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四百九九章 铜箱妖奇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九九章 铜箱妖奇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原来老太太的丈夫是一名老兵,参加过对越反击战,因为杀死了好几个越南鬼子,还获得了荣誉勋章。但复员回乡后当地政府并没有给他安排工作,甚至连最基本的补贴都没有。

    当时已近中年的两口子只能回到老家,准备种田糊口,但他们的农田竟然被充公了,理由是他们是军队人员,不属于农民阶层没有分田地的权力。

    无奈之下,两人只好到后山没人要的荒地去开荒,没想到在山里挖出了一口铜皮箱子。

    “大娘,您的意思是,这口不干净的箱子早在几十年前就有了?”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打断了老太太的话。

    按道理来说箱子这么凶,他们夫妻把箱子挖出来时就会倒霉,怎么几十年都没事,直到现在才出来闹腾?

    “没错,早就有了。”

    老太太叹了口气,眼神有些呆滞的朝身后的墙上望去,我跟着瞅过去,赫然发现那里挂着一张黑白照片,里面的男人身穿军装,胸前挂着好几枚军功章,国字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微笑。

    我心里突然有些发堵,如果连这些替国家守卫边疆的英雄们都不能安享晚年,那这个民族还有什么希望?

    老太太休息了一会后继续说道:挖到那个铜皮箱子后,老头子高兴坏了,准备去卖了换点钱,因为当时我们基本上连饭都吃不上了……”

    “大娘,国家对不起你们。”

    我听后鼻子不由发酸,有些悲哀的说道。

    当时夫妻二人想把箱子卖了,可后来发现箱子不是铜做的,根本不值钱。但他们见这个箱子很漂亮就没舍得丢,而是留在了家中。

    因为箱子没有开口,强行打开的话箱子就坏了,所以一直都没舍得打开。

    后来他们通过自己的勤劳逐渐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好日子,甚至老来得子。两口子本以为能够一直幸福下去,不料在儿子十八岁那年一切都变了。

    他们的儿子叫周天,从小就是个阳光的小男孩,孝顺懂事很受亲戚朋友的喜爱,大家都觉得他长大会有出息。

    谁都没想到周天过完十八岁生日之后突然变得阴郁起来,整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门,也不愿再和其他人说话,甚至晚上还会失声痛哭。

    开始老两口以为周天遇到了烦心事,询问几次后儿子都爱答不理的,他们也就不再多问。心想过一段儿子就好了,没想到事情却越来越严重……

    有天晚上老两口睡着睡着突然被一声巨响惊醒,紧接着楼上就传来周天凄厉的哭声。

    他们赶紧披上衣服跑上楼一看,发现周天竟然把家里刚买的大彩电砸了,整个电视机变成无数巴掌大小的碎片。

    周天本人就躺在满地碎片上捂着眼睛来回打滚,边滚边嚎啕大哭,就像受了巨大的冤屈似得。

    老两口来不及心疼电视机,匆忙上前将儿子拉起来,强行掰开儿子的手,随后令二人终身难忘的一幕出现了:周天的眼珠子不见了,两处空洞的眼眶正汨汨的往外冒着鲜血!

    老太太愣了半天,随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周天的父亲到底是军人,虽然年纪大了却依旧能扛事,当即准备背着儿子去医院,哪知平时皮包骨头的周天却变得力大无穷,直接将自己的父亲打晕。

    第二天老夫妇醒来后发现周天的眼睛好好的,而那电视机的碎片还在,这说明昨晚发生的事情是真的。

    他们十分默契的认识到儿子可能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就去请懂行的先生来看看。

    那先生信誓旦旦的前来,但在看到铜皮箱子之后便夺门而逃,再也不敢接这桩生意了!

    老太太不甘心,又去请了几个有名的先生,愣是没人敢接手。后来他们只能把箱子丢掉,希望能换来安宁,谁知当天晚上老头就死了。

    “我家老头子死的惨哟!”

