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四百二八章 剥皮事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二八章 剥皮事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赵武阳点了点头:“我这个人最没主心骨,他们俩都去了,留下我一个人不害怕吗?所以我也跟着去了。”

    赵武阳委屈的低下了头。

    我实在不太会安慰人,想了想只能尴尬地对他说道:“茶凉了,我再给你倒一杯。”

    赵武阳感激地向我道谢,然后说道:“我们很快就进入了禁区,然后看到了一座荒坟!那座坟很大,要四五个人手牵手才能抱住,坟头全是荒草,不知道荒废了多少年,墓碑上一个字都看不清。”

    我说道你胆子也不小啊,冒冒失失了进了人家禁区,还嫌人家墓碑上的字看不清楚。

    赵武阳仿佛又回忆起了当时的场景,神色无比的紧张:“我虽然是医生,但我很怕死人,所以我选择了牙医。一看到坟墓,我立刻就不敢往前走了。我问张庆海到底是什么意思?张庆海神秘兮兮地对我和薛鹏说,他最近一直在搞一个盗墓题材的画册,不过他找了几个老盗墓人搜集素材,结果人家要不就是闭门谢客,要不就是随便扯几句了事。张庆海觉得他们完全就是在搪塞自己,所以他决定自己盗一次墓,体验一下盗墓的感觉,这样画出来的东西会比较真实!”

    这不是真实,而是疯了。

    赵武阳告诉我,当时张庆海和薛鹏都有些小兴奋,还商量着盗出来的宝贝对半分。不过张庆海似乎是早有预谋的,因为他竟然从背包里摸出了一把工兵铲!

    两个人很快就挖了起来,赵武阳当时觉得害怕,又不敢一个人走,只能躲在远处看着他们,他们整整挖了一个晚上,一直到天亮才传来了惊喜的声音。

    “他们开棺了?”故事到了最紧张的时刻,我的口气也不免认真起来。

    赵武阳点了点头:“开了。张庆海不知道从哪听来的一套歪理邪说,说是开棺之前要点一根蜡烛,如果蜡烛灭了,那么棺材里的东西是不能碰的。他从老乡家偷了半截蜡烛点上了,和薛鹏两个人合力把棺材撬了开来。”

    “里面有什么?”我问道。

    赵武阳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当时我在很远的地方,不敢凑上去看。只是远远地听他们念叨着发财了发财了,张庆海那个人挺有意思,我本以为看到陪葬品之后,他会因为分赃不均闹矛盾,没想到他真的分给了薛鹏很多陪葬品,自己只拿了一面镜子。后来薛鹏偷偷告诉我,那面镜子非金非银,应该是面铜镜,很多地方都生了锈,根本不值什么钱的。他说那句话的时候,显得得意洋洋的,显然是把张庆海当成了不识货的傻子!但我觉得他小瞧张庆海了,张庆海绝对是聪明绝顶,从张庆海的表情里,我甚至觉得他把我们骗到这里就是为了得到那面镜子!”

    镜子?

    难道这次的事情和镜子有关?我很快捕捉到了一个关键点。

    赵武阳继续说道:“当时,我越想越觉得张庆海可疑,等我们买完药回到无盐村后,恨不得立马就回去。老乡问起来,张庆海绝口不提去了禁区的事,把陪葬品也藏得严严实实的。肖思思吃了药,第二天就好了,于是张庆海就提议离开,我当然想都没想就赞成了。结果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在肖思思的枕头下面发现了一样东西……”

    “是什么?”我问道。

    “一粒药。”赵武阳慎重地说道:“是她发烧的时候我们喂她吃的药,我当时觉得有问题,就把药偷偷藏了起来。回去的路上我因为有了芥蒂,所以特意离张庆海远远的,他也没工夫搭理我,和肖思思、薛鹏两个人说得不亦乐乎,还把镜子神秘兮兮的展示给两个人看。”

    赵武阳好像对这面镜子印象特别深刻,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提了不下十次。

    赵武阳说道:“我回到医院后,特意请一个化验科的同事帮我化验了那粒药,结果你猜发现了什么?”

