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四百三零章 下一个就是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三零章 下一个就是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和李麻子出了张庆海家,随手关好门问道:“要不要报警?尸体一直扔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

    李麻子白了我一眼:“管闲事上瘾了是不是?你操那个心干什么,他又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有家人有朋友,到时候联系不上他,自然有人着急上火。你报警,警察问起来咱们怎么说?你可别忘了,能进这扇门,全是靠我的手艺,你想大义灭亲,亲手把我送进去啊?”

    我就说了一句,他啰啰嗦嗦讲了一堆大道理。

    我叹了口气,还是决定算了。

    出了张庆海的小区,赵武阳坐在路边缓了半个小时,期间又吐了两次,脸色铁青,状态十分不好。他虚弱地看着我,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张庆海也出事了,而且按照时间来看,他死在薛鹏和肖思思出事之前,这是不是说,所有去了无盐村的人都会遭遇不测?下一个会不会轮到我?”

    我冲他摇了摇头:“这件事应该和你没什么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呢?”赵武阳失魂落魄地说道:“我也去了无盐村……我当初就不该跟着去的,都怪我!”他说着,竟然扇了自己一巴掌。

    好在他受到的惊吓不小,手脚无力,这一巴掌轻飘飘的,没多大力气。

    李麻子在一旁噗嗤一声就笑了:“怎么个意思?自残啊,你要是想挨打,我可以代劳,这个算免费赠送,不收费。”

    什么时候了,他还有心思开玩笑。

    我一脚把他踹到一边去,蹲下来苦口婆心的安慰赵武阳:“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复杂,你还没看出来吗?之所以张庆海、薛鹏和肖思思会出事,完全是因为他们照过那面镜子。”

    “镜子……”赵武阳浑浊的眼神里终于露出了一抹光彩。

    我点点头:“你从头到尾都没有碰过那面镜子,所以什么事儿都没有。否则的话,你现在怎么会平平安安的在我们面前说话呢?”

    赵武阳明显松了口气,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的抓住了我的胳膊:“你没有骗我吧?”

    我冲他笑笑:“你不相信我吗?”

    “我相信,我相信。”赵武阳不住地点着头,眼睛都红了:“我就是因为相信你,才会把事情的始末都告诉你的。我一直都相信你……”

    李麻子在一旁哼了一声:“那个什么,友情提示一下,老子才是高人。”

    我懒得理他,拍了拍赵武阳的肩膀道:“所以你不用担心自己会成为下一个受害人。”

    赵武阳连连点头:“那我就放心了,这件事儿也该了结了吧?我以后再也不出去旅行了,这辈子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家,离那些危险的事情越远越好。”

    我脸色有些凝重地看了他一眼。

    赵武阳脸色微变:“怎么,还有什么变故吗?”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明显抖了起来,显得十分紧张。

    “刚才我在张庆海的屋子里找了一圈,没发现那面镜子。”我不打算瞒他,如实地说道:“这面镜子太危险了,如果落到别人的手里,可能会引起很大的灾难,所以必须要找到它才行。”

    “找镜子。”赵武阳浑浑噩噩地看着我:“去哪里找?”

    “去它出现的地方!”我沉默了半天说道。

    赵武阳看我的眼神只剩下了三个字:你疯了。

    我冷静地跟他分析道:“这面镜子如果落到别人的手里,所有照过镜子的人都有可能被剥掉脸皮,这面镜子所带来的灾难,远远超乎你的想象。”

    赵武阳瘪了瘪嘴,说了一句关我屁事。

    我好笑地对他道:“这件事儿虽然是张庆海引起的,但你也是参与者之一。你虽然不会成为镜子报复的对象,但是那些因为镜子被剥掉脸皮的人怨气太重,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本来就惊慌失措的赵武阳被我这么一吓唬,顿时一脸的惊恐,他紧张地看着我:“那怎么办?怎么样才能消除他们的怨气?这件事儿和我真的没有关系,我……我是无辜的。”

    李麻子在远处一边悠闲地抽烟一边插嘴道:“所有帮凶都觉得自己是无辜的。”

    “我不是帮凶。”赵武阳几近崩溃地说道:“我当时在好远的地方,我什么都没参与。”

    “现在说这些已经毫无意义,我们还是想办法把这件事解决吧!最好的方法就是你带我们再去一趟无盐村。”我说道。

    赵武阳慌乱无措地说道:“还要回那里?那面镜子已经被带出来了,回那里有什么用?要不……我们还是去张庆海的家里仔细的搜查一遍吧,或许是我们忽略了哪里呢。或许他的房子里有暗格或者密室之类的。”

    赵武阳的话开始迷糊起来。

    李麻子抽完了烟,凑过来道:“你以为这是拍电影呢?还暗格密室,你脑子是不是上锈了?”

