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八八章 绑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八八章 绑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鼠前辈一听,一脚踢中了我的屁股:“老子的话能有错?阴物阴物,至阴之物,再厉害也是一件物品,还能有人厉害?不是我说的简单,是你把它想得太复杂了。”

    “好,那我现在就去查它的来路。”我说道。

    鼠前辈嗯了一声:“出发之前记得背上阴阳伞,它既能保你一次,就能保你第二次。”

    “明白!”

    “不用担心,这一字钟虽然邪门,但也没邪得过火,若是回头有需要,我也会出手相助的。不过你懂的,老爷子出山,价格那得另算。”鼠前辈精明地冲我笑了笑。

    我忍不住一脸黑线。

    您的狮子大开口早有领教,我可用不起您!

    和鼠前辈告辞,我先回了趟家,天狼鞭,阴阳伞,桃魂花全都带上,这才飞速赶回到老港家。李麻子正一脸焦急地等在门外,见我回来立马笑开了花:“张家小哥,您可算回来了。”

    我暗叫一声不好:“怎么了?是不是老港出事儿了?”

    “他能有什么事儿,您再不回来,我就要被尿憋死了。”

    “啊?”我一时有点儿没反应过来。

    “不是你让我看着老港的吗?我怕他出什么事儿,一直没敢乱动。”李麻子说道。

    靠!

    我跟着李麻子进了屋,他赶忙冲进了厕所。客厅沙发上的老港被绑的粽子似的,嘴上还贴着胶布。

    这个李麻子,以为是绑架啊,回头被老港的邻居看到了,还不得报警?

    我撕开老港的胶带,发现他的嘴里还塞着东西,掏出来一看,竟然是李麻子的臭袜子。

    那股怪味又馊又臭,老港已经要吐白沫了。

    李麻子尿了好久才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舒坦!无比的舒坦!”

    “你干嘛把袜子塞老港嘴里?”我问道。

    李麻子浑不在意地解释道:“你前脚走,他就乱喊乱叫的,一会儿说什么把一字钟还给我,一会儿说天下的男人都是负心汉……我怕把警察招来惹出不必要的麻烦,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我那袜子十块钱四双买的,你以为我舍得啊?”

    事到如今,他竟然还心疼自己的破袜子!

    等等……

    “老港说天下的男人都是负心汉?”我抓住了重点。

    李麻子嗯了一声:“他的声音变来变去的,一会儿粗一会儿细,我以为他要唱大戏呢。”

    看来鼠前辈说的对,要解决一字钟,必须要找到这口钟的来路。

    事不宜迟,我对李麻子交代道:“眼下必须得尽快找到一字钟的来路,我要出门一趟,你看着老港。”

    “你一个人去?”李麻子瞪大了眼睛问道。

    “嗯!”我点点头。

    “不行!”李麻子居然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次的阴物有点儿邪门,你一个人去不行,我跟你一起去。”

    说实在的,我一个人去也有点儿心虚,李麻子再不济也能给我壮壮胆子。但我看了眼沙发上的老港:“可是老港这边也离不开人。”

    李麻子嘿了一声:“这还不简单吗?老港库里有好车,咱们开着他的车去,把他往后座一扔,我既能陪着你,又能看着他,一举两得,两不耽误。”

    “我说李麻子,我认识你这么久,这是你说得最有用的一句话。”

    李麻子又得意洋洋起来:“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就是一本读不完书,一条走不完的路,一座挖不完的矿……我这人啊,潜力大着呢,你慢慢发掘吧。”

    事态紧急,我让李麻子找到老港车库的钥匙,就直接打开了他家的地下车库。

    车库门缓缓上升,几台豪车就这么明晃晃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宝马,奔驰,奥迪……

    我终于明白李麻子为什么对老港的事儿这么上心了。这简直就是个暴发户啊,就差在脑门写上‘我有钱,来骗我’几个字了。

    我选了一辆比较宽敞的越野吉普,正好李麻子拎着一包吃的过来:“我去!老港这家伙行啊,都混到悍马这个级别了?”

    我和李麻子相视一笑,回到客厅五花大绑,将老港抬上了吉普车。

    车子开到小区大门的时候,我们被保安拦了下来。他示意我们放下车窗,怀疑地看着我:“这是你的车吗?”

    “我一哥们的。”我答道。

    “哥们?叫什么名字。”保安一边说,一边绕到了后车窗检查。一眼就看到了五花大绑的老港,然后吓得向后退开几步,有些震惊的看了我一眼。

    “兄弟,这是个误会。”我苦笑道。

    没给我反应的时间,这家伙冲着对讲机吼道:“一号门有情况,请求支援,有业主被绑架了!快报警!”

    他嗓门大得出奇,我相信不用对讲机,半个别墅区的人一定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有业主遭遇绑架。

    李麻子在副驾驶位置上紧张地看着我:“张家小哥,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

    我狠狠踩下一脚油门,砰地一声撞飞了栏杆,车子如离弦之箭般冲进了马路。

    事后李麻子用三个词形容我:果断,爷们,帅。

    车子平稳的开上了高速公路,我冲李麻子温柔地笑了笑:“回头老港清醒了来讨说法,修车的钱从你那份里出啊!”

    李麻子立刻就把三个词改成了:卑鄙,无耻,毒。

    李麻子想了想,有些后怕地问道:“张家小哥,保安那边如果真报了警,咱俩就成了绑架犯了,不会全国通缉我们吧?”

    我冲他扬了扬眉:“咱俩现在属于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解决了一字钟的麻烦,老港清醒,由他出面解释,咱们俩就什么事儿没有,之前的一切都是个误会。如果解决不了,下半辈子咱俩就得在监狱里斗地主了。”

    李麻子缩了缩脖子:“不会的,不会的,有你在,一定能解决的。何况……我还有儿子要照顾呢。”

    李麻子这人虽然不靠谱,但对他儿子却是一等一的好。

    车厢内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儿,李麻子看着车窗外的景象,有些狐疑地问道:“张家小哥,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我把老港之前给我的名片丢在了他的身上:“去找这个姓宋的人,老港现在神志不清,最了解一字钟的人,恐怕就是它的原主人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