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九六章 红裙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九六章 红裙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麻子顿时火了,猛然一拍桌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紫苏推了推眼镜说道:“现在骗子那么多,不得不防。何况我就是个穷学生,上网发帖求助。你们要是为了钱而来,可能要失望了……”

    “什么?”李麻子咬牙切齿的骂道:“小同学,你当耍猴呢,没钱你求什么助?你以为我们俩闲着没事干当活雷锋呢。”

    他声音大的出奇,引得咖啡厅里的客人纷纷将目光投过来。

    我轻轻拉了下李麻子的衣服:“注意影响。”

    李麻子开口吼道:“看什么看?没看过帅哥啊。”

    说完就放下了咖啡杯:“张家小哥,还愣着干什么?结账走了,赶紧的,别在这儿耽误时间了。”

    紫苏的眼里闪过一抹失望,他木纳地看着我,没敢说什么。

    我则冲李麻子微微一笑:“李麻子,这事儿是你联系的不?”

    李麻子点点头:“对。”

    “那地方是你定的不?”我继续问道。

    李麻子嗯了一声:“可是……”

    “那就别废话了,开工吧。”我摆摆手说道。

    “张家小哥。”李麻子凑过来,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咱们做事什么时候不收钱了?这要是传进圈子里可丢人丢大发了。”

    我小声交代道:“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再说这件事确实勾起了我的兴趣,要不……咱继续回去跟鼠前辈打麻将?”

    “还是开工吧。”李麻子脸色一白说道。

    看来陪鼠前辈打麻将,已经给李麻子造成了强大的心理阴影。

    李麻子悻悻地坐回在椅子上,不太客气地说道:“小同学,今天算你走运,赶上了我们的扶贫日,这次就不收你钱了。不过你也别耽误我们时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李麻子那狰狞的表情,再次吓得紫苏一阵哆嗦。

    我好笑的看着他,轻声问道:“你在网上发帖有段日子了吧?”

    紫苏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有人搭理你吗?”

    紫苏摇了摇头。

    我笑了笑:“这不就得了吗?你发帖之后根本没人理你,只有我们两个上门了。你先别管我们是因为什么来的,不妨和我们简单说说,说不定我们就能帮上忙呢?”

    紫苏认真考虑了一会儿,这才答道:“好吧,我是武汉大学大二的学生,真名不方便说,你们叫我紫苏就可以了。之前自杀的女生李晓玲,是我的同学,她这个人比较内向,不太擅长人际交往,很多人都是在她自杀之后,才知道有这个学生存在的。”

    “因为之前我们合作过一个课题,所以还算有些交情……”

    李麻子不耐烦地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说重点!”

    紫苏的脸一红,有些尴尬地说道:“当然,我们只是很普通的同学关系,我对她的关心也仅限于这一点。她是上个月七号自杀的,在寝室里用黑丝袜上的吊……”

    “等等。”我忽然打算了紫苏的话:“李晓玲的死亡时间不是夜晚吗?那个时候寝室里怎么会没有人在?为什么没有人阻止她自杀。”

    “哦,你可能没注意,上个月的七号是礼拜六。”紫苏斯文地笑了笑:“七号那天刚好她们寝室有个姐妹过生日,就约了大家一起吃饭唱歌,当然并没有邀请李晓玲。因为李晓玲的寝室关系很差,在学校也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等她们第二天中午回来的时候,李晓玲已经……”

    紫苏说到这里,有些惋惜的低下了头。

    “武汉大学每个寝室里,一般住多少人?”我问道。

    紫苏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六个人。”

    我想了想,又问道:“那她们寝室,后来有没有人嘴唇被缝上了?”

    “当然。”紫苏说道:“李晓玲死后,寝室里还剩五个人,其中四个人都被缝了唇。而且武汉大学第一起缝唇事件的受害者,就是他们寝室一个叫做唐双双的人,这个唐双双啊……”

    李麻子瞬间不耐烦了:“我说你个大老爷们怎么那么唠叨。说重点!”

    紫苏不好意思地辩解道:“我现在说的就是重点啊。”

    李麻子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对我说道:“这咖啡厅冷气太足了,我憋得难受,出去透口气。”

    我憋着笑点了点头。

    李麻子站起身,快步出了咖啡厅。

    送走了瘟神,紫苏的胆子明显大了一些:“我刚才说到哪了?”

    “唐双双。”

    “哦,对。”紫苏一拍脑门:“这个唐双双啊,就是一台移动八卦机,特别喜欢制造绯闻!有的同学明明只是在教室里亲个嘴,被她一传就变成艳照门了。最开始大家还觉得她挺有趣的,挺喜欢往她身边凑,毕竟是年轻人嘛,骨子里都透着好奇心。可后来大家发现,这个唐双双三观特别不正,她好像非常享受大家围在她周围当听众的感觉,为了一直拥有这种感觉,她就开始无中生有胡乱造谣,不知道多少人在她嘴皮子底下遭了殃,后来大家对她也就有点儿敬而远之了。”

    说到这,紫苏忽然凑了过来:“出事以后,很多同学都说……唐双双这样的人,被缝了嘴巴就对了,说不定是哪个被她恶意中伤过的人找她报复呢。不但每当一回事,反而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后来发生了第二起,第三起缝唇事件,大家才开始害怕起来。”

    我有些好奇地看着紫苏:“那你为什么会把缝唇事件,和李晓玲的自杀联系到一起?”

