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四百三五章 当年真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三五章 当年真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村长一句话说不出来,急得满脑袋都是汗,只是不住地摇头。

    再这么刺激下去,我估计好好的一个人得要被逼疯了!

    我当下拨开众人大声喊道:“大家都先安静下来,让村长说清楚。”

    立刻有村民不满地嘀咕起来。

    “你是谁啊?这是俺们村子里的私事,和你一个外来人有啥关系?”

    “他说他是个什么阴物商人……”

    “嘘,别惹他!我看他挺神的,你要是得罪了他,以后肯定没好日子过。”老吴劝那个村民说道。

    话音一落,果然没人再议论了,连带着看我的眼神都变得十分敬畏。

    我示意大家坐下来,又让李麻子搬了张凳子给村长。

    “村长,你们无盐村这些年来接连不断的发生怪事,全都是禁区的那座坟引起来!想要彻底解决麻烦,不让悲剧发生,你就必须得把真相跟乡亲们讲清楚。”我正义凛然地说道。

    村长望着我沉默了好长时间,终于长叹了一声说道:“小伙子,你猜的没错,当年我的确盗过那座墓。那几年闹自然灾难,地里颗粒无收,整个村的日子都不好过。有一天我去别的村子开会,回来的时候听两个外乡人谈论盗墓的事情,还靠这个发了家。我就想,我们村子后面那座大坟里会不会藏着什么宝贝?下了决心以后,我说干就干。那个大坟毕竟在禁区里,我不敢和别人说,就叫上了大儿子,打算趁着天黑把坟挖了,收拾点值钱的东西换粮食。结果商量的时候,却被小梅听见了,她一点都不觉得害怕,反而觉得特别好玩,就偷偷带着疯姑娘看热闹来了。我和大儿子整整挖了一夜,然后撬开了棺材。”

    “里面都有什么东西?”

    “肯定是金银珠宝了,不然你看村长家,能养得起两头驴吗?”

    村民们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地说道。

    村长仿佛没听到似的,继续说道:“棺材里除了一面铜镜和一堆小的陪葬品之外只剩下一具枯骨。我和大儿子第一次干这种事,挺害怕的,就只拿了几样东西。谁知道这时候小梅就带着疯姑娘过来了。她看中了那面镜子,说什么都要要,我拗不过她,心想反正也不值什么钱,就拿出来给了小梅……”

    没等他说完,老乡已经在一旁愤怒的咆哮道:“我家的疯姑娘是咋回事?她为啥会疯?”

    一旁有村民插嘴道:“那还用说?肯定是村长不想被人知道盗墓的事情,所以吓唬了疯姑娘,疯姑娘当时年纪小,哪受得了这个,麻利的就疯了……”

    老乡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怒吼着就朝村长扑了过去:“你个黑了心的狗村长,枉我这些年把你当成个人看!你竟然把我好好的一个姑娘害成了这样。”

    两个人扭打在了一起。

    村民们急忙上前拉架,将老乡和村长分开了。

    村长衣服被扯得不成样子,鼻子不住地喷着鲜血。

    有人劝老乡道:“王叔你先别急着生气,村长家的小梅不也失踪了吗?说不定另有隐情呢。”

    我在一旁看着好戏,这才知道老乡叫做王叔。

    王叔喘着粗气,凶狠地瞪着村长,那样子似乎在说,如果村长不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他就上去拼命。

    村长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疲惫不堪地说道:“其实我家小梅没有失踪。”

    “啥,那人呢?”村民们惊讶的问道。

    村长用袖子擦了擦鼻血,转身走到一间紧闭的泥房子前说道:“小梅,你出来吧。”

    很快,一个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身影就走了出来,从她出来的那一瞬间开始,整个院子变得出奇的安静。甚至连呼吸声都弱了。

    但见她身材高挑,头发枯黄稀少。最恐怖的是那张脸,像是被火烧过似的,满是狰狞的伤疤,嘴角还缺了一块,看的我一阵毛骨悚然。

    村长指着她说道:“这就是我家小梅……”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有人甚至擦了擦眼睛。

    我虽然吃惊,但却立刻反应过来。

    小梅因为照过了镜子,所以也被剥下了脸皮!

    村长说道:“当时我和大儿子为了不被人发现,将棺盖重新盖好,重新掩埋。谁知道就在这时,我听到远处传来小梅的一声惨叫,等我和大儿子赶过去的时候,小梅已经血淋淋的昏死过去了,一旁的疯姑娘却瞪大了眼睛,什么都不会说了。我当时吓得六神无主,以为得罪了鬼神,报应在了小梅的身上。大儿子跟我说,那面铜镜有点儿古怪,叫我赶紧埋了。我偷偷摸摸把小梅带回家,知道她这幅样子出门肯定会被当成妖怪,就把她彻底的藏了起来。小梅也受到了惊吓,从那天开始就不会说话,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众人面面相觑,都没了声音。

    王叔也傻住了,万万没想到自己女儿发疯,还会牵扯出这么多的事。

    村长后悔的说道:“从坟里盗出来的东西我让大儿子出去卖了,总共也没换回多少粮食。那几年家家日子不好过,你们都来我家借米借面,你们以为我家的米面是怎么来的?就是靠那笔钱维持的。没过一年,我大儿子上山时不慎跌下来摔死了,撇下我孤苦伶仃的带着小梅过日子。”

    大家再看村长的眼神,明显变得同情起来。

    “当时那面铜镜,你是怎么处理的?”我认真地问村长。

    村长想了想说道:“按照我大儿子的意思,就地挖了个坑把它埋了。”

    我不禁皱起眉头,那镜子是怎么回到棺材里的?

    想到张庆海临死时的手势,我忽然间打了个寒颤。

    难道说那面铜镜有自己的意识?每当它剥掉一个人的脸皮之后,就会自行回到棺材里。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次的阴物可就有点儿棘手了……

    村长打量了我几眼:“小伙子,我的话已经说完了,该轮到你了。”

    他这么一说,大家立刻把目光都聚集在了我身上。

    我轻轻咳嗽了一声:“不瞒你们说,上次来这里旅游的四个年轻人,除了我身边的赵武阳,其余三个都被剥掉了面皮,原因也是一样,他们照过那面镜子。所有的问题都集中在那面镜子上,想要解决这一桩桩怪事,必须得处理掉那面镜子。”

    “你说什么?”村长吓了一大跳:“他们又盗了那个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