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四百八九章 连环断头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八九章 连环断头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从欧洲回来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t恤男打电话,问他需不需要帮忙?

    他说事情已经解决了,又问我这边怎么样了,我想了下便把龙泉山庄插手的事说了出来,然后问他知不知道龙泉山庄的目的。

    “应该不是有意的。”

    t恤男很快反应过来我的意思,但他认为我们所有人同时遇到麻烦,并不是龙泉山庄发难,还说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江北张家的人不会坐视不理。

    我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就没再多想,随后又给鼠前辈打了个电话。

    这老头虽然很无耻,却多次在危机时刻帮我,而且他本身就是张家的人,还与爷爷一个辈分。所以不知不觉我已经把他当成爷爷看待了,真怕他被仇家追到,出点什么意外。

    “大孙子,找我啥事啊?”电话一接通,鼠前辈猥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听声音就知道他状态还不错,我松了口气,笑着说你个老头别占我便宜,小心我爷爷回来揍你。

    说完我收起笑脸,认真的问他情况怎么样了,需不需要帮忙。

    “还能怎么样,他们想找到我没那么容易,但我彻底摆脱他们也不简单。所以我干脆不管了,东奔西跑全当旅游呗。”

    鼠前辈没心没肺的说道,这心态乐观的,我都有点佩服他了。

    我们两个人扯了一会,我正准备挂电话,鼠前辈却压低声音,问我最近有没有空。

    “嗯?”我眉头一皱,心想不会是让我接什么生意吧?

    赶紧摇头说您老可别坑我了,我这趟能活着回来就算不错,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这叫啥话,你是耀阳的孙子,跟我的亲孙子有啥区别?”

    鼠前辈嘿嘿一笑,接着跟我讲了起来。

    前几天他到处躲仇家,在路过河北临漳县的时候,听到了一件怪事。

    说是当地有个百姓冒着大雪去田里抓野兔,结果突然消失了,过了三天之后才回来。

    他回来的当天夜里,老婆和孩子就死在家中,甚至连脑袋都被砍了下来。

    但他不仅不伤心,还对着尸体哈哈大笑,并且不时的骂上几句,就像死得是自己的仇人一般。

    他消失三天的消息村民们都知道,所以很多人觉得他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被鬼上身了;还有人说他是故意装疯卖傻,人就是他杀的。

    但警察介入后发现他精神正常,老婆孩子也不是他杀的。

    甚至案发当场没有留下任何的指纹,他妻子和孩子的脑袋就像是自己掉下来的一样。

    最终警察只能草草结案,鼠前辈却敏锐的嗅到了这其中的诡异之处,就在临漳县住了下来。

    果然,接下来的几天附近接连发生类似的断头奇案,警察忙的焦头烂额没得到一点线索,却发现了同样在跟进这件事的鼠前辈。

    双方交谈过后,当地的刘局长想请鼠前辈帮忙。

    不料鼠前辈前脚刚接下案子,他的仇家后脚就追了上来。

    “九麟呀,我都收了警察局的好处费,你可一定得把事办漂亮,不然我的招牌可就砸咯!”鼠前辈故作可怜的说道,声音要多贱有多贱。

    我有意逗逗他,就没好气的说道:“钱是你收的,事情却让我来做,这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小爷我可不干!”

    “你确定不干?”

    鼠前辈话语中透着一丝威胁,我说就不干,你能把我怎么着?

    “那我就自己去,回头被仇人抓去杀了,看你以后遇到麻烦谁帮忙。”

    “我去,算你狠……”我无奈的说道,对付这么个老顽童我是没招儿,只能答应下来。

    随后鼠前辈就把刘局长的电话号码发给我了,让我到了临漳县联系他。

    临漳县在中国古代被称为邺城,是三国时期魏国的首都,也是北方最繁华的城市,可惜随着两千多年过去也渐渐没落了,现在远远比不上北京上海那些大城市。

    既然答应了鼠前辈,我就没再耽搁,带上李麻子就开车前往临漳县城。

    尹新月和如雪都是南方人,一听要去北方马上就激动了,说要去打雪仗、堆雪人。

    最后我以快过年了,需要准备年货的理由才拦下了她们。

    我们到达河北后已经是晚上,考虑到路上积雪太多,就在那里暂住了一晚。

    当夜我就给刘局长打了个电话,说明自己的来意。他听完后挺不乐意的,以为鼠前辈搞不定,就找个小徒弟来糊弄他。

    不过我跟他说完之前配合警察破案的佳绩,他的态度马上热情起来。

    像人骨项链,杀人古画,这种大案都在警察系统内部网上有登记,一查就能查的到,由不得他不信!

