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四百三九章 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三九章 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王叔显然不想让这面镜子摆在自己家里,而它又太过诡异,我始终捉摸不透。

    想来想去,我决定带着这面镜子回武汉。

    不过天色已晚,今天肯定是没办法动身了,我派李麻子出面,和王叔商量了半天,又是好话又是恳求,最后王叔才答应我们只能在这里住一宿,明天一早赶紧滚蛋!

    晚上的时候,李麻子看着那面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镜子,好奇地说道:“这镜子真这么神奇吗?弄得我心里痒痒的,好想打开来看一眼。”

    我冲他哼了一声:“你最好管住自己的手,不然你连那张丑脸都没了……”

    或许是想到了村长家的小梅,李麻子吓得咧了咧嘴,绝口不提看镜子的事儿了。

    当晚我睡得很不踏实,白天那场大火又在眼前烧了起来,赤红色的火焰中,我仿佛看到一个女人的灵魂在不甘的挣扎着。

    等等,那具骸骨的双手成交叉状摆在胸前,明显就是一个束缚的姿势。

    难道……

    我顿时产生了一个不好的念头。

    铜镜无论去了哪里都会回到棺材里,如果不是因为它有自我的意识,而是因为某种束缚呢?

    铜镜一旦离开这种束缚就会变得无法无天,剥人脸皮,但只有在棺木里的时候,它才会老老实实。

    它一直在诱惑人把它带走,它想逃离那口棺材。

    我们根本不是在收服它,反而帮助它逃脱了束缚!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从炕上坐起,身边的李麻子和赵武阳睡得正香。我往放着铜镜的方向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我的外套软绵绵地搭在那里,镜子却已经不见了。

    不好!它肯定又去找其他人了。

    我想都没想地踢醒了李麻子和赵武阳:“快,快起来!镜子不见了……”

    李麻子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镜子,什么镜子?”

    赵武阳却是反应极快:“不见了,怎么又不见了?”我们俩急忙套好衣服冲出了房门,想都没想地直奔疯姑娘的屋子。结果疯姑娘完好无恙地睡在炕上,屋子里也没有铜镜的影子。

    铜镜并不在这里。

    我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走,赶紧去老吴家!铜镜肯定去找小丫头了。”

    我们在半路上正好碰到了拿着手电筒往这边跑的老吴两口子,他们一见到我,立刻哭丧着脸说道:“小丫头又不见了……”

    小丫头也不见了。

    “快,赶紧让村子里的人帮忙找!一定要小心,小丫头现在很危险!”我大声叫道。

    很快,睡梦中的村民被召唤起来,一起拿着手电筒漫山遍野的寻找小丫头。我和赵武阳的第一反应就是去禁区的那个荒坟看一看,结果那里除了孤零零的坟墓和墓碑之外什么都没有。

    如果这个墓碑没有风化得这么严重,说不定就可以看到墓主人的名字,我就知道这座墓里到底葬着谁了。

    赵武阳显得很是不安:“你说小丫头会去哪儿呢?她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而已……”

    他的话让我立刻冷静了下来。

    不是小丫头要去哪儿,而是那面铜镜要去哪儿,小丫头的思想早就被铜镜左右了。

    我看着赵武阳认真地想了想:“你还记得当天到无盐村时,拖拉机把我们放下来的地方吗?”

    “你是说……”

    “嗯。”我点点头:“铜镜一定想离开这个地方,它想要更多的脸,只能去人多的地方!”

    我和赵武阳想都没想,赶紧原路折返回来,在村里遇到了紧张的李麻子,我也没时间和他解释,拉着他就往村头的方向跑。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快到拖拉机把我们放下的地方时,我远远看到前方有一个模糊的瘦小身影。

    正是小丫头!

    我顾不得累,急忙追了上去:“小丫头!”

    前方的身影忽然停住了脚步,她慢悠悠地转过脸,果然就是老吴家的小丫头。只不过她目光呆滞,像是一个被控制的木偶,没有指甲的双手正好捧着那面铜镜。

    清冷的月光当空照下,我惊奇地发现,镜子里竟然有一个穿着古装的女人,正眼含怨恨地盯着我。

    她整张脸血淋淋,无限凄厉。

    镜子里的女人,竟然诡异地笑了:“我不叫小丫头,我叫夏迎春。”

    夏迎春!

    我吓了一跳,如果不是身后跟着李麻子和赵武阳壮胆,这会儿我肯定已经坐在了地上。

    不过冷静下来之后,我立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那座墓根本就不是钟无艳的,而是夏迎春的墓穴。

    作为钟无艳的情敌,难怪她会那么的恨钟无艳这个名字。

    之前开棺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当时没觉得什么,现在才反应过来。

    历史上的钟无艳身材魁梧,骨骼应该和男人一样,但棺木里的枯骨却瘦小羸弱,怎么可能会是钟无艳?

    “你听过我的名字吗?”镜子里的女人娇滴滴地问道。如果不是她那张脸太过血腥可怕,单听这声音,还是很让人想入非非的。

    “当然听过。”我点点头,脑海里飞快想着对付她的办法:“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嘛!”

    “放屁!”夏迎春厉声喝道:“为什么要把我和那个贱女人相提并论!她有什么聪明的?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不知道她聪明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卑鄙的心!”

    她的声音异常凄厉,显得又是怨恨又是不甘。

    就算是情敌,也不至于恨成这样吧?

    我看着她血淋淋的脸,忽然有个念头浮上心头:“你的脸,该不会就是……”

    “没错。”夏迎春咬牙切齿地说道:“钟无艳这个贱人,她自己长得丑,得不到齐宣王的宠爱,竟然妒忌起我来了。趁着齐宣王不在的时候,她以皇后的身份命令侍女剥掉了我的脸……宣王看到我变成这副模样,怎么可能会再宠爱我?立马吓得将我活埋。都是钟无艳这个贱人!是她把我害成这样的!凭什么我的脸不在了,她的脸还在?你们的脸还在!把我的脸还给我!把你们的脸给我!”

    夏迎春在镜子中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