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四百一五章 前人作孽,后人遭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一五章 前人作孽,后人遭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回家时,二蛋居然没睡,见我回来,连忙告诉我他爹不见了。

    而在看到李麻子背上的尸体上,二蛋顿时大惊失色,问我们是怎么回事?

    李麻子简单跟二蛋讲了一下情况,而我则朝放尸体的房间里走去。按照常理来说,死人是不可以再活过来走路的,而且还会哭会吃土,这太不可思议了。

    所以其中定然有问题,当我打开房间的门时,便闻到了一股香水的味道。这味道我闻过,是二蛋老婆身上的味道,因为那香水味很特殊,所以让我记忆犹新。

    就在我靠近床边的时候,一只白猫忽然窜了出来,速度飞快,直奔门口而去,我当时被吓了一跳,看着消失的白猫,不禁皱起眉来。

    我记得离开的时候,就提醒过二蛋,一定要将房门关好,不要放猫狗之类的小动物进来。可他倒好,竟然放进来了一只猫,这也就能解释李麻子二舅之前的行为了。

    人死之后,如果接触了猫狗,会有很大几率发生诈尸。再加上这具尸体受了阴物的影响,所以下意识的还会觉得自己活着,会继续跑去墓地吃土。

    只是我不懂,最后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为什么要冲我来掐我的脖子?我可什么都没做啊。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那个铜壶来,连忙在屋子里翻找,可屋子里哪还有什么铜壶,早已经空空如也。

    我急忙跑了出去,问二蛋那铜壶去哪了?他说就放在卧室呀,我还带去看,结果发现什么也没找着,刹那间也愣住了。

    “我去,你家不会进贼了吧?”李麻子感到难以置信,毕竟二蛋家的条件,就算是把门敞开,也不一定有贼来偷东西。

    我觉得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二蛋的媳妇,整个家里也就我们几个人,东西总归是被人给拿走的,所以也只有她嫌疑最大了。

    我告诉二蛋想跟他媳妇谈谈,二蛋先是有些犹豫,好半天才说让我明天再谈。

    李麻子也在一旁帮腔,说我一大老爷们深更半夜的见别人媳妇,成何体统?毕竟乡下人对这些还是比较顾及的,所以二蛋略微有些不高兴,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告诉李麻子说我要走,李麻子当时就蒙了,抱住我的大腿说道:“张家小哥,你可不能走啊,这事情不是还没完吗?你可以答应了要一查到底的,大不了两个青铜器都送你了。”

    我并不是为了钱,而是这件事现在已经是一滩浑水。我要是再留下来,恐怕会惹祸上身,说不定会把命搭在这里。

    可最终,我还是放弃了离开的念头。因为李麻子又放出了大招,一哭二闹三上吊。

    吃早饭的时候,二蛋的媳妇同样没有出来,是二蛋把饭送进去的,我也随着二蛋的脚步,一起进了房间。

    房间里散发着那熟悉的香味,这味道正和放李麻子二舅尸体的那个房间里的味道一模一样。

    “大师,你怎么跟着进来了?”二蛋纳闷的说道,但从他的语气之中,我隐约能感受到一丝恼怒。

    “我进来是想跟你媳妇说两句话,你应该不会介意吧?”我说道。

    也是在这时候,李麻子进了屋,将二蛋给叫了出去。二蛋本不想出去的,但他还是比较听李麻子的话,选择了出去。

    这样,房间里就剩下我和二蛋的媳妇,还有那个小女孩。

    二蛋的媳妇一脸谨慎,将小孩护在身后,死死盯着我。

    “咱们也不绕弯子了,你为什么要害他们一家?他们家世世代代都是老实的村民,这样做对你没好处吧?”我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二蛋媳妇沉默了很久,最终凄然的笑了笑。

    “看来你是知道了,对,一切其实都是我做的。我的目的就是要让他们家破人亡,为我的太爷爷报仇!”女人说完,两行眼泪就落了下来,再加上那可人的模样,我反而是手足无措了,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你太爷爷?难道是那位叫做钮钴禄的将军。”我不禁想起了铜壶上的文字。

    女人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他就是我的太爷爷,我太爷爷之所以落得惨死,就是拜他们李家所赐,现在我找到了李家的后代,一定要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这一来,我似乎明白了许多。

    那铜壶,其实并不是散乱在田地里的,而是女人故意埋在了李麻子二舅经常种田的地方,这才引发了后面的事情。

    “你这样做能得到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害死了一条无辜的生命。”我不禁暴怒起来,说真的,我最讨厌这种人了。

    “他们都该死,只有死才能还债!”女人的眼神之中,满是恶毒,她只想着报仇,却不知道她这也是在杀人。

    “哐当。”门突然被打开了,进来的是李麻子和二蛋。

    二蛋眼眶之中满是泪花,手都在颤抖,指着女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时那个对自己温柔体贴的老婆,却是一个杀人凶手。他带着略微颤抖的身体,一步步缓缓向那女人逼近。

    “你既然那么恨我们一家,那你为什么不对我下手?你直接对我下手啊,为什么要伤害我爹,你为什么……”

    二蛋的拳头高高举起,想要去打女人,可举着举着却又放下了。

    他下不了手,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

    我和李麻子觉得在场不太合适,便找了个机会偷偷溜出去了。这是他们的家事,我根本管不了,也不想管,所以我才想赶紧回去。

    因为在深思熟虑了一晚上之后,我已经将结果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那女人之所以不对二蛋下杀手,是因为她确实被二蛋的真诚所感动,想继续跟二蛋过下去。

    但她又不能违背家族的誓言,所以只能去杀二蛋的爹。

    我不想管,也是因为想到了这一层。本想着牺牲一个人,能够换来两个人未来的幸福也值了,但仔细想想,只要是谎言就会有戳穿的那一天,长痛不如短痛,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我让李麻子收拾一下,准备走人。李麻子显然没搞懂我什么意思,拉着我不要我走,还说青铜器都没有到手,这走了不就亏了吗?

    这一留,就让我看到了更悲剧的一幕,应该是对李麻子来说更悲剧的一幕。二蛋自杀了,那个女人也自杀了,双双搂在了一起。

    全部死了,为了所谓的复仇。

    之后,李麻子留下来办丧事,我则独自一人回了家。

    整个故事都充满了戏剧性,也让我对人生有了颇多的感悟。回家之后,我先将那两个青铜器在圈子里宣传了一下,很快便有买家找上了门来。

    最终以一百万的价格,卖出了这么一对古董。

    在卖出去的时候,我给买家讲述了这个古董背后的故事。

    清朝光绪年间,有一名叫做钮钴禄的武状元,虽然胸怀大志,但因为没有给一个李姓考官送礼,结果对方在皇帝面前将他贬低的一无是处。

    最终钮钴禄只获得了一个八旗将军的闲差,在边关守卫一座小城。

    然而李姓官员又看上了钮钴禄的妻子,使出了无数歹毒的手段,钮钴禄的妻子誓死不从,被李姓官员侮辱后杀死于井中。

    伤心欲绝的钮钴禄将亡妻就地埋葬,写了一百多份血书向皇帝伸冤,但全部被李姓官员拦了下来,还将钮钴禄贬为平民,没收了家产。

    钮钴禄在饥寒交迫中饿死,临死前叮嘱儿女立下毒誓,一定要杀光李家的后人报仇……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作孽后人遭殃。

    这本是一条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却还是有很多人不明白。

    如果当初李姓官员能够读懂钮钴禄的报国大志。

    如果钮钴禄临死前可以看开一切。

    想必二蛋夫妇会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吧?只是这样的画面,我永远都看不到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