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九八章 我看见李晓玲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九八章 我看见李晓玲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金鱼镯?

    我来不及细想,认真听着庄宁虚弱的声音:“那镯子上全是血,李晓玲的身体也摇摇晃晃的,特别吓人!王楠和葛小菲当场就吓昏了过去,我忙着去找宿舍的值班老师……”

    似乎当时的恐怖场面,让庄宁的头更疼了,她叹了口气说道:“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其实我对李晓玲的了解并不是很多,我这个人比较要强,别人不搭理我,我绝不会死皮赖脸的求人家!如果说对李晓玲了解的话,恐怕也只有唐双双了,你可以去问她……不行,她那张嘴已经被缝起来了,说不了话。”

    她本来柔柔弱弱随时都要晕倒的样子,但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却带着几分大快人心的满足感。

    我情不自禁地多看了她一眼。

    正好对上庄宁的眼睛,她微微一愣,但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冲我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笑容:“我有点儿不舒服,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虽然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我不得不实话实说,你的演技太烂了,以后还是不要装私家侦探的好。李晓玲的确是自杀,她留下的遗书和现场的证据都证实了这一点,她爸爸来过学校,也认可了警方的说法。”庄宁说道。

    走出两步路,她忽然回头看向我:“对了,下次招摇撞骗的时候记得提前做做功课,李晓玲没有妈妈,她一直和爸爸相依为命。所以她父母没办法接受她自杀才聘请你当私家侦探的借口,还是不要再用了……”

    说完这番话,庄宁头也不回地进了宿舍。

    被人当面拆穿的感觉,真的非常尴尬。

    我挠了挠头,起身想要离开,却忽然发现不远处的树丛里闪过紫苏的身影。

    这家伙到底要干嘛?为什么会偷偷躲在角落里观察我?

    带着疑问,我离开了武汉大学。我并没有急着跟李麻子汇合,而是特意拐进了武汉大学后面的一条小巷子里,找了家办假证的地方。

    听说我要办武汉大学的学生证,店主立刻把价格翻了一倍:“兄弟,不是我黑心,你要知道现在武汉大学的学生证特别难做,出入都要检查,几乎是一证难求啊!”

    坐地起价,这他妈还不叫黑心?

    好在价钱也不是特别夸张,我懒得和他多墨迹,交了钱拿了证,下次进武汉大学也就方便一些了。

    回到咖啡店的时候,李麻子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张家小哥,你怎么才回来啊?”

    “和李晓玲的室友见了个面,做了些了解。”

    李麻子撇了撇嘴:“又没有钱赚,你意思意思就得了,不用那么认真。”

    我拍拍李麻子的肩膀,一副长辈口吻地教育他:“李麻子,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比钱重要的,懂不?”

    “不懂。”李麻子果断地摇了摇头:“市场经济,什么都得和钱挂钩。”

    得,对牛弹琴,手弹残了也是白费。

    李麻子一路跟着我回了家,我不解地看着他:“你还跟着我干嘛?”

    “蹭饭。”李麻子很无耻地回答道:“工钱没有,你总得供顿饭吧,不然我这小半天不就白费了。”

    靠,说得好像我拿到了钱似的。

    晚饭是两碗牛肉泡面,李麻子吃得非常满足,还从厨房偷了我一罐啤酒一枚咸鸭蛋。

    我真觉得自己有点儿赔了。

    吃完饭,他拍着圆滚滚的肚子心满意足地告辞,我则坐到了电脑前。

    和预想中一样,紫苏已经在网上等我了,用心急火燎来形容一点儿都不为过。

    “你见到庄宁了吗?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作为一个男生,紫苏比我想象中更三八。

    我回答道:“见到了,她的状态不太好,只是简单聊了几句。”

    紫苏哦了一声,显得十分失望,匆匆地下了线。

    李晓玲的自杀和缝唇事件到底有没有联系?第一个被缝唇的受害者唐双双,会不会知道点什么?

    我决定找到唐双双问一问。

    有句话说得好,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武汉大学出了这样的事情,即便记者不来报道,但不可能没人知道。我找圈子里的人稍微打探一下,就找到了唐双双现在住在哪家医院。

    我心满意足的睡觉,决定第二天去拜访一下她。

    第二天竟然下雨了。

    医院从来不会因为天气影响生意,简直可以用人满为患来形容,走廊里甚至都加了床给病人打吊水,空气中满是福尔马林的味道。

    我飞快找到了值班的护士,询问了唐双双的情况。

    护士忙的焦头烂额,根本没空搭理我,只是指了指最里面的一个病房说道:“你要找的人就住在哪里,不过她精神有点问题,状态也不是很好,你探望一会儿就让她赶紧休息吧!”

    我当下点了点头,然后走过去推开了病房的门。

    病房里静悄悄的,一个胖乎乎留着短发的女生坐在床上,呆呆的望着窗外。

    她的脸色白得吓人,嘴唇厚厚地肿起,密密麻麻的黑色针孔虽然已经结痂,却格外的狰狞吓人。

    我轻轻的叩了下门。

    她像是听不到似的,依旧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眼珠都没有转一下,仿佛窗外有什么东西吸引她一样。

    “唐双双?”我小声喊道。

    “嘘!”唐双双听到声音,赶紧将食指竖在了唇边:“不要说话。”

    提醒完这句话后,她又转过头,继续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看着窗外。

    轰!

    窗外一道闪电忽然划过,吓得唐双双一声惊叫,双手疯狂的挥舞起来:“别来找我!别……别来找我!不是我说的,不是我说的,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

    她似乎怕极了,惊慌失措的眼神中写满了无助,最终她吓得钻到了床底下,浑身颤抖的一直重复道:“不是我说的,不是我说的……”

    我慢慢蹲下来,平静地看着她:“你认识李晓玲吗?”

    听到李晓玲的名字,唐双双更加恐惧了,她的眼睛瞪得老大:“我不认识李晓玲!我不认识她!我也没说过她的坏话,我什么都没说,不要缝我的嘴!我什么都没说过。”

    因为太过激动,她嘴唇的伤口都崩裂了开来,鲜血喷溅的满地都是,整张嘴血淋淋的。

    我吓得退开了一步。

    听到唐双双的尖叫声,护士急忙冲了进来:“怎么回事儿?病人呢。”

    发现床底下的唐双双后,护士不耐烦的皱了皱眉:“你怎么又躲到床底下去了?快出来。”

    唐双双艰难的摇着头:“不,我不出去,天花板上……有人。”

    护士抬头看了看,无奈的说道:“哪有人呀,快出来。我还有很多工作呢,你就别给我添乱了成不成?”

    说到这,护士看了我一眼,生气的说道:“先生,你是她什么人呀?是不是刺激到她了。”

    没等我解释,床底下的唐双双已经尖叫起来:“天花板上有个人,我认得她,她就是李晓玲!李晓玲,你别跟着我,不是我说的,我什么都没说,别缝我的嘴!”

    护士把我从病房里推了出来,几个孔武有力的男护士冲了进来,将唐双双绑在了床上。

    唐双双就像是一只倔强的狮子,紧紧的抱着床腿不撒手。

    她的嚎叫一声比一声大,满嘴的鲜血溅得到处都是。

    病房的门也被护士关上了。

    从医院出来的那一刻,我终于可以确定,武汉大学的缝唇事件,绝对和李晓玲的死有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