    随后刘局长就提出让我们马上动身,我说对地形路况还不熟悉,等天亮再说。没想到他当即就表示来接我们,我和李麻子只好连夜赶往临漳县公安局。

    刚下车就看到一个浓眉大眼的警察披着大衣,急匆匆的迎了过来,激动的说道:“你们总算到了,再不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哪位呀?”李麻子哼了一声,故意装作不认识。

    其实看这警察的肩章,很明显就是刘局长,李麻子这么问纯粹是发泄自己的不满,我也就没阻拦。

    果然,李麻子说完之后,刘局长愣了一下。

    然后不好意思的自我介绍道:“我叫刘正义,是临漳县警察局局长,我代表临漳县的父老乡亲欢迎你们!”说完还赶紧伸出手来。

    我心想差不多了,就微笑着跟他握了握手,轻轻的开口:“阴物商人张九麟。”

    随后刘局长便带我们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刚进门就闻到浓厚的煤味,一看才发现角落里摆放着老式大铁炉,炉子里烧着蜂窝煤,除此之外室内只有一张办公桌几张椅子,桌子上摆着厚厚的一沓文件。

    “县里穷,就一直没装上暖气,凑合着能办公就行了。”

    刘局长笑着请我们坐下,然后从桌子上抽出一份文件递了过来,我扫了一眼发现上面是发生断头奇案的几户人家资料,赶紧认真的读了起来。

    鼠前辈跟我提过的那个抓兔子的人叫朱逢春,他的资料排在第一位。除他以外还发生了三次类似事件,第二个人叫王壮壮,傍晚在铜雀台遗址附近拍照时离奇消失,几天之后回到家里,当晚脑袋和身子就分了家。

    第三个人叫李天生,他在下班回家途中莫名其妙的摔倒在地,当晚被斩首。

    第四个人叫张扬,同样被斩首,但此人是个老光棍,生前发生过什么没人知道。

    “除了这些资料,你们警方还有什么发现吗?”

    我看完之后想了想,脸色凝重的问道。

    从四次事件中均有人被斩首,不难看出这是同一个凶手所为,由于后面三个当事人已经被杀,朱逢春就成了重要的线索!

    更何况其他三个人都被斩首,只有他自己活了下来,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但警察给的资料却显示朱逢春没什么问题,甚至连正常的警力监视都没安排,我怀疑这其中有什么内幕。

    “这些人都是死在自己家的床上,可我们仔细勘查了现场却没发现任何线索,仅从现场来看排除他杀的可能,除非是……”

    刘局长说到最后表情变得无比苍白,我两手一摊说后面三个人都死了,只有朱逢春还活着,你们难道不应该监视下他?

    说完我就目不转睛的盯着刘局长,但他眼神始终很坦荡,不像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这让我很难理解,就直接问了出来。

    “谁说没监视呢,但他自从案发后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即便偶尔出去,也都是买点吃的东西就马上回家了,甚至我们还突击检查过几次,但里面一切正常。后来又连续发生了三起这种事,我们警力有限,只能将人手撤了回来……”

    刘局长说完猛然反应过来,张大嘴巴看着我:“你的意思是说朱逢春是凶手?”

    “凶手不一定是他,但一定与他有关,否则他活不到现在。”

    我说完就让刘局长马上带我去朱逢春家里,他连连点头,然后就要去开警车。我想了下说道:“还是开我们的车吧!警车进村的话很可能打草惊蛇。”

    按照我的经验与直觉来看,朱逢春肯定与后面发生的三起命案脱不开干系,警察每次突击检查都没能发现问题,很可能就是警车暴露了目标。

    刘局长连连点头,赞扬我头脑机灵。

    我微微一笑,然后闭上眼睛休息起来。

    道路积雪严重,刘局长开的很小心,有的时候我感觉下去走路都比车速快,所幸朱逢春家就住在县城附近,半个小时后就到了。

    到底是警察,刘局长进村前就悄悄熄灭了车灯,只凭感觉缓缓往前开着。

    此刻已经深夜,整个村子里一片漆黑,天空灰蒙蒙的,根本看不见月亮。

    随着我们进村,村口几户人家的狗汪汪的叫了起来,好在呜呜的寒风呼啸而过,把狗叫声给掩盖住了。

    等到了村口,刘局长就指着正前方亮着灯的房子说那里就是朱逢春的家。

    说完就打开车门,凛冽的寒风顿时灌入了我们的衣领,我使劲裹了裹身上的棉服,跟着下了车。

    走到跟前我才发现那是一座青砖房,不由皱了下眉头,李麻子看到后谨慎的问我怎么了?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青砖盖房子,难怪会惹上不干净的东西。”

    我摇着头说道,心里几乎已经确定这次的斩首案不是人为的,而是与脏东西有关。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大江南北的建筑几乎全部换成了红砖,很少有人再用青砖盖房子了。

    但从实用性来讲,青砖的耐用性、抗腐蚀性远高于红砖,中国古代的秦砖汉瓦一词说的就是青砖,那为什么人们还用红砖呢?

    因为青砖属阴,所以中国人建造墓地时都会用青砖或者青石板,一些年岁已久的青砖房极有可能被附近的孤魂野鬼当成是修给它们的房子,从而住进来。

    朱逢春住青砖房本身就犯了大忌,只是他那房子好像没盖多长时间,怎么会招来这么厉害的东西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