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四百零六章 子母连环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零六章 子母连环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看他背包里还有个备用的铁铲,就挽起袖子跟他一起挖了起来。

    我虽然比不上老药,但怎么说也有点力气,没一会儿的功夫,就从土里挖出了一具木棺。

    老药告诉我,金鱼镯就是从这里面挖出来的,我问老药能开棺吗?老药却坚决的摇了摇头。

    每个行当有每个行当的规矩,老药既然说了不行,那就肯定是不行,我于是想了想道:“继续往下挖,我倒要看看这棺材有什么古怪!”

    老药话很少,也不会像李麻子那样叽叽歪歪,听了我的话之后,二话不说就继续往下挖。我们俩很快就把整具棺材挖了出来,这具棺材是用柏树做的,看手工和样式,少说也埋了几十年了,但棺材竟然一点儿都没有腐烂,显然有些诡异。

    我围着棺材转了两圈,问老药这里面睡着的是什么人?

    老药想了想说道:“富!”

    应该是个地主婆之类的。

    “除了金鱼镯之外,你还找到了别的什么宝贝吗?”我问道。

    老药嗯了一声:“袁!”唯恐我听不懂,他还用手比划了一下。

    老药指的应该是银元,也就是民国时期的钱币,因为上面印着袁世凯的头像,所以民间都叫它袁大头。

    问一句,老药只能答一个字,剩下的全靠理解,这么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问题的关键啊!

    就在我犯愁的时候,老药忽然从背包里取出了四根钢棍,插在了墓穴的四个角落。紧接着他又翻出来一卷席子,将席子的四个角固定在了钢棍之上。

    席子遮墓,这是要开馆的节奏啊。

    我有些不解地看着老药,老药冲我怪笑了一声,指了指还在玉米地里偷玉米的李麻子,他的意思是自己不能动手,让李麻子开棺。

    这倒也是个好办法!

    我立刻会意,对李麻子喊道:“李麻子过来!有件事儿要麻烦你。”

    李麻子一听,立马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啥事?是不是挖到什么值钱的阴物了。”

    我冲他笑了笑,然后让李麻子下去把棺材给撬开。

    “什么,你让我开棺?”李麻子脸色一白,眉头都紧紧皱在了一块。

    “怎么,不敢了?”我微微笑道。

    “也不是不敢。”李麻子为难的说道:“开棺这种事儿老药常干,他比我有经验多了,咱们就别抢别人的饭碗了……”

    老药听完以后,直接从后面踹了一脚,将李麻子踹下了墓穴。

    李麻子顿时摔了个狗吃屎,骂骂咧咧地站起了身。

    我替老药解释道:“这个棺材老药已经开过一次了,行有行规,他既然说了不能开第二次,那就绝不能开第二次!只好辛苦你了。”

    李麻子气鼓鼓的说道:“老药不行,不是还有你吗?”

    我只好说自己得站在上面应对突发情况,发一有阴物阴灵什么的,可以第一时间对付。

    老药也跟着下了墓,在旁边一个字一个字的指挥李麻子,气得李麻子破口大骂:“卧槽,你能不能把话说全?大白天的,你耍猴子玩呢。”

    老药默默的说道:“傻!”

    我在心里替老药把后面那个字补充完整了。

    浪费了好长时间,李麻子终于将棺材盖给撬了开来,或许是因为老药已经开过一次了,虽然仍旧有一股难以忍受的尸臭,但味道却已经淡化了许多。

    我凑到旁边看了看,发现棺材虽然完整无缺,但里面的尸体已经烂没了,只剩下了一堆白森森的骸骨。老药绝对是个有良心的盗墓贼,只取钱财,不破坏人家身子,棺材里的每一根骨头都排列成人的形状,一点都没变。

    不过宝贝什么的早被老药弄出去卖了。

    李麻子伸着脖子看了一眼,骂道:“老药你这个王八蛋,手脚还真干净,一样东西都没剩下。”

    老药瞪了他一眼,没有开口。

    为什么这口棺材里没有其他的金鱼镯,难道是我的想法错了?问题的根源不在这座墓里。

    但李晓玲自杀的时间那么短,怎么会有超越鬼王的力量?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呢?

    这时,老药像是发现了什么,忽然蹲下了身子,抓起一把泥土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瞬间他的眼睛一亮,兴高采烈地比划着什么。

    我急忙问老药发现了什么?

    老药指了指墓穴,告诉我们下面还有墓。

    李麻子顿时笑疯了,不客气的骂道:“放屁,谁家下葬棺材叠着棺材,亏你还是个老手,这种坑爹话也能说得出来。”

    老药不理他,而是拿起铲子飞快的挖起了土,我急忙拿起铲子,和老药一块挖了起来。

    可直到天黑,我们挖出来的还是只有泥土,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李麻子在一旁优哉游哉地说道:“怎么样?我就说吧,老药这个坑爹货。”

    老药像是没听到似的,放下铲子,指了指天空说道:“晚。”

    天色太晚,不能继续挖了。

    盗墓有盗墓的规矩,我只好和老药一起爬了出去。

    李麻子连连催促我们回去睡觉,可老药却一屁股坐在了棺材旁边,示意我们今天晚上就在这里睡下了,明早继续挖。

    李麻子吓得屁滚尿流,而我却非常赞同老药的话:“好,就这么办。”

    李麻子只能绝望地摇头:“疯了,都疯了!一个老疯子带一个小疯子。”

    “少废话,你要是不习惯可以自己回去睡。不过这地方荒郊野外,回去起码要几个小时的路程,万一遇到什么脏东西……”我故意吓唬李麻子。

    李麻子赶紧在我旁边坐下了,一句话不敢吭。老药大概经常露宿野外,很快就升起了一摊篝火,我们烤了几个半生不熟的玉米,随便吃了几口就裹着衣服睡觉了。

    虽然是在野外,但幸好有火堆可以取暖,所以我很快就呼呼睡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