    说到这里老太太再次哭出声来,我知道她说到最关键的时刻了,硬着头皮追问那天夜里发生了什么。

    “我睡着睡着突然看到老头子出现在我眼前,他哭着说让我用檀木供奉那口箱子,说这样才能救儿子的命!还说他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把箱子带回家,该来的事情是躲不掉的。”

    “老头子说完就朝我挥手,他的身子越来越远,直到彻底消失。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老头子已经咽气了,他双手紧紧抱着那口箱子,呜呜。”

    老太太说完再也控制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通过她的描述我基本可以断定这箱子里面有阴物,或者箱子本身就是件阴物,否则老头临死前不会让老太太供奉箱子。

    既然是阴物,我就有把握将它解决掉!

    不过从周天十八岁时这阴物才开始闹腾来看,阴物的主人生前肯定与十八这个数字有关。

    等老太太哭累了以后,我问她周天现在住在哪里?她说在濮阳市区,还说自从老头子死后,她一直虔诚的供奉箱子,周天果然恢复了正常,大学毕业后顺利的娶妻生子,在市里买了房子,过上了好日子。

    “那他怎么不把你接过去一起住?”

    我注意到老太太提到儿子的时候表情暗淡,就多问了一句。

    她听后有些尴尬的说道,自从知道了这口箱子有古怪后,周天就再也没回家过。而且他害怕老婆,压根没有接老太太一起住的打算,算是让老太太自生自灭了。

    “这个逆子!太过分了。”

    我咬着牙说道,决定等处理完阴物后,给周天一个教训!

    接着我问出周天新家的地址,然后叮嘱老太太今晚不要再给箱子上香,我倒要看看这阴物到底能把周天怎么着。

    出门前老太太再三嘱托我一定要保护好周天,说这是他们夫妻唯一的骨肉,如果周天出事的话自己也不活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我被老太太的母爱感动,在往周天家里赶的时候,心里忍不住想起自己的父母。

    我从小就没见过父亲和母亲。

    虽然爷爷对我很好很好,可我知道父母的爱是爷爷永远给不了的。周天是幸运的,他却不知道珍惜!想着想着我就流了泪,直到司机催我下车才回过神来。

    下车后我擦了擦眼泪,发现周天住的还是一处类似别墅群的高档小区,里面各自独立的房子看上去很奢华,跟老太太的小旅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进小区门的时候保安死活不让我进,我只好说自己是周天的表弟,让他联系周天。

    过了一会,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人便皱着眉头进了保卫室,边走边嘟囔道:“我啥时候多了个表弟?”

    “周天,我有话跟你说。”

    这中年人明显是周天,我也没再装什么表弟,开门见山的说道。

    他听完之后,有些谨慎的看着我:“你是谁,找我干嘛?”

    “是你老娘叫我来的,借一步说话。”我看周围几个保安虎视眈眈的眼神,干脆将周天带到了小区外。

    周天一头雾水的问道:“我娘怎么了?”

    “你娘没事,不过你快有危险了。”我被他这态度气坏了,没好气的说道,接着告诉他,从现在起我得二十四小时保护他的安全,所以他得管吃管住。

    不料周天听后噗嗤一声笑了,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丢在地上,随后满脸不屑的看着我,说你想骗钱就直说,别这么拐弯抹角的。

    之后他干脆的转身回家,再没有看我一眼。

    我看着地上的一百块钱,突然觉得周天活的真操蛋!

    他老娘辛辛苦苦开个旅馆,因为生意不怎样,一天也就挣个百来块钱,他却在这作践。

    有那么一瞬间真想扭头走人,让铜皮箱子弄死这个混蛋!可一想起老太太可怜的模样,我就心软了,最终我只能在小区对面的一家网吧开了台靠窗的机子。

    接近十二点的时候我就关了电脑,侧身朝小区大门望去。

    如果那阴物今晚真的来找周天的麻烦,周天肯定会相信我白天说的话,他一定会回老太太那找我的。

    此刻外面没有一个行人,透过路灯看过去,保安室的保安也昏昏沉沉的打着瞌睡,小区里面的房子全部关着灯,看上去一片安详。

    就这样盯了半个多小时,就在我感觉今晚不会出意外的时候,远处隐约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随即就有户人家的灯亮了起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