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四百四四章 宋忠之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四四章 宋忠之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摇摇头说这只是刚开始,今天咱们激怒了那阴灵,对方肯定会不死不休的!如果不除掉它,它会一直缠着宋忠,直到把宋忠折磨死为止。

    “不过你也不要担心,我会帮忙帮到底的。”

    怕老板娘害怕,我又补充了一句。

    老板娘连连道谢,坐在床边忧心忡忡的替宋忠擦拭着脸上的污垢。

    我一边吃面,一边认真的打量起老板娘,这才发现她是一个很有韵味的女人,眼睛大大的有点像许晴,属于比较耐看那种。

    过了一会她抬头发现我正盯着她,脸颊浮现出一抹绯红。我尴尬得笑了笑,问她和宋忠是怎么个情况?

    没办法我也是普通人,有八卦心理。

    “还能啥情况?搞破鞋呗。”老板娘点了根烟,边吸边跟我讲了起来。

    原来她和宋忠是青梅竹马的一对,从小就喜欢对方。可后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老板娘的父亲嫌宋忠家穷,强行把她许配给了村长的儿子,宋忠只好娶了一个不爱的女人。

    后来老板娘的丈夫死了,两个人才死灰复燃。

    我听得一阵唏嘘,莫非这就是所谓的有"qing ren"终成眷属?

    或许吧!毕竟在宋忠面临死亡的时候,陪伴她的不是结发妻子,而是这个老"qing ren"。

    我注意到老板娘似乎特别厌恶自己的丈夫,甚至提到他死的时候都是一笔带过。我想其中肯定有隐情,却也没有问得太深。

    老板娘说完自己,又说想听听我的故事。

    “我啊,我就是一个商人。”我苦笑一下,跟她讲了讲自己与伊新月的故事。

    可能是受老板娘爱情的感染,我发现自己前所未有的思念伊新月。

    我们俩守着宋忠聊了半天,这期间他没再发疯,一直处于沉睡状态。后半夜的时候李麻子打来电话告诉我他已经买好东西回来了,问我在哪里?

    在屋里憋得太久,我正想出气透透气,就主动来村口接他。

    这小子听到我在老板娘家待了半夜后,立马露出了猥琐的笑容:“张家小哥,熟女的味道咋样啊?”

    “你自己闻去。”我打了他一巴掌,问他东西齐了没。

    李麻子做了个ok的手势,我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左右一看却发现只有他自己。

    “余华回家了?”我纳闷的问道。

    “那可不,一到市里就走了,生怕我再让他跟着。”李麻子满脸的不屑。

    我说人家只是普通人,经不住吓,这样已经够意思了。

    和李麻子边扯淡边往村里走,由于见过阴灵,我心里也没那么恐惧了。此刻月光洒下,我心情难得的好了起来,脚下的步伐也慢了许多。

    没想到我还没完全沉浸进夜色之中,老板娘家中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

    “坏了!”

    我猛地加快脚步,猜测可能那阴灵又上了宋忠的身。等靠近小卖部的时候,我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心里顿时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大师,大师你可来了!呜呜呜。”

    老板娘看到我,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我跨过她直接朝床上望去,赫然发现宋忠的脑袋不见了。

    鲜血染红了整张床,那些还没有凝固的血液正往地上流。

    李麻子‘妈呀’叫了一声,躲在角落。

    我缓了缓神,问她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我不知道,你走了以后,我见他暂时也醒不来就上了趟厕所,回来他就这样了……”

    说到这老板娘抽搐了几下,两眼一翻便晕了过去。李麻子赶紧上前扶起她,还趁机在她胸脯上摸了摸。

    我皱着眉头打量起四周,发现这屋里根本就没有阴气。宋忠的脑袋很可能是被人砍掉的,想到这我猛然走到柜子前打开门,发现里面满是血迹。

    “追不追?”

    李麻子过完手瘾后凑上前,看着柜子后面的窟窿问道。

    “没有意义了,宋忠一死咱们的线索也就断了。只能亲自去博物馆了,唉!”

    我叹了口气,巨大的挫败感涌上心头。这可是鲜活的一条生命呀,如果t恤男来处理的话,或许宋忠不会死。

    退一步来讲,如果刚才我能够多上心,不去接李麻子,他也不会死。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这就是命,该死的人是留不住的,就像楚楚!”李麻子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别自责。

    我点点头,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不过李麻子既然提到楚楚,说明他已经彻底从那段伤痛中走了出来,对此我还是很高兴的。

    宋忠死了,其实我们没有留下的必要,但考虑到老板娘与宋忠的关系,我还是选择留下来帮她一把。否则她肯定会吃官司,还要遭受宋忠家人的报复!

