面的灵符、桃魂花等家伙事儿都在,心里一下子踏实了。

    “小麟,我现在要给它还魂!你出去等下,不要进屋。”

    我指着周天的老婆对小男孩说道,因为它的魂魄不稳定,很可能被咒语一并吸入这女人的身体,到时候就会出现一具肉身两个灵魂的尴尬局面。

    而小麟则是我用张九麟的麟为他取得名字,他好像很满意我给他起的名,笑眯眯的飞了出去。

    我也发自内心的笑了笑,起身关掉室内所有灯光,在女人脑袋旁边点燃一根白蜡烛,随后将她的魂魄从千纸鹤里放出来,配合还魂咒语让她的魂魄肉身合为一体。

    有人说招魂术复杂,也有人说简单。其实招魂术本身并不难,关键在于魂魄离开肉身的原因,魂魄离开肉身的时间,魂魄与肉身的距离。

    这三种关系理顺了,自然能够还魂!

    随后我将她抱回床上,把小麟装进千纸鹤中,然后在房间的所有角落全部贴上灵符,确定阴灵进不来以后一头倒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后已经是中午了,睁眼一看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看来是周天夫妇醒来后把我弄到床上的。

    走出房间就看到周天在陪老太太聊天,她老婆正在做饭,时不时的搭一句话,一副其乐融融的画面。

    我顿时就纳了闷,心想周天这家伙转性了还是怎么回事?怎么变得这么孝顺。

    之前我还决定处理完阴物后做点手脚呢,顺便教训下这个不孝子,现在他自己改好了我反倒省心了。

    我轻咳一声,走上前说道:“大娘,您什么时候过来的。”

    听到我的声音,他们一家三口全部停下手中的事朝我看过来,周天哪里还有昨天那副盛气凌人的模样?激动的走上前直接给我跪下,感谢我的救命之恩。

    他老婆虽然没跪,但同样满脸感激的站在旁边看着我。不过她的神情有点复杂,可能还记得昨晚她勾引我的事情,我隐晦的冲她投以微笑,示意她不要放在心上,而后朝老太太看去,这才发现老人腿上打上了石膏。

    “大娘,您这是?”我慌张的问道。

    伤筋动骨一百天,对老人来讲这样的伤势其实就是生命的倒计时。何况她昨天晚上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

    “小伙子别担心,我就是不小心磕了一下,不碍事。”

    老太太满脸欣慰的说道,我注意到她双眼不停的打量着房间,可能这是自打儿子结婚以来,她第一次来这里吧。

    所以比起幸福,腿上的伤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老太太不肯多说,我便问周天这是怎么回事?他眼睛一下就红了,刚起身就又噗通一声,跪在老太太面前痛哭道:“娘,我对不起你!”

    原来昨天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后就睡了,忘记给老太太回信,结果老人家担心儿子和儿媳的安危,大半夜的自己从旅馆往这边赶来。

    她年纪大了腿脚不便,不小心在中途摔倒,后半程的路完全是爬过来的,最终在小区门口不远处晕倒了。

    幸亏有位凌晨起来工作的清洁工发现了她,将她送到医院,否则老太太会被活活冻死。

    而周天夫妇早上醒来后看到满地狼藉与躺在沙发上的我,再回忆下昨晚发生的事情,心里一阵愧疚。

    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大难不死的周天灵魂得到了一次洗礼,再听到医院打来的电话后发疯般的跑到医院。

    母亲对自己的关爱、照料一幕幕的涌现在脑海,周天彻底悔悟了。

    周天说这一切时眼泪不停的往下落,他老婆和老太太也纷纷痛哭,我被气氛感染,也跟着抹了几滴泪。

    “周大哥,现在还不算晚。”

    我擦了擦眼睛,掷地有声的说道:“只要你以后让大娘别再心寒,就已经是孝顺了!”

    是的,没有哪个孩子能还清父母的恩德,能做到让他们不寒心已经是万幸了!

    铜皮箱子还躺在昨天那个地方,我在周围画的刀剑还保持原貌,倒是窗户上的灵符有几处被烧坏,看来昨晚那东西确实回来了,只不过碍于灵符的震慑,没敢进屋。

    反正箱子在我手上,就不愁它不回来。

    通过这几次的接触我对这次的阴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吃过饭后趁着阳光正盛,用切割机将箱子切开。

    打开箱子的瞬间里面便冒出耀眼的光芒,我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等再睁开眼时赫然看到一块用手绢包裹着的方形物体。

    我将手绢拿了出来,感觉手绢沉甸甸的,质地坚硬,仔细一看不由的张大了嘴巴。

    这手绢竟然是金丝编制而成,上面还绣着龙形图案!

    虽然我不能一下认出手绢的年代,但它的成色、做工都带有浓厚的皇室气息。

    在古代能在手绢上刺有龙形图案的人,身份一定很尊贵!

    我迫不及待解开手绢,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宝贝,结果里面竟然只是一块不规则的玉石。

    我是做古董生意的,对玉石这块研究的比较透彻,所以一眼就认出这是块年代久远的玉,甚至可能产自于先秦时代。

    可是玉向来有市无价,相对金银来说玉的收藏价值远大于实际价值,而且受质地、色泽等多重因素影响。

    因此,即便这块玉是货真价实的古董,却因为不规则的外观和玉身的瑕疵而失去收藏价值。

    “张大师,这块玉值钱吗?”

    周天凑在旁边兴致勃勃的问道,不过看他那模样就知道他不懂玉。

    “是古董,但不值钱。”

    我实话实说道,周天听后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看他这样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没和他们说阴物商人的规矩,一时间有些为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