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四百七三章 李麻子的担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七三章 李麻子的担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到报仇二字,侯三儿媳妇无神的双眼中,猛的闪现出了一丝精光。接着她站起来噗通一声跪在了我的跟前,哽咽着求我帮她男人报仇。

    “本来侯三儿和高二虎打了个平手,这些你们应该也都看到了。后来天快亮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声惨叫,赶紧凑到窗边一看,发现侯三儿满脸疑惑地望着高二虎,好像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还问高二虎怎么会在这儿?结果高二虎根本没回话,直接一菜刀将他……”

    说到这,侯三儿的媳妇又忍不住大哭起来。

    吕布是被侯成为首的部将出卖的,所以来报复侯成的后代,侯成作为祖宗,关键时刻出面保护侯三儿,可不知道为什么又跑了……

    可怜的侯三儿成了替死鬼。

    既然侯成之前来救侯三儿,他的魂魄肯定寄居在某件阴物上,于是我问道:“大嫂,家里有没有什么古董或者老一辈传下来的东西?”

    没想到我刚说完,侯三儿的媳妇就冷哼一声说道:“这才是你们的目的吧?”

    说完就把我们往外赶。

    我无奈之下,只好实话实话:“大嫂,你家里肯定有什么不干净的古董,你没发现侯三儿跟二虎打架的时候,就像变了个人似得吗?其实那是两只鬼在打架,控制侯三儿的就是藏在你家古董里的那只鬼,如果不把它解决掉,以后你也得死。”

    “你说什么?”听我这么一说,侯三儿的媳妇一屁股坐在地上,满脸的不可置信。

    看着我们,再看看她丈夫的棺材,最终哭哭啼啼的说道:“那你们去候氏祠堂看看吧!”

    “候氏祠堂?”我皱了皱眉。

    “没错,侯家确实有一件宝贝藏在祠堂里,不过很珍贵,哪怕从我嫁到侯家到现在,都没见过这宝贝长得什么样!只知道这宝贝放在祠堂里的一口玄铁箱子里,侯三儿生前告诉我,那是东汉时期流传下来的传家宝,一辈辈的传到他手里的。这传家宝怎么还害自己家的人呢?”

    侯三儿的媳妇已经哭不出来声了,她勉强起身拿笔给我写了个地址,然后从抽屉里取出一把钥匙递给我,让我用完记得还给她。

    “放心吧大嫂,我一定不会让侯大哥死的不明白不白!”

    我接过钥匙,郑重的冲她鞠了一躬,然后开车按照地址直奔侯家祠堂。

    在路上我忽然觉得事情恐怕不像我想的这么简单,当时背叛吕布的主要将领有三个,除了侯成外,还有宋宪和魏续。

    现在吕布阴灵苏醒,肯定不会只找侯三儿一个的,宋宪和魏续的后人恐怕也在劫难逃。

    想到这我就问大光头,死去的官二代姓什么。

    “姓魏啊,怎么了?”大光头不解的问道。

    我摇摇头说没事,心想这就对上号了,只剩下宋宪的后人还没出事。看来得抓紧解决吕布,否则一定会继续死人。

    我很不理解为啥吕布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在大光头开业的那天出来。

    大光头之前一直住在酒店,如果有仇的话恐怕早就被吕布弄死了,既然没仇,吕布为什么要烧他的店呢?

    而且高二虎老婆的事情也是一个谜,这些线索就像一根根线团充斥在我脑子里,根本理不清楚。

    这时李麻子喊了我一句,说情况有点不对。我问他怎么了,他指着马路两旁的玉米地,很谨慎的说道:“咱们都过了几个村了,导航上才显示走了一半,那娘们不会在坑咱们把?”

    “祠堂肯定是建在穷山辟野里,正好咱们先睡一觉。”

    我觉得李麻子变了,变得太敏感太小心了,说完就没再管他,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可能昨天一宿没睡,我这一觉睡到底,等被李麻子叫醒才知道已经到了。

    我晃了晃脑袋就准备下车,李麻子赶紧拉住我,说他刚才和大光头下去准备先看看情况,发现祠堂里面很冷清,正门上拴着一把生满铁锈的大锁,透过窗户往里看,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不会吧?”我听完之后有点不相信,直奔祠堂而去。

    我一边走一边四下环顾,发现这个村子特别小,隔着老远才看到几户人家,偶尔有人出现但根本不关注我们。

    而所谓的祠堂就是一间破瓦房,放眼望去很多瓦片都脱落了,剩下的也都长满了青苔。院子里长满了杂草和蓬蒿,一副破破烂烂的景象。

    我皱着眉头走到窗边想看看里面,结果刚靠近窗户,就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阴气。

    由于是白天,我根本看不出什么来,只是感觉那股阴气充满了整个祠堂,但祠堂里确实如李麻子所说,什么都没有。

    我不敢大意,赶紧回车里取出阴阳伞,接着把黑狗血、精盐、墨斗线等东西递给李麻子和大光头,并嘱咐道:“我怀疑祠堂里有东西,你们小心点!”

    此刻背着阴阳伞,我的一颗心踏实了许多,就让李麻子把锁打开。

    他却苦笑一声说道:“我也想打开啊,可有钥匙也不成,这锁的锁芯被人堵了……”

    “什么?”

    我拿起铁锁一看,才发现锁芯被人注入了大量的铁水,堵的严严实实的根本打不开。锁链子足足有胳膊粗细,也踹不开来。

    “恐怕是有人赶在咱们前面了……”

    李麻子叹了口气,指着锁芯说这铁水是不久前才注进去的:“张家小哥,我看咱们还是打道回府算了,这是背后的人在告诫咱们,不要再继续插手了!”

    说完他露出一副无能为力的模样。

    大光头是个够义气的人,沉默了片刻便使劲跺了跺脚说道:“算了,我换个地方开店吧!麻子兄弟说得对,你们没必要为我拼命。”

    “李麻子,你今天怎么有点不对劲?”我奇怪的看着李麻子道。

    “张家小哥,如雪打电话告诉我她怀孕了,我不想让孩子生下来没有爹……”李麻子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听完他的话,我立刻明白了,难道李麻子一路上都小心谨慎的。

    不过我还是替他高兴,便说道:“你先回去吧!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那可不行。”李麻子叹了口气,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干吧!”

    说完他变戏法似得摸出一小截锯条,放在锁口锯了起来。

    很快李麻子便将锁打开,推开门的瞬间里面突兀的刮出一股强烈的阴风,吹的我头皮发麻。

    我撑开阴阳伞率先冲进屋里,四下里打量了起来。

    既然屋里空空的,这里肯定有密道,暗室什么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