    后半夜我睡不着,想了想给t恤男打了个电话,本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没想到电话还真的接通了,t恤男冷冰冰的问我怎么样,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我将情况如实跟他说了一遍,接手过这么多生意,还是头一次连阴物都没看到,就在自己手里死了人。

    “你的方向偏了……”

    t恤男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开口道。

    我问他什么意思,他冷冷的问道,是不是确定这死去的五个保安都跟阴物有关系?

    我听后一愣,猛然反应过来!宋忠压根就不是阴灵杀的,他是被人为杀害的,而且杀他的很可能就是那个神秘的雨衣男。

    否则,他为何会在最关键的时刻,出手激怒阴灵呢?

    如此说来,前面的四个保安极有可能也是人为杀死的。

    挂断电话后我赶紧拉起熟睡的李麻子,问他有没有注意余华往哪里走了。

    “我哪知道余华去了哪里,他到了沈阳就打出租车回家了呀。”

    李麻子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张家小哥,你不会怀疑他吧?”

    “跟我来!”

    我拽着他跑到村口的位置,拿手电筒往地面一照,发现除了我们的轮胎印外,还有一条其它车的印记。

    “他娘的,这不会是余华坐的那辆出租车吧?”

    李麻子边说边蹲下,仔细的观察起轮胎印。我阴着脸说别看了,不会有别人来的。

    大晚上的谁会来这破落的小山村?而且又恰恰在我跟老板娘去坟场的时候。

    那雨衣男八成是余华,否则他没必要从头到尾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用肢体语言与我交流。

    李麻子听我说完,骂骂咧咧的说别让我再见到那孙子,不然非把他打出屎来不可!

    我说你别冲动,事情到了这一步咱们只能依靠余华,好在咱们已经知道他的底细,而他还不清楚自己已经暴露。

    我们到时候见招拆招就是了。

    “我知道,我就是气不过,多好的小寡妇,这下又彻底成寡妇了……”李麻子愤愤的说道。

    我听完乐了,赶情他这么激动不是因为死了人,而是心疼老板娘。

    这倒是符合他的性格。

    第二天早晨,等老板娘醒过来后,我问她宋忠假死的事情还有谁知道?他的坟墓安放在了哪里。

    “老宋为了活命,给自己办了一场真葬礼,全村人都以为他死了,只有我和他的家人知道底细,因为是假死所以也没挖坟墓。”老板娘红着眼睛说道,大眼睛高高的肿了起来。

    我听后不由皱起眉头,如果看到宋忠的尸体,他老婆执意要闹大的话,事情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

    好在老板娘告诉我,宋忠的老婆早就知道他们的事情,也默许二者的关系。

    这让事情简单了许多,趁着天还没全亮,我就让她领着我们赶到了宋忠家。

    宋忠老婆长得一般,是个虎背熊腰的典型东北老娘们儿,听到宋忠被人砍掉脑袋后嚎啕大哭起来。

    但她即便再伤心,自始至终都没有对老板娘说过一句难听的话,更没埋怨我们。

    只是边哭边说这就是命,这就是命呀……

    有了她的张罗,村民们很配合的将宋忠的尸体收好,安葬。

    在坟圈子中,两个女人相互搀扶,一个比一个悲痛欲绝。

    我不由的佩服起宋忠来,能牢牢抓住两个女人的心。

    鉴于宋忠死无全尸,村民们将他安葬好后就匆忙离去。

    据说这是当地民俗,认为死无全尸的人怨气冲天,只能由家人在坟圈子里祭拜。

    事情结束后,我再次向她们道歉,尤其是宋忠的老婆。

    她家里还有一对儿女,没了男人接下来的生活会很艰难。

    我拿出身上所有的钱递给她,她坚决不要。反而祈求我一定要抓住背后的凶手,不要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放心吧,大嫂!”

    面对如此坚毅的妇女,我由衷的冲她鞠了一躬,随后示意李麻子离开。

    这时,老板娘突然叫住我,说想起一件事来。

    “老宋清醒的时候曾经告诉我,这是一个阴谋!还说令他们恐惧的东西,其实是一张单子。”

    “什么单子?”我紧张问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