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四百零二章 金鱼妖奇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零二章 金鱼妖奇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庄宁想都没想就答道:“是王楠,王楠是本市人,现在应该在家里休养。”

    “你知道她家的地址吗?”我问道。

    庄宁摇了摇头,苦笑道:“你忘了吗?我在寝室里也是属于不受欢迎了,不过你可以找老师问问。”

    不行,我这学生证可以骗得过保安,但绝对过不了老师那一关。

    大概看出了我的窘迫,庄宁无奈的说道:“行了,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帮你搞定。你找个隐蔽点的角落待着,别这么傻乎乎的站在女生宿舍楼下,会被人当成变态的。”

    我一直觉得自己品貌端正,怎么在这儿就一秒钟成变态了?

    现在年轻人的品位啊!

    我苦笑着摇摇头,找了个角落蹲着。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庄宁回来了,我发现她的脸色非常难看,连肩膀都在瑟瑟发抖:“不用找王楠了,她……她也自杀了。”

    什么?

    我连忙问道:“跟唐双双一样吗?”

    “嗯。”庄宁魂不守舍地点了点头:“一模一样,也是用丝袜上吊的,被她妈妈发现吊死在了房间。”

    那个金鱼镯的威力真的有这么大吗?

    庄宁的状态很不好,我也不敢多问了,让她上楼休息,自己则火急火燎的赶回古董店。

    看到店里的李麻子,我近乎于咆哮的吼道:“我要见到老药,马上!”

    “每个礼拜天他才会去旧货市场摆摊……”

    “我等不到那时候了。”我说道:“你必须立刻带我去找老药。”

    李麻子看我脸色不对,似乎也猜到发生了什么大事,当即带我出了门。

    一般做土夫子营生的人,住的地方都不会太好找。我和李麻子到了郊区码头,码头上全都是拥挤在一块的平房,满地的生活垃圾,苍蝇蚊子一堆,显得恶心无比。

    这里的住客大多都是贪便宜的打工仔,以收废品的人居多。

    看着李麻子七扭八拐的给我带路,我忍不住说道:“李麻子,你认识的朋友真不少,有住别墅开豪车的,还有住在这种鸟不拉屎地方的……”

    李麻子不太认同我的话:“张家小哥,这你就不懂了!这种地方虽然穷,但却鱼龙混杂,潜伏着不少这一行的高人。”

    我们最终停在一间破屋子面前。

    屋子的门上贴着一对红色的春联,经过了几个月的风吹雨打,早就已经掉了色,显得十分萧条。

    李麻子也不敲门,推门就走了进去,扯着嗓子喊道:“老药,老药,家里来客人了,快拿好酒好菜招待。”

    听到声音,屋子内缓缓走出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这老头驼背很严重,披着一件九十年代的皮夹克。

    他头发花白,满脸都是皱纹,还有几条狰狞的刀疤。一只眼睛是灰色的,显然瞎了很久,看上去格外恐怖。

    老药看来认识李麻子,见了李麻子后眼皮都没抬一下,默默地坐在了院子里。

    空气中到处都是熬中药的味道。

    老药这个名字,果然名副其实。

    李麻子笑嘻嘻地凑到老药身边说道:“老药,最近又挖出什么宝贝了吗?拿出来给兄弟开开眼。”

    老药扭过头,一副不想搭理李麻子的样子。

    李麻子厚着脸皮继续说道:“老药,我一年都难登你一次门,好不容易来一趟你就这态度?”

    老药点点头道:“对。”

    李麻子一下子就火了:“你个老犊子,忘了当初求我办事的时候了?”

    我见李麻子都快要动手打人了,赶紧把他拉到了一边,恭恭敬敬的对老药说道:“前辈您好,晚辈张九麟,开了一家古董铺子,初次见面,还请多多指教。”

    老药感兴趣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拍了拍一旁的板凳:“小伙子,坐。”

    我也不打算和他绕圈子,直接开门见山道:“前辈,我最近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情,想向您请教一下。”

    “好。”老药说道。

    我发现老药这个人挺有意思的,说话像倒豆子一样,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这样的人还能摆摊卖东西,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听说前辈前段时间挖出了个一件宝贝,是一只黑色的金鱼手镯?”我问道。

    老药的眼中闪过一抹警惕,但还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那您一定记得买下这个镯子的人吧?是一个叫做李晓玲的女大学生。她现在自杀了,紧接着她身边的人也接二连三的自杀,或者被缝住了嘴唇,我想向您打听一下这只金鱼镯的来历。”

    老药皱了皱眉,指了指自己手腕:“挖。”

    他的意思是,金鱼镯是从墓里挖出来的,而是是从死人手腕上扒下来的。

    想到昨晚在网上的搜索,我禁不住一阵汗颜。

    这老东西该不会把阮玲玉的墓给挖了吧?

    不对,历史记载,民国影星阮玲玉的墓应该是在上海,民国后期就已经被损毁了,早已不复存在,那老药挖的是谁的墓,怎么会有这只金鱼镯。

    老药打量了我一眼,忽然伸出手,摆出了一个‘四’。

    这个四又是什么意思?

    老药看出了我没懂,站起来走进屋子里,不一会儿捧出一本又黄又旧的破书出来。

    那书一看就是上了年岁的东西,离得老远,我就闻到书页上那股发霉的味道。

    老药把书递到我手里,指了指书上的一段话给我看。

    我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射过去,发现书中果然有一段重要的记载。

    “清朝末年,慈禧太后大寿,因为太后喜欢金鱼,所以命令‘大雅斋’烧制浴缸一百口。下面的官员为讨老佛爷欢心,特意开采黑玉,精雕细琢,额外制造了四只内嵌金鱼的手镯,快马送入北京。”

    “一鱼掀蘋钱,一鱼绕蘋梗,一鱼唾花须,一鱼唼花影。”

    “看到这四只精美的手镯,慈禧太后大喜,赏赐官员一千两白银,每天都会把玩,爱不释手。八国联军火烧紫禁城后,慈禧太后匆忙逃走,四只金鱼镯从此绝迹于民间。”

    “传说这四只手镯里的金鱼,必须时时刻刻在一起,如果分开来,就从吉祥之物变成了大凶之物!”

    原来金鱼镯共有四只。

    这样就对了。

    老药从我手里接过书,宝贝似的捧在怀里,然后做了个摔的动作,无限惋惜的摇摇头道:“裂。”

    他的意思是自己挖到的金鱼镯有了裂痕,不值钱了。

    靠!真他妈神奇,我竟然听得懂他的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