    赵武阳的精神就像一根紧绷的线,我很怕他随时都会崩溃,闻声急忙将李麻子赶到一边去,我继续和赵武阳说道:“你刚才不是说相信我吗?你放心,这种事情我经历的太多了,比这更可怕的也见过许多次,你不用担心,我保你平安。”

    或许是我的语气太过坚定,或许是我的男主角光环太过强大,总之赵武阳居然在我说完这番话后冷静了下来。

    我决定再给他来一剂强心针:“而且你不是说自己太没有主见吗?你真的想一辈子都这样庸庸碌碌的活下去?或许经过这件事儿之后,你会发现自己有了变化呢。”

    赵武阳想了想,终于坚定地点了点头:“好,我相信你,我带你去。”

    我当即用手机查询了一下机票的信息,结果最早的一趟航班也是明天上午的,今天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出发。许多事也不是着急就能解决的,我只好对赵武阳道:“咱们明早在机场会合……”

    没等我说完,赵武阳急忙结结巴巴得到:“那个……高人,我今晚能不能在你店里睡一晚?”

    啊?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我不是害怕,我就是有点儿担心。”赵武阳胡乱想着借口。

    李麻子适时地插嘴道:“行了,别解释了。你就是害怕,挺大个老爷们,胆量还不如个娘们。”

    我心想张庆海的死相的确有些恐怖,连我这种久经沙场的老鸟都有些受不了,以赵武阳的性子,这一夜还不得被折磨疯?

    算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谁让我心地善良呢?

    我勉为其难地点点头:“行,不过晚饭你来做。”

    赵武阳很痛快地答应了。

    这下可好,本来就一个李麻子蹭饭,现在又多了一个人,我家的米缸肯定要跟我抗议了!

    当晚,赵武阳在我店里对付了一夜,第二天上午我们出发登上了前往山东的飞机。根据赵武阳的记忆,我们又改乘了火车、大巴,最后在一个鸟不拉屎的荒山野岭下了车。

    环视四周,完全没有人家。

    李麻子傻了眼,指着赵武阳道:“你丫不会是人贩子吧?处心积虑的就是为了把我们两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哄到小山村卖给老寡妇,是不是?”

    赵武阳着急地四下环顾,完全没有理会他的话。

    我拍了拍李麻子的肩膀:“就你这长相,真有寡妇能相中?”

    我和李麻子正开着没营养的玩笑,远远开过一辆拖拉机。赵武阳急忙拦了上去,和司机表明我们要去无盐村,问顺不顺路。

    拖拉机的车斗里满是秸秆,司机嫌麻烦不想拉。赵武阳急忙把自己手腕上的手表摘了下来:“你送我们过去,这块表给你。”

    司机这才乐呵呵的同意了。

    在路上颠簸了近两个小时,司机把拖拉机在路边停了下来:“你们顺着这条道往里走吧!我不是这个村子的,就不往里面进了。”

    李麻子一听,立刻就不高兴了:“你这人怎么说话不算数,不是说好了送我们去无盐村的吗?你还想不想要表了。”

    司机的口气非常坚定:“你爱给就给,不给我也不抢。你们下车自己走吧,反正无盐村我是不会去的。”

    看来这个无盐村一定有什么古怪!

    我急忙装好人的把手表塞到他手里:“谈好的条件,怎么能说变就变呢。这位大哥一看就是好说话的人,如果不是有特殊情况,绝对不会把我们放在这儿的。”

    司机听我这么说,脸上闪过一抹憨厚的笑意:“你这老弟有点儿意思。”

    我顺势从李麻子的口袋里掏出烟递了过去。

    司机也不跟我客气,点燃了一根,也不急着走,和我话起了家常:“老弟,我看你们这打扮不像无盐村的人,到这里干啥来了?”

    我笑着回答道:“我们是在网上看到这个无盐村的消息,说这里是个世外桃源,风景美的不得了,闻名不如见面,正好趁着有假期,我们就过来见见世面。”

    听我这样说,司机顿时露出一脸的不屑:“呸!无盐村鸟都不拉屎,哪有什么风景啊,你们肯定是被人给骗了。老弟,我看你还挺忠厚的就实话跟你说,这无盐村可古怪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