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四百六肆章 返乡土,捏小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六肆章 返乡土,捏小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点了点头:“可以,但按照我们这一行的规矩,事成之后面具必须归我。”

    经纪人连连摆手:“好说好说,这种邪门东西,你现在拿走都成。”

    这时易玺醒了过来,因为受到了面具的侵害,他已经有点神智不清了,在那里大喊大叫:“小宋,别理那个江湖骗子,谁敢诋毁我,我就让他死!让他死!”

    大家都吓了一跳,经纪人为难的说道:“张先生,这……”

    易玺现在仍旧是自己的意识,只是暴躁得不得了,我把面具交到经纪人手中:“面具你先保管好,但别让他碰!回去以后你好言好语的哄着他,我明天准备好东西,然后做个法。”

    “我们到时也要来吗?”经纪人问道。

    “当然!”我说道。

    “那行,我先带他回酒店了。”经纪人连连道谢。

    我叫工作人员给易玺松绑,刚一解开他就朝我跑过来,张牙舞爪说要揍我,虽然被众人架住,但依旧拼命地朝我身上踢沙子,还吐口水,就像个暴躁的小孩。

    我知道不吃点亏,他是不会消停的,是时候展现精湛的演技了!

    “啊!”我捂着胸口倒在地上:“我的心脏好难受,快救我。”

    易玺狂笑起来:“江湖骗子,知道小爷的厉害了吧?”

    经纪人哄着他离开了,我还在地上打滚"shen yin",尹新月噗嗤一声笑道:“张哥,他们已经走了。”

    “咦,你怎么没被吓着,我演得不像吗?”我惊讶地问道。

    “还行吧。”尹新月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倍受打击,果然不是吃这碗饭的。

    我给李麻子打了个电话,五分钟后他跑过来,笑嘻嘻地问我:“搞定了?”

    “你还有脸问,兔子都没你跑得快!”我恨不得踢他一脚:“你明天帮我准备点东西,我要一袋子万人踩过的煤渣,一瓶乌鸦血,一件古代女人穿的衣服。”

    李麻子为难地说道:“这一时半会的,叫我上哪弄古代女人穿的衣服?”

    徐组长一直在旁边听着,插话道:“我倒是有,不过你们用完得还回来。”

    我问道:“我能从你那买一件吗?因为可能会弄坏。”

    徐组长犹豫了一下说道:“算了,回头我送你一件吧,就当为了这部戏顺利拍完。”

    我向他道了声谢,李麻子又嘀咕道:“万人踩过的煤渣,叫我去哪弄?”

    “去那些烧煤炭的工厂门口找找,那里每天人流量都有上万,肯定能弄到。”我说道。

    “好吧!”李麻子点点头。

    徐组长这时问道:“张先生,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个兰陵王的阴灵?”

    “现在还不便说。”我神秘的道。

    “那我到时候能来参观一下吗?”徐组长好奇的问道。

    “可以!”我说道。

    时间也不早了,我叫大家快回去休息,我们三个也回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戏又开始拍了,但易玺今天有点不在状态,台词记不住,还老是走神,一个简单的镜头都拍了好几遍。

    李麻子去县城弄东西了,我叫上尹新月去山上走走,看看风水。

    这片山里长满了野栗子树,没长熟和栗子像海胆一样挂在树梢,我们走到半山腰,回头看去,整个明代古镇尽收眼底,风水布局还挺不错,看来是有高人设计的。

    尹新月走得累了,问我到底要找什么。

    “找找兰陵王的墓。”我说道。

    “你觉得他的墓在这山上?”尹新月立马激动起来。

    “有这个可能吧。”

    后来我在山上发现了一间破庙,墙都倒了,四周还种着一些柏树和杨树,显然是一座陵庙。

    我在落叶堆里发现一块石板,上面刻着一行文字:‘北齐兰陵郡王高长恭’,惊喜地说了声找到了,尹新月凑过来说道:“我记得历史上的兰陵王是被皇上赐死的,想不到葬得还挺讲究……”

    “这不是当时葬的!”我皱着眉头道。

    “为什么?”

