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四百七八章 走廊里的高跟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七八章 走廊里的高跟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没过多久李麻子就回来了,手里多了一大木桶牛奶,进门将牛奶放在地上之后,他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因为这次是单纯来旅游的,我们根本没带任何的家伙事儿,眼下在异国他乡去搞黑狗血、桃木桩那些东西也不现实,即便费尽心思搞到了,恐怕也会伤害到如雪体内的婴儿,所以我才想到用牛奶。

    很多人都知道将牛眼泪擦在眼皮上可以看到鬼魂,却很少有人知道牛乳能够驱邪。母乳因为哺育后代的属性自带驱邪的阳气,而牛本身又是一种通灵的动物,所以牛乳是很好的驱邪物品,而且不会产生副作用。

    为了保险起见,我先在那杯脓水中加入了一些牛奶,然后观察起来。只见原本浑浊的浓水发出滋滋的声响,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澄澈起来,最终与牛奶一起变成无色无味的液体!

    李麻子看到这一幕激动不已,赶紧上前给如雪喂牛奶,尹新月也连忙用毛巾蘸着牛奶为如雪擦拭起身体。随着不断发出的滋滋声,如雪的脸上逐渐有了血色,而她身上那些水泡也逐渐消失,浓水化作黑漆漆的臭汗。

    我觉得阴气拔的差不多了,就让尹新月将剩下的牛奶配上水给如雪洗了个牛奶浴,清除一下身上残留的污秽。在如雪洗澡的这段时间,李麻子知道如雪没事了,脸上的担忧终于少了一些。我轻轻拍了拍他,再次问他记不记得当时的情况?

    那东西既然是借如雪的身体来勒死李麻子,肯定是有所忌惮!

    然后当它从如雪身上离开时,或多或少会露出马脚,比如闪出一道影子或者周围的空气莫名加速流动等等。凭李麻子的经验,绝对不会忽略这些细节,我觉得他之前是太担心如雪,才导致思路不清楚。

    不料李麻子听后认真的想了半天,最终摇摇头,坚称自己什么都没看到。我刚放下的心再次揪到了一起,李麻子肯定不会骗我,那就意味着这东西不简单!

    还有,它为什么要在最后一刻放掉李麻子呢?

    李麻子脖子上的勒痕触目惊心,这说明那东西是奔着弄死他来的,最后却意外的放过他,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变故。

    想到这里我重新审视起房间来,可惜房间布置的非常得体,根本没有触犯风水上的禁忌。

    我有点后悔没带罗盘来了,不然可以直接根据罗盘指针方位来判断阴灵的位置,眼下房子里没有任何古怪的地方,我一时间也没了办法。

    好在尹新月给如雪洗过澡以后,如雪就醒了过来,只是脸色还有些苍白。

    李麻子咬了咬嘴唇,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张家小哥,有没有办法让如雪尽快好起来?”

    “刚才拔出那么多的脓水,造成体内缺水才会这样,多喝点水就好了,别担心。”我安慰了一句,示意他不用担心。

    李麻子这才松了口气,然后脸色一变,咬牙切齿的说这次一定要把那东西打的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否则誓不为人!

    其实我想的是趁着现在大家都没事赶紧撤,真心不想在异国他乡惹上麻烦。但李麻子如此坚决,我知道劝他是不可能了,只能硬着头皮与这阴灵较量一番。

    但有个问题摆在我们面前:这脏东西是李麻子从外面不小心招到的?还是这家酒店本身有问题。

    如果是前面一种可能,我们的处境就很被动了。由于如雪身体不佳,更担心那东西杀个回马枪,这一夜我们都没睡觉,等天亮以后我才敢让两个女孩休息。

    接着我叫上李麻子一起下楼,想找一些可以防身的东西,可惜国内的那一套玩意儿在意大利街头根本找不到,忙活一上午只在一家古玩店找到了一小串国内流出的铜钱。

    这些铜钱表面斑驳,但摸上去手心会觉得暖暖的,阳气十足,有了它们防身是没有问题了。可要想彻底消灭那东西,还远远不够。

    吃中饭时李麻子提出吃意大利面,我对吃一向没啥特殊要求,就随他点了份面。李麻子吃的满意了,又让店员打包了两份说要带给如雪和新月。

    店员会简单的中文,李麻子就八卦的问人家这面怎么做的?店员微笑着开口:杜兰小麦。

    我听后猛然想到,对付脏东西可以用小麦!

    植物种子都具有灵性,其中质地坚硬的种子效果更佳,所以很多时候遇到不干净的东西,我都会选择嚼黄豆。

    眼下黄豆是不好找,却可以用杜兰小麦代替。杜兰小麦是小麦种最坚硬的一种,用好了效果绝对不比黄豆差。

    我不由激动起来,拉着李麻子去商店买了一小袋杜兰小麦带回了宾馆。

    回去之后两个女孩已经醒了,我将买来的一小串铜板分成四份,每个人身上揣着几枚,危机时刻可以拿出来防身。

    如雪吃过东西后脸色好了许多,她已经从尹新月那里听到了事情的经过,却和李麻子一样什么都没发现。

    只记得自己睡着睡着突然脑袋一沉,然后就没了意识,说完她脸上多了一丝愧疚。

    “没事,那东西今天晚上肯定还会出现,我就不信,它真厉害到一点马脚都不露!”我厉声说道。

    说完我让她们继续休息,然后和李麻子一起在两个房间的门口以及靠近窗户、床沿的位置全部撒上杜兰小麦。

    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我发现李麻子总有意无意的挠自己脖子上的勒痕,我赶紧问他是不是脖子不舒服?

    “没啥事,就是痒痒…”

    李麻子挥挥手表示不碍事,我这才放心下来。随后我又用白纸画了几张灵符,效果虽然不比黄符纸,但关键时刻配上精血也能救命。

    昨晚这一切我心里才踏实起来,洗漱了下就沉沉睡去。傍晚的时候我们一起下楼吃饭,我发现李麻子挠脖子的频率加快了许多!

    就连如雪都觉得不正常,问李麻子怎么回事,他嘿嘿一笑露出满口大黄牙说自己脖子痒痒。

    我们都建议他去医院看看,但李麻子坚持说没事,何况我之前就在他脖子上擦拭过牛奶,已经将阴气逼了出来,所以大家就没有再说什么。

    再回到酒店后天色彻底暗了下来,除了我们所在的房间,整个酒店都显得特别安静,每当我们开口说话紧接着就会听到回声。

    如雪经历过昨晚的事后胆子似乎小了许多,不停的在李麻子的怀里颤抖。

    我轻轻的关上了房间的灯,拉上了窗帘,周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李麻子挠着脖子问我这样能行吗?万一那东西来了不出声怎么办。

    “放心吧,咱们已经在它的必经之路撒了杜兰小麦,只要它敢来就一定会发出声音!”

    我两手一摊,故作轻松地说道,心里却难免紧张。

    大家都没再说话,整个房间只剩下座钟滴滴答答的声。从昨晚开始我和李麻子就没合眼,等着等着困意上来,忍不住打起了瞌睡。尤其是李麻子,他眼皮不停地翻着,就差在眼上支两根火柴棒了。

    “你们两个先躺会儿吧,有动静的话我会叫你们。”尹新月心疼地说道。

    我打了个哈欠,看着李麻子说我还撑得住,你去歇会儿。

    “嗯……行吧!”

    李麻子是真累坏了,便没有推辞,含糊不清的嘟囔了一句就爬上了床。可就在这时,走廊里突然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前后不过两秒,但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响却足有十多声,就像是有人穿着高跟鞋在跑,又在下一刻消失一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