    听我这样问,紫苏脸色剧变,有些紧张地环视下一下四周,确定没有外人之后,这才小声和我说道:“因为李晓玲临死前穿的是一条红裙子!网上不是说了吗?穿红衣服自杀的人,死后都会变成厉鬼。”

    “她穿了红裙子?你怎么知道的。”我眉头一皱,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

    紫苏说的没错,死人的确不能穿红衣服,如果是含恨自杀,再加上红衣服,怨气就会被放大无数倍,有很大的机会成为厉鬼。

    这样的话可就棘手了。

    “学校的人都知道。”紫苏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李晓玲临死前特意打扮过,换了一条新买的红裙子,还化了淡妆戴了首饰。她大概是一心求死,唯恐上吊死不成,还割了脉……她室友发现尸体的时候,血流了一地,那尸体就像个风铃一样在电风扇上摇摇晃晃,据说当场就吓昏了两个胆子小的女生。”

    “那她为什么要自杀?”我有些不解的问道:“即便性格上有缺陷,但这并不是寻死的理由。不至于又上吊又割脉吧?”

    紫苏有些为难地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总之说什么的都有。那个……其实在李晓玲自杀之前,她就像空气一样,一点儿存在感都没有。如果不是因为自杀,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学校里有这样一个人。她死了之后,有人说她是得了抑郁症想不开,有人说是被男朋友抛弃,有人说是和家里闹了矛盾……各种各样,比电视剧的情节还狗血。”

    “既然校园里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为什么现在一点儿新闻都没有曝出来?”我问道。

    紫苏撇撇嘴,有些愤世嫉俗的说道:“还不是我们学校压着吗?事情发生以后,校领导特别开了会,唯恐这件事传出去会造成社会恐慌,影响明年的招生,所以特地疏通了关系,走了电视台和报社的路子,上头一句话,下面的记者自然就装看不到了。我那个帖子都发了六七遍了呢,之前的都被删除了。”

    “那么被缝唇的学生,目前都是怎么处理的呢?”我问道。

    “都被送到校医那里休养了,有些伤势比较严重的像唐双双那种,则住进了医院。为了安抚受害的学生,校领导特地答应为他们申请奖学金。”

    紫苏的脸上带着几分年轻人特有的愤世嫉俗,他咕嘟咕嘟地喝了几大口冰镇柠檬水,细细的打量了我一眼:“那个……这件事儿你怎么看?”

    我微微一笑:“确实很诡异。”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紫苏明显有些不满:“你觉得缝唇事件和李晓玲的自杀有没有关系?”

    “不确定。”

    紫苏眼神里的怀疑更盛了:“你到底是不是高人啊?你不会是电视台的记者吧?”

    说完,他有些紧张地把桌子上下看了一遍:“隐藏摄像机藏在哪儿呢。”

    现在的孩子是不是都有被害妄想症?

    我轻轻的踢了他一脚,说道:“老实点儿,别扯淡,告诉我李晓玲寝室的室友还有留在学校的吗?”

    “好像还有一个,叫庄宁。”紫苏认真地想了想:“她是寝室中唯一一个没有被缝唇的女生,大家都说她自带主角光环,肯定受保护了。”

    “能带我去见见她吗?”我问道。

    “不能!”紫苏居然想都没想就一口拒绝了我:“首先,我还没办法确定你的身份,所以不能完全相信你。其次,我平时除了上课之外,大多数时间都在寝室里看电影玩游戏,不怎么和人打交道,根本不认识庄宁。”

    这个紫苏,其实就是另一个李晓玲一般的存在。

    是不是因为这样,他才对李晓玲自杀事件特别的关注呢?

    我想了想,提出了一个中肯的方案:“要不你想办法把我带进武汉大学,剩下的事情我自己来调查。”

    紫苏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只好使出杀手锏:“你难道不想知道李晓玲为什么要自杀吗?不想知道缝唇事件跟她的死有没有关系吗?”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

    果不其然,紫苏听我这样说眼睛都亮了:“好,我带你进学校。但是如果出了什么事儿,你千万不能把我给供出来!”

    我当下点了点头。

    面对紫苏这种穷学生,买单这种艰巨的任务自然要落在我的身上。

    付钱的时候,我看了眼玻璃门外抽烟的李麻子。

    这龟孙不会就是为了逃避付款,才脚底抹油的吧?

    我有些小人之心的想道。

    出了咖啡厅的大门,我本想带李麻子一起行动的,结果紫苏一口就拒绝了:“他不行!自从学校出了怪事之后,到处都有保安巡逻。以前随随便便就能出入校门,现在必须出示学生证才行,你还算年轻,至于他……”紫苏有些嫌弃地看了李麻子一眼:“他怎么看都像是学生他爹。”

    李麻子当场发飙了:“你的意思是我看上去很老呗?”

    “不是看上去。”紫苏像是没听懂李麻子话里的深意:“你就是很老。”

    李麻子险些被气吐血:“张家小哥,我还是老老实实留在这儿等你吧!不然多和这小子待一会儿,一准出人命,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我很少看到李麻子会受制于人,不禁有些坏心眼地说道:“我倒觉得紫苏快人快语,和你蛮合得来的。”

    李麻子丢给我一个‘靠,你tm也疯了’的眼神,远远走到角落里抽闷烟去了。

    而我则跟着紫苏,朝着武汉大学走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