    什么?

    总不会里面有毒吧?我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谁知道赵武阳居然点了点头:“那里面含有安眠药的成分,居然还有肉毒素,肉毒素这种东西可以让正常人高烧不断。药是张庆海带来的。这么一想肖思思高烧不退,根本不是巧合,而是张庆海一手策划的。我越想越觉得不对,觉得自己不知不觉就被他拉进了一个圈套里……”

    如果所谓的深山旅行都是张庆海事先布好的一个局,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只是为了那面镜子吗?我也不由得纳闷了。

    赵武阳忽然抬起头,盯着我的眼睛,认真地说道:“薛鹏那个人大手大脚,平时最爱花钱,他可能跟张庆海诉过苦。所以张庆海就利用了他急用钱的心理,把他带进了这次旅行,目的就是找个人帮忙盗墓。”

    我看了看赵武阳:“按照你这么说的话,老奸巨猾的张庆海为什么要把你拉进来呢?”

    “因为我是医生。”赵武阳很确信地说道:“他需要我配合着演完肖思思这场戏。他很了解我,自然也清楚我骨子里懦弱的那一面。”

    我点点头:“之后呢?你来这里找姓张的高人,不会就是为了调查张庆海的事情吧?那你应该去找私家侦探。”

    “不不不!”赵武阳连连摆手:“事情到这里才刚刚开始!你还不知道吧?咱们武汉市最近发生了两起剥皮事件,两个人的脸皮被歹徒活生生地剥下来了……”

    没等他说完,我已经拦住他的话:“那两个人,该不会就是张庆海和薛鹏吧?”

    赵武阳摇了摇头:“薛鹏确实在里面,但另一个人不是张庆海,而是肖思思。”

    “肖思思?”这下连我都愣住了。

    按理说,如果有阴灵通过阴物报复,也应该找开棺的人才对呀,肖思思当时还在村子里发烧,根本就没参与过盗墓,为什么会害她呢?

    我看了赵武阳两眼:“你确定吗?”

    “当然。”赵武阳脸色苍白的说道:“这种事情,如果不确定我敢和你说嘛?他们俩现在就住在我们医院里,现在医院里都传开了。不过因为这起案子手段太过血腥太过离奇,所以警方叮嘱我们在破案前得一直保密,因此消息才没有传开。”

    肖思思,肖思思……

    我默念了两次她的名字,这件事儿为什么会和她有关呢?

    我想了想,问道:“张庆海知道这件事吗?你之后有联系他妈?”

    “从无盐村回来之后,张庆海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彻底失去联系了。”赵武阳说到这,眼神中闪过一抹恨意:“出了这种事儿,我第一个就是给张庆海打电话,结果电话一直无法拨通,我去了他家两次,敲了很久的门也没有人应。这家伙不知道带着那面铜镜逃到哪里去了!你说他到底图什么,如果是图财,有比镜子更值钱的陪葬品,他偏偏不要,就拿了镜子,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镜子……

    铜镜。

    我眼睛忽然一亮,抓着赵武阳的胳膊问道:“你刚才说从无盐村回来的时候,张庆海曾经和肖思思、薛鹏两个人显摆过镜子是吧?”

    赵武阳点了点头。

    “那他们两个,都照过镜子喽?”

    “那是当然。”赵武阳说到这里,忽然张大了嘴,不敢置信地望着我:“你的意思是……”

    没错,看来这次的剥皮事件完全就是由镜子引起的。

    因为肖思思和薛鹏照过了镜子,所以他们的面皮被残忍地剥掉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第一个照过镜子的张庆海也肯定遭遇到了不测。

    只是他到底知不知道这面镜子的威力?他把人带到无盐村真的只是为了得到这面镜子吗?

    他又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这面镜子存在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