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四百七四章 玄铁宝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七四章 玄铁宝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阴风持续时间不长,等我们三个都进来,风也跟着停了。

    我们三个打着手电筒在祠堂里找了半天,大光头终于发现了一丝异常!

    他发现有有一块地面的颜色比其他地方要浅一些,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我走过去趴在地上轻轻敲了几下,听到咚咚咚的回音,光凭这声音就知道地下是空的。

    我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激动的跑到车上拿来修车的大扳手,插入到了地面的缝隙之中,然后用力一撬,一块一平左右的青石板就给撬了出来。

    李麻子和大光头赶紧抓住石板,然后用力的将石板掀到了一边,石板下顿时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与此同时一股阴风从洞口里呼呼的吹出来。

    我赶紧拉着他们躲到一旁,等阴风彻底散开之后,才率先走了下去。

    洞口下有一个小楼梯,不过大概走了十几级台阶就到底了,与此同时我闻到了一股强烈的尸臭味,好像洞里面塞着一具腐烂的尸体。

    尽管李麻子在后面打着电筒给我照明,可这里阴气太厚太重,光线根本就照不远。

    “小心点!”

    我再次叮嘱了一句,然后小心翼翼的往前摸索,生怕一不小心触动到了里面的机关。

    大概走了几十米,前方出现了一张八仙桌。这会儿我们已经慢慢适应了黑暗,我勉强能看到桌上摆放着几个红漆盘子,盘子里的水果和供品早就风干了。

    桌面上积满了厚厚的一层灰,好像很多年都没人打扫过。桌子后面是一个木头架子,上面摆满了一排黑色的坛子,每个坛子后面还有一张人物画像。

    估计这些便是侯家的列祖列宗吧?我冲着他们鞠了一躬,暗暗说道:“无心打扰,请勿怪罪!”

    之后我便绕过八仙桌,继续往尸臭传来的地方走去。

    大光头估计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脸上早就出了一层冷汗,他捏着鼻子,连大气都不敢喘的跟在我身后。

    很快我就到达了散发出尸臭的地方,发现这里并没有尸体,而是一个玄青色的大铁箱子。

    “这估计就是那娘们说的传家宝了,怎么这么臭?”李麻子骂骂咧咧的观察起铁箱子来,可找了半天都没看到开口在哪儿。

    这箱子好像打不开!

    大光头掏出手枪,说要不用枪试试吧?

    我想了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赶紧退到一旁,大光头照着铁箱子砰砰就是两枪。随后我们再凑上前,赫然发现箱子中间出现了一道裂痕。

    看来这箱子是能人铸造的,一旦合上,内置的机关就会自动咬合,而子弹打上去的震动让机关移位,所以箱子才开了。

    我赶紧上前将箱子打开,顾不得那股刺鼻的味道就往里面看。

    本以为是什么传世之宝,却没想到里面竟然是侯三儿的脑袋!

    大光头跟着我凑过来,看到这一幕他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哇哇的吐了起来。

    我也不由一阵翻江倒海,几个小时前还看到他与高二虎在院子里打斗,怎么现在就被人割了脑袋放在这里了?

    “张家小哥,快撤吧!咱们肯定是被那娘们给玩了。”

    李麻子此刻出奇的冷静,拉着我和大光头就往外跑,我一听猛然反应过来,侯三儿的老婆有问题!

    可她主动把祠堂钥匙交给我,还刻意告诉我古董藏在这口铁箱子里,目的又是什么呢?

    她就不怕我看到这颗脑袋,回去找她算账吗?还是说她料定我根本就出不去?

    想到这我突然产生了一丝不详的预感,慌张的叫道:“快,快出去!”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我话音刚落,便听到头顶传来一声闷响,我们先前掀开的石板被人重新扣了回去。

    与此同时,我们面前突然多出了一道黑影,那黑影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看那瘦弱的轮廓,赫然是侯三儿的鬼魂。

    “三哥你放心,兄弟一定替你报仇!”大光头吓坏了,战战兢兢的说道。

    “报仇?”

    侯三儿发出阴森森的窃笑,而后冷冷的盯着大光头说道::“最该死的人是你!如果不是你唤醒了吕布,我根本不会死!”

    他看都没看我们,直接朝着大光头扑过去,我赶紧撑开阴阳伞挡在大光头面前。

    只见阴阳伞冒出黑白两种颜色的太极光环,侯三儿的鬼魂惨叫一声,匆匆忙忙的往后退,接着恶狠狠的看着我:“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要找他报仇?你的仇人是吕布。”我冷冷的说道。

    侯三儿那张鬼脸无限狰狞的说道:“如果不是他,吕布的阴灵根本就不会苏醒!”

    侯三的话异常的愤怒,不像是说谎。吕布为什么会突然苏醒也是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于是我放低姿态,让侯三儿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侯三儿虽然对大光头恨之入骨,但对我的阴阳伞十分忌惮,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将真相说了出来。

    原来大光头为了自己的酒店吸引人,特地取了个闭月佳人的店名。每天晚上还搞什么男女派对,找一群小姐来吸引顾客。这还不算,为了呼应这个名字,大光头不惜重金请画家画了几副貂蝉的画像,挂在了顶楼的墙上。

    那些画像基本都不穿衣服,十分露骨,在现在人看来都脸红,何况是两千年前的古人?