    “你看,这里写着‘北齐’,他们自己是不会管自己叫北齐的,后世的人才会这样称呼,所以我猜是后来的人安葬的。”我解释道。

    兰陵王是个优秀到极点的人,不仅长得人间绝色,而且文采飞扬,又能带兵打仗,在北齐属于神一般的存在。皇帝对他难免有所猜忌。

    一次宴会上,皇帝一边劝酒一边对兰陵王说道:“兄弟,冲锋陷阵太危险了,以后你还是不要亲自上战场了,朕怕你有什么闪失。”

    兰陵王回了一句:“都是自家的事情,顾不上这么多。”

    兰陵王本是就是北齐皇族,又是皇帝的堂哥,所以才会说这样的话。可是皇帝听着觉得很不舒服,谁跟你一家,你小子是不是想篡位夺权?于是就赐了一杯毒酒给兰陵王,兰陵王死的时候才三十二岁。

    兰陵王死后,北齐将士们失声痛哭,痛哭战神离世,国家必亡。

    果然,四年后北齐就被北周皇帝宇文邕灭了,所有皇室被满门抄斩,一个不留。

    据说宇文邕和兰陵王在战场上一对相互欣赏的对手,大有英雄惜英雄的意思。好多小说、影视里面把两人描写得基情四射。

    甚至有野史记载,宇文邕攻破北齐都城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戴上兰陵王的面具,以祭奠死去的朋友!皇帝以为兰陵王冤魂不散回来复仇,吓得魂飞魄散。

    于是我对尹新月说,很可能是宇文邕安葬的兰陵王,然后又放了兰陵王的族人一条生路,让他们留在这里当守陵人。

    “张哥,那我们要进这个墓吗?”尹新月问道。

    “那倒不用,我带点土走就行了。”

    说完,我便把外套脱下来,找了块瓦片,在地上刨了一会,把刨出来的墓土全部用衣服兜着。

    下山途中,我不断把墓土往外撒,最后还剩下一捧,包好备用,待会会派上大用场。

    兰陵王的阴灵是被这面具带出来的,我要想法子把阴兵送回去,当然,最完美的解决办法是连面具一起送回去,可我毕竟是阴物商人啊。

    我和尹新月回到剧组,导演像盼星星盼月亮似地赶过来说道:“张先生,你跑哪去了?今天剧组里跟翻了天似的。”

    我问到:“又出什么意外了吗?”

    导演说那倒没有,今天易玺脾气更加暴躁了,还把一个化妆师给打了,大家哪敢招惹他,只好一直哄着劝着,一上午也没拍几个镜头。

    “他人呢?”我问道。

    “吃完饭就回车上休息去了,下午我先拍其它角色的戏吧!”导演苦着脸说道。

    等我尹新月吃过午饭后,李麻子也赶了回来,累得一头大汗,他把一个大塑料袋放在我面前:“怎么样,我办事利索不,你要的东西我全找来了。”

    我夸了他一句,说道:“下午没事,帮我一起捏小人吧!”

    “捏小人,捏什么小人?”李麻子一脸的诧异。

    “你待会就知道了。”我笑道。

    我在小镇里打了一桶井水,回到屋里,把那些墓土和成泥巴,倒了一点乌鸦血,又烧了些纸钱拌进去。

    看我像和面一样在那里和泥巴,李麻子打趣道:“张家小哥,玩得挺开心啊,有没有找回童年的感觉啊?”

    “胡说八道,我小时候哪玩过泥巴,每天爷爷都叫我在家里念书。行了,你俩把手洗一下,过来帮我捏泥人!”我对李麻子和尹新月说道。

    墓土只有一桶,我叫他们不要捏太大,随便捏个小人小马,不追求形似,只要神似就可以了。

    另外,捏好之后千万不要放在太阳底下晒,要放在屋里自然阴干。

    尹新月捏得很认真,也很好看,李麻子捏的实在太丑了,跟后现代艺术品似的,我们忙活了半天,累得腰酸背痛,只弄出来一百多个。

    “这都四点了,还有这么多呢,张哥!”尹新月一阵苦恼。

    我用手背擦擦脑门上的汗:“你去找徐组长,叫他带几个道具组的小伙子过来帮忙。”

    我想道具组的人,手艺一定很好,尹新月答应一声出去了。忽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她急匆匆地跑回来:“张哥,不好了,外面出大事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