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四百二三章 请笔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二三章 请笔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立即开始着手准备,我将一支中性笔悬挂了起来,下面放一张a4纸,笔尖正好点在纸上。

    毫无疑问,我打算用请笔仙的方法来提问!

    但和一般人闲着没事找刺激玩的笔仙游戏不同,他们是随便拉个路人鬼来回答问题,而我则要提问某个特定的鬼。

    所以我在桌子外围用公鸡血画了一个圈,确保外面的东西进不来,里面的东西也出不去!

    完事之后,我把封印了推理作家冤魂的一次性纸杯搁在桌子上,焚上三柱檀香先让它吃饱,王旭看着我麻利地做这些准备工作,惊讶的说道:“新月姐姐说你是个古董商,古董商怎么会这些?”

    “这年头做什么不都要全能型人才?”我随口笑道,然后打开纸杯,一缕阴风便钻了出来,附在了那支中性笔上。

    我清清喉咙开始提问,先尝试一下问道:“你是谁?”

    中性笔唰唰地动了起来,写上作家的笔名,王旭看得目瞪口呆。

    我抽掉上面的纸,又塞了一张a4纸:“你那部推理小说《血色公寓》里的凶手是谁?”

    中性笔不动了,这种问题对方肯定不愿意立即回答,我跟它解释说要替他填坑,说他的思路太缜密,我们没有办法才来问他本人,希望他一定帮忙。

    作家终于被说服了,水笔在纸上缓缓地写下几个字:“三号房客。”

    “原来如此!”王旭激动的大叫出来:“对对,这才是最合情合理的结局,我全明白了!”

    “这样就行了?”我问道。

    “行了。”王旭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

    我的胃口也被吊起来了,叫他小说出了之后送我一本,王旭答应了。

    王旭说道:“张老板,你这招真是太神了,以后你要是有时间,把曹雪芹的冤魂也从阴曹地府请来,把《红楼梦》的坑给填了吧!”

    “拉倒吧,你这孩子真是异想天开,我去哪找曹雪芹的冤魂……”我噗嗤一声笑了。

    我准备把作家的冤魂送走,尹新月好奇地问道:“张哥,我从来没玩过笔仙,我也可以问问题吗?”

    “可以啊。”我点头。

    尹新月想了想问道:“笔仙笔仙,你觉得我漂亮吗?”

    等了一会,那支笔在纸上写了个“是”。

    我一阵好笑:“这算什么问题,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

    “那这个不算,我再问一个。”尹新月想了想问道:“谁害死你的?”

    报纸上说这名网络写手是因为生活压力太大自杀的,我猜他肯定会写下自杀两个字,然而那枝笔却写了一个名字:“威哥!”

    我和尹新月大惊失色,我连忙问道:“威哥为什么要害死你?”

    这一次笔却没有动,大概是不知道,于是我又焚了三枝香,把作家的冤魂送回一次性纸杯里了。

    万万没想到无意中的一次请笔仙,居然引出了如此真相,威哥一定是把笔分别卖给这些作家,害死一个人之后再收回来,转手再卖给下一个,难怪他会被冤魂穷追不舍!

    这在阴物圈子里是最丧尽天良的行为,要是放在我爷爷那个年代,早就被大能清理门户了。

    尹新月带着王旭离开后,我给威哥的几个熟人打了电话,打听他的下落,他们都说威哥好久没回家了,老婆也带着孩子回了娘家,店铺也关了,不知道跑哪去了。

    于是,我在圈子里放出消息,悬赏十万块找出威哥的下落,这次我豁出去了,不惜成本也要治治这个阴物界的败类!

    又等了一天,李麻子打来电话,说他找到孟冬野了:“张家小哥,你赶紧过来吧,这家伙快把自己写死了,我嘴皮说破了都不听。”

    “你等我一会。”我说道。

    我开车去了李麻子给我的地址,这片地段我比较陌生,跟路人问了半天才打听到招待所的位置。然后上了三楼,一个房间敞开着,里面传来李麻子的说话声。

    我进去一看,孟冬野蹲在一把椅子上,旁边放着输液支架,他一边吊葡萄糖一边码字,嘴里还叼着一根烟,熏得挤眉弄眼的。烟灰已经烧得快掉下来了,但他手指在键盘上敲打得飞快,连弹下烟灰的功夫都没有。

    看见孟冬野还活着,我松了口气。

    “你总算来啦!你看看这货,我才说他两句,差点跟我动手。”李麻子一脸的苦恼。

    “孟编剧,咱回去吧。”我劝道。

    “走开!不要妨碍我的创作热情,我还差二十万字就写完了,到时候我就把笔还给你……”孟冬野心不在焉的说道。

    “我实话告诉你吧,这剧本你写不完的。”

    “你少哄我,你不打扰我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孟冬野甩开了我的手。

    我哭笑不得,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跟这人也没法讲道理,直接绑走算了。

    这时,我闻到一股血腥气,四下看看,床单被子都很整齐,孟冬野这两天根本就没睡觉,地上也没有血迹,我抬头问李麻子:“你有没有闻到血的气味?”

    “有吗?”李麻子嗅了嗅:“我什么都没闻到!”

    “劳驾,把旁边的烟灰缸递给我。”孟冬野捏着烟头说道。

    我没多想,就伸手去伸旁边的烟灰缸,那烟灰缸是钢化玻璃的,很厚重,洗得也挺干净,可是伸手一摸却粘粘的,好像沾了什么东西,再一看上面都是血!

    我回头一看,刚才说话的李麻子和孟冬野都不见了,只有一个人趴在地板上,头上流了很多血。

    地上到处都是血,上面印满了我的脚印。

    而我手里那个沾血的烟灰缸显然就是凶器!

    我脑袋里嗡的一下,知道自己被陷害了,赶紧放下烟灰缸朝外面走,走廊另一头却突然上来两个警察喊道:“站住!”

    我心想这要是被抓,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于是拔腿就跑,两个警察就在后面拼命追赶。

    我跑出招待所,看见自己的车停在不远处,就朝那边走。突然一只手抓住我的衣领把我拽了回来,我看见李麻子站在那,而我旁边是条马路,一辆卡车正呼啸而过。

    要不是他把我拽回来,我险些就被撞死!

    回头一看,追赶我的两名警察也不见了。

    “张家小哥,你是不是撞邪了,喊你喊不住,直直地朝马路走?”李麻子神色恐慌的说道

    “你怎么在这?”我问道。

    “我怕你不认路,在这里等你呢,结果半天没等到。”李麻子道。

    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了,屋子里的情景、警察、车都是幻象,我被生花妙笔给耍了,但我摸到的血和趴在招待所地上的人是真的,那是孟冬野,他被人袭击了。

    “糟糕,快回招待所!”我大声叫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