    而吕布与貂蝉的感情很深,当初吕布在白门楼被杀,貂蝉本有机会活命却对吕布忠贞不渝,最终二人一同殒命。

    吕布的阴灵看到自己的爱人被轻薄,自然十分愤怒,也就有了开业大酬宾的那场大火。

    作为三国第一战神,吕布一生桀骜不驯,不甘心臣服于任何人,却唯独拜倒在了貂蝉的石榴裙了,这也导致了他日后的惨死。

    想当初吕布在虎牢关前一个人一杆方天画戟,大战刘备关羽张飞何其厉害?却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落了个三姓家奴的臭名。

    所以他心中有三个执念,一个是貂蝉,一个是自己的名声,最后一个则是对手下那些叛将的恨!

    那个官二代是魏续的后人,酒店开业当天恰好去了哪里,让吕布误以为是魏续要害自己,所以将那个官二代杀死。

    然后吕布还不解恨,准备将宋宪和侯成的后人找到一起杀掉,结果大光头阴差阳错的请来了杀猪匠侯三儿,这可让吕布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于是它附身在高二虎身上,半夜磨刀要去杀侯三儿,没想到侯成的阴灵同样没有散去。所以这对千年前的主仆相遇,不可避免的展开了一场恶斗!

    即便吕布受了重创,侯成也不是他的对手,最终吓得逃走,所以侯三儿被杀。

    我听完这一切,忍不住叹了口气。所谓的因果循环真的很有道理,两千多年前的因,今天终于有了果。

    李麻子砸吧砸吧嘴说这也太狗血了吧?感觉比电视剧还要精彩。

    大光头听完这一切,整个人显得有些崩溃,不断的抓着自己的脑袋。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也不用自责,即便不是你,以后也会有人唤醒吕布的。”

    从吕布被杀开始,这段因果就已经注定,没人能够阻止!

    说完我看向侯三儿的鬼魂,问箱子里的脑袋是怎么回事?

    “那是侯成老祖宗放进去的,他说今日我因他而死,他要让我一起进去,受后人的香火供奉。”

    侯三儿说到最后声音小了许多:“唉,人都死了,还要供奉有什么用呢?”

    听到这儿我才明白,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侯三儿老婆骗我们过来,就是想让大光头给侯三儿偿命。

    不得不说那女人心狠手辣,可一想到她从此孤儿寡母的生活,我同样有点可怜她。

    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我决定彻底解决他们几家的矛盾,于是转身冲铁箱子鞠了一躬,然后恭敬地喊道:“晚辈请侯将军出来一见,不知将军能否答应?”

    我喊完以后,箱子那边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疑惑的看向侯三儿,只见他指了指我手中的阴阳伞。

    我这才恍然大悟,阴阳伞是世间至阴至阳之物,就连吕布见了都要害怕,何况侯成呢。

    将阴阳伞收起来后,我看着侯三儿的鬼魂真诚的说道:侯大哥,把你们家老祖请出来吧!他与吕布的因果一天不解决,恐怕你们侯家还有人要遭殃。”

    它犹豫了一下,才冲铁箱子的地方跪下磕了三个头。

    就在此时,铁箱子那边刮起一阵阴风,直愣愣的朝我们吹来。

    随后只见一道朦朦胧胧的影子浮现在半空中,穿着厚厚的铠甲,戴着头盔,满脸的络腮胡子。

    想必这就是吕布的部将侯成了!

    侯成出现后冷冷的看着我,说道:“小子,你找本将军有何事?”

    我轻轻咳嗽了一声,双手抱拳道:“难道将军打算永远躲在祠堂里,让吕布把你们侯家的香火斩草除根吗?”“

    “一派胡言,我侯成虽然不是什么大英雄,却也不会连累后代子孙。今日回到祠堂实属无奈之举,等我恢复元气,一定要让吕布那厮好看!”侯成被我说的满脸羞红,怒气冲冲的吼道。

    我心里对他很不屑,但还是实话实说道:“别说是你了,就算是刘备,关羽,张飞一起上,又能打得过吕布吗?”

    这下侯成不说话了,周围只有寒冷的阴风吹过,看来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过了很久,侯成才有些难为情的问道:“小子,那你觉得本将军应该怎么做呢?”

    他这么说已经表明了态度,我心中大喜,看来他也想结束和吕布的恩怨,这样我行动起来就方便的多了。

    于是我装出一副非常钦佩的模样说道:“侯将军生前为了徐州的百姓,不得已擒拿吕布献给曹操。现在又为了子子孙孙的安危,决定与吕布重修于好,此等仁义实在令在下佩服!”

    我说完这些话,自己都觉得恶心。

    但侯成却昂着脖子,眯着眼睛,一副很受用的样子。过了一会才淡淡的说道:“就按你说的办吧!”

    说完他身子一闪,回到了玄铁箱子之中。

    接着我问侯三儿的鬼魂有什么打算,他有些羞愧的说自己之前被仇恨迷了心智,险些犯了大错,既然现在老祖都决定与吕布修好,那他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只求我能够把他的脑袋带回去,让他的尸首葬在一起。

    我知道他是准备投胎了,便点点头道:“侯大哥你放心的去吧!我会帮嫂子处理好你后事的。”

    “那就谢谢兄弟了!”侯三儿说完哈哈大笑,接着就消失了。

    “他这是去哪儿了?”

    大光头疑惑的问道,我说他已经看破因果、大彻大悟了,心中没了执念自然就去投胎了。

    说完我就走到铁箱子前,取出侯三儿的脑袋放进塑料袋里,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玄铁箱子盖好,这才离开祠堂。

    回去的路上李麻子突然问我:“张家小哥,你说那石板是被谁扣上的?”

    我听后直接愣住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