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九九章 民国女星阮玲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九九章 民国女星阮玲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决定再去一趟武汉大学。

    现在造假证的技术可以说是炉火纯青了,我出示了学生证以后,很轻松的就进入了校门。

    雨渐渐转小,我撑着伞沿着小道不紧不慢地走着。

    终于,在女生宿舍楼外停了下来。

    随意将长椅上的水渍擦掉,我一屁股坐在了冰凉的椅子上,盯着之前紫苏给我指引的三楼窗口出神。

    那间寝室是李晓玲住过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导致她自杀呢?

    过了很久,雨停了。

    一个女生穿着厚厚的毛衣走出了宿舍楼,我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庄宁。

    她微微皱着眉头看着我:“你怎么又来了?”

    “没什么,有点儿事情想不明白,所以过来看看。”我微微笑道:“我刚刚去医院探望了唐双双,她的情况有点儿不太好。”

    庄宁撇了撇嘴,一副不在乎的模样:“是吗?她是罪有应得。”

    我发现庄宁对唐双双很有敌意。

    “你很讨厌她?”我问道。

    庄宁非常坦然地点了点头:“我不是讨厌她,我是恨她!”

    说这话的时候,庄宁的表情甚至有点儿咬牙切齿。

    我愣了一下。

    庄宁叹了口气,然后在我旁边坐下道:“唐双双这个人,就是嘴贱!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点儿不近人情?一个寝室的姐妹再怎么不好,如今差点毁了容,我都应该忘记过去的不愉快,去关心爱护她。呵呵,可我就是做不到。”

    我无语的笑了起来:“她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讨厌她?”

    “我们寝室一共有六个人,除了已经自杀的李晓玲之外,其他人都已经住院或者回家休养了。当时我也目睹了李晓玲的死相,我也受到了惊吓,但你知道我为什么还坚持留在学校吗?”庄宁瞥了我一眼。

    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庄宁无可奈何地说道:“我老家在很远很远的山村,能出来读书是我一辈子的梦想,我的学费都是全村人凑齐的。我每年的寒假暑假都会留在武汉打工,连回家火车票都舍不得买。上个学期,我花了很多努力才得到了一份校内工作,帮助校领导整理资料,当时和我一起竞争的还有唐双双,不过她因为形象不好被pass了,当得知我被选中以后,她就对周围的同学说,说我能得到这份工作完全是因为天天陪校领导睡觉。一传十,十传百,我瞬间就成了学校的潘金莲,为了避免产生影响,校领导只能重新选了一个男生当助理。”

    说到这,庄宁忽然转过头来,一脸平静的看着我:“唐双双以为自己只是说了一句话,但其实她毁掉了我的工作,毁掉了我的名声!我找她质问的时候,她还笑着说只是开了个玩笑而已。”

    我理解地点点头:“你因为这件事儿,就恨上了唐双双?”

    “总不至于感激她吧?”庄宁冷笑道:“你都查到些什么了?”

    “目前还没什么进展。”我答道。

    庄宁显然不信,但她很聪明的转移了话题:“先生,你为什么会对这件事儿感兴趣?到底是谁找你来的?你不是武汉大学的学生,为什么要卷进这件事。”

    “因为太闲了,我是一个商人,专门搜集邪门古董的商人……”我苦笑道。

    我的答案让庄宁非常意外。

    庄宁冲我挑了挑眉,站起来就要离开:“好奇害死猫,我劝你还是悠着点儿吧!”

    我急忙叫住她:“庄宁,上次你对我说,李晓玲自杀之前留了一封遗书,那封遗书你看过了吗?”

    庄宁点了点头:“看过了。”

    “上面都写了什么?”我问道。

    “只有四个字,人言可畏。”说完,庄宁就走进了女生宿舍。

    人言可畏?

    我反复咀嚼着这四个字,为什么这四个字那么耳熟呢。

    我急忙赶回古董店,然后打开电脑搜索起来,果不其然,我搜到了一条信息。

    曾经有一位民国时期的电影明星,在自杀的时候,遗书里也写了这么四个字。这个电影明星便是大名鼎鼎的阮玲玉,阮玲玉长得倾国倾城,迷倒众人,被称为民国四大美女之首。她不但电影演得好,还是一朵交际花,只可惜毁在了前夫的手里,前夫吃喝嫖赌,一直赖着阮玲玉,只要阮玲玉不给钱,就到处说阮玲玉的坏话,说她是小三,是贱人,不知道陪了多少男人睡觉。

    最后阮玲玉不堪其辱,最终服毒自杀,在遗书中留下了‘人言可畏’四个字。

    这该不是巧合吧?

    紧接着,我又想到了李晓玲临死时戴在手腕上的金玉镯,莫非……

    我疯狂的在电脑上输入了金鱼镯三个字,但并没有什么收获。我只好找到阮玲玉的黑白照片,一张张的往下翻。

    在我眼睛酸麻无比的时候,终于在一张发黄的照片中,看到了阮玲玉洁白手腕上的那只黑色的金玉镯。

    即便这是民国时期的照片图像,但那黑色的镯子依旧十分抢眼,上面的金鱼活形活现,仿佛随时都会游出屏幕一样。

    难道这次的阴物就是这只金鱼镯?

    正纳闷的功夫,李麻子大咧咧地走进了门:“张家小哥,吃了吗?”

    “还没。”

    “那正好,我也没吃呢,在你店里蹭一顿。”李麻子轻松地说完,然后舒舒服服的靠在了沙发上。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看得我目瞪口呆。

    “卧槽,李麻子你把老子店当食堂了啊?”我飞起一脚,就朝着李麻子踹过去:“找你的时候,你连个鬼影都没有,不找你的时候,你天天在我眼前乱晃。”

    李麻子哎呦一声,委屈地说道:“啥时候找我我没在了?”

    “现在就有事安排给你。”我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打了个哈欠说道:“之前你不是跟我吹牛,说整个武汉市就没有你不认识的人吗?你去帮我打听打听,最近两个月有没有人在旧货市场买过一只黑色的金鱼手镯。”

    “金鱼手镯?”李麻子眼睛一眯,露出了贪婪的眼神:“值钱吗?”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一句话不说。

    李麻子讪讪地笑道:“行,我去,我这就去。别说是旧货市场,小哥发话,刀山火海我李麻子都去闯,不过吃饱了饭才有力气去干活呀。”

    我再次踢了李麻子一脚:“赶紧给我出发!”

    “张家小哥……武汉市有七八个旧货市场,我一个一个去打听,你不请我吃顿饭说得过去吗?”

    我认真思考了一秒钟,感激地冲李麻子一鞠躬:“辛苦您了。”然后就直接关上了店门,回屋睡觉去了,留下李麻子一个人在古董店外骂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