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四百一三章 八旗将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一三章 八旗将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同时我也让二蛋去把媳妇接回来,媳妇和孩子回来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将那铜壶给带回来。

    在没看到铜壶之前,很多事我根本没法操办!

    二蛋倒是很听话,连早饭都没吃,便骑着他那辆破摩托车出门了。一去就是整整一天的时候,等他把媳妇接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这一趟也够久的。

    进屋以后,二蛋直接递给我一个包裹,那包裹挺大的,看二蛋满头大汗的样子,就知道这包裹不轻。我赶紧接了过来,差点摔了一跤,这东西死沉死沉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估摸着怎么也有个几十斤重。

    二蛋老婆带着女儿也进来了,本以为他老婆就跟农村妇女一样,黝黑苍老,土里土气。可我完全想错了,他老婆不但白,气质还不错,怎么看都像是个文化人,最多三十岁出头。

    长得也挺漂亮,完全可以用娇妻来形容了,卧槽,我还真是看走眼了,没想到这二蛋看似老实巴交,却有个这么俊俏的媳妇。

    而那个女儿,长得也一点都不像二蛋,皮肤白皙,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就有种莫名的舒服。这一家三口怎么看着都不和谐,要被外人见了,还以为二蛋是她们的佣人。

    “大师?大师你怎么了?”二蛋见我有些发愣,当即在我面前挥了挥手。

    “没什么。”我淡淡的摇了摇头。

    “你们聊吧,我先带女儿回屋了……”那女人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随后跟二蛋说了一声,便拉着女儿走了。

    “你看,表嫂还是这么害羞啊,见面招呼都不给我们打的。”李麻子笑道。

    大家闲聊了几句,我还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那件阴物上。

    我将包裹放在了桌子上,并没有急于打开。而是找来了一碗没用完的黑狗血,现在手上涂抹了一点,才缓缓的解开包裹。

    “张家小哥,你这是干嘛呢?以前也没见你把黑狗血涂手上啊,怎么的?玩出新花样了。”李麻子这时候还能说笑,我也是服了他了,当即白了他一眼。

    涂黑狗血是为了辟邪,这阴物既然能害死李麻子二舅,就能害死其他人,所以我得谨慎一点,防止阴沟里翻了船。

    黑狗血涂在手上之后,黏糊糊的,还有股怪味,但我也只能忍了。

    当我彻底打开包裹后,发现里面这个所谓的尿壶,可不是一个简单的玩意,如果我没看走眼的话,这东西应该是青铜器。

    青铜器是什么概念?商鞅时代,是青铜器的高产期,这玩意要是那个时代的话,怎么着也得有几百万,要是属于某个名人,说不定还有个一千万,光是想想我就流口水。

    只要是人,就一定会有贪念。我觉得这一单如果做成了,以后我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当我的小老板,不用再搅合江北张家和龙泉山庄的事情了。

    怪不得李麻子要跟我玩心机,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欣喜地看了李麻子一眼,李麻子也只能勉强笑笑,笑得比哭还难看。

    “大师,咱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是要把这尿壶拿去做法吗?需要什么材料的话我这就去买。”二蛋紧张的问道,他还真把我当成道士了,动不动就开坛做法。

    我跟他说不用做什么,先去把晚饭做了。

    把二蛋支开之后,我和李麻子便开始继续打量这件青铜器。说真的,这青铜器还真像是一个尿壶,怪不得李麻子他二舅会拿来当尿壶用。

    我小心翼翼的抚摸着青铜器的表面,发现上面刻着不少文字,不过每个字就跟蚊子那么大,密密麻麻的,没有放大镜的话根本看不清楚。

    “你看得懂吗?要不拿回去找个专家过过目。”李麻子说完递给我一个放大镜,我抬头微微一笑,这李麻子眼可真毒,我什么都没说,他就知道我想要什么了。

    我拿起放大镜研究起来,心中的喜悦瞬间消失殆尽。

    因为这铜壶的文字并不久远,不出意外都话,应该是清朝的东西!

    “怎么了,这东西有什么问题吗?”看到我的表情,李麻子也不淡定了。

    唉,这要是清朝的东西,那也就只能算是普通古董了,跟商鞅那个时代比可差远了,价格也不知道跌了多少倍,撑死了几十万封顶。

    我顿时有点垂头丧气,不过还是认真读起了上面的文字。因为这铜壶上生满了锈迹,所以很多字都看不清楚了,但我还是大概有了一个了解。

    这东西应该是一件陪葬品,墓主人是一个叫做钮祜禄的满清八旗将军。可能是因为当时的大清朝太过太平,所以他混了十几年都没被重用过,最终碌碌无为的回到家乡,含恨而终。他临死之前过的非常凄惨,把盔甲什么的都卖给了当铺,只为了换几个馒头,到最后连馒头都没得吃了,只能靠吃土填饱肚子,这铜壶就是随他下葬的唯一一件值钱的东西了。

    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后,我觉得这件事的疑点还是挺多的。我不懂这阴物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怨气?李麻子二舅只是当了尿壶而已,罪不至死吧?这不禁让我纳闷。

    本以为晚餐会很丰盛,却没想到只是一荤一素而已,素菜是丝瓜汤。

    荤菜是他们自家的腊肉,那腊肉味道还不错,就是肉太干太硬了。

    吃饭的时候,也只有我们三人在外面吃。二蛋单独盛了两碗饭,送到房间给他的老婆女儿。

    看到这一幕,我特别好奇,为什么吃个饭还要藏着掖着,是怕见到生人吗?我总觉得那个女人不简单,具体为什么,又说不上来。

    吃完饭后,我和李麻子简单的整理了一下便出发了,这次还是没有带二蛋。二蛋是一个门外汉,去了也是白搭,还不如在家陪着老婆孩子呢。

    出去之后,李麻子便问我下次能不能别晚上出动,白天不行吗?

    我只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白天去挖坟,是想被乡亲们给揍死吗?

    我首先带李麻子去了那口枯井,我倒是想看看,那枯井究竟有什么门道。可就在我和李麻子靠近那口井的时候,一阵脚步声猛然从我们身后传来。

    这让我和李麻子不禁警觉起来,这地方晚上根本不会有人来,来的人肯定不正常。

    我们立刻找了个地方躲起来,还好乡间的杂草都比较多,躲起来也方便。

    等那人走近的时候,我和李麻子差点没吓个半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