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八五章 惊魂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八五章 惊魂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竟然躺在了床上。

    四周静悄悄的,空气中飘荡着袅袅茶香。

    这不是我的古董店吗?

    我怎么会回到了这里?刚刚不是在老港家的吗?

    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我在做梦,还是中了一字钟的招儿?

    自打入行以来,我还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怪事。我努力的甩甩头,试着让自己更清醒一些。

    卧室的门外,我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来来回回,格外熟悉。

    不用想,肯定是李麻子。

    想到他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妈的,都是李麻子这个王八蛋,如果不是他给老子惹了那么多麻烦,老子一定轻松又愉快的在古董店里喝着茶过着滋润的小日子,又怎么会经历这么多的磨难?

    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要运起十足的功力把李麻子踢飞,有多远踢多远,最好送他去西伯利亚,有生之年不要再见面了。

    我头昏脑涨地下了床,然后轻轻地打开了门。

    门外,李麻子正一脸焦急地绕着圈。听到声音,立刻惊喜地转过头来:“张家小哥,你睡醒了?”

    按照正常的剧情推进,我想我应该回他一句:“醒个屁,压根就没睡着好吗?”

    但这句话却直接堵在了我的嗓子眼,让我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李麻子小心地打量着我的脸色:“怎么了?张家小哥?我看你脸色不大好,不会是做噩梦了吧?”

    何止是噩梦,这一切远要比噩梦恐怖得多。

    我整理了一下思绪,尽量让自己的口气听上去正常一点儿:“李麻子,你不会是来找我帮你朋友老港解决麻烦的吧?”

    “张家小哥,别闹了,你这一觉还能睡失忆啊?咱刚才不都说好了吗?你睡个午觉,醒来之后就跟我走,再不去,我那哥们就要挂了……”李麻子说到这里,忽然反应过来,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不对,你咋知道他叫老港?我记得我没跟你提过他的名字啊。”

    李麻子傻住了,我也没好到哪里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冲李麻子招了招手,示意他走到我的跟前来。

    李麻子不解地靠了过来。

    我飞快地扬起手,二话不说地甩了一巴掌给他。

    李麻子这次彻底被我打傻了,话都忘记了说,捂着半张脸不解地看着我。

    我问他:“疼吗?”

    李麻子机械般地点了点头。

    “既然会疼,那就不是梦……”我小声的嘀咕道。

    李麻子气得跳了起来:“我靠!你这是睡迷糊了吧?想知道是不是做梦你不会抽自己一个耳光啊,打我干嘛!”他一边说,一边撸起胳膊,咬牙切齿地想要打回来。

    “别闹别闹。”我一本正经地推开他。

    “谁和你闹了,老子决不能吃亏,你快把左边这半张脸伸过来。”李麻子不依不饶:“说真的,你是不是看老子不顺眼,早就想打我了?”

    “好了。”我怕李麻子继续纠缠下去,板着脸说道:“你到底要不要我帮忙了?要是不用,你就打回我一个巴掌,然后我继续回屋睡觉去。”

    李麻子眼珠一转,急忙赔笑道:“我这不是和你闹着玩的吗?咱们俩出生入死多少回了,那是什么关系啊?这要是放在古代,早就结成异性兄弟了。别说是一个巴掌,您就是把我这张脸抽肿了,我也不能说个不字啊,还得主动把另外半张脸凑过来呢。”

    我哼了一声。

    李麻子讨好地问道:“那咱们这就出发吧?”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说真的,这次的阴物实在是太诡异了,是我入行以来,第一次遇到这么有趣的东西,我的好奇心成功被它勾起来了。

    虽然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一切到底是梦还是真实,但我已经决定和这个一字钟好好的过过招。

    我随意地瞥了李麻子一眼:“还愣着干嘛,前头带路啊!”

    李麻子吆喝一声:“得令!出发!”

    刚迈了两步,我忽然开口叫住他:“等会,我先洗个脸,个人形象问题还要注意一下的。”

    李麻子刹车不及,砰地撞上了门板。

    再次出现在富人别墅区前,我有一种哭笑不得的囧感。

    李麻子道:“张家小哥,你倒是和我说说话啊,这一路上你都没吱声,吓得我偷瞄了你好几次,以为你没气儿了呢。”

    “靠,会说话不会?咒我呢。”我立刻不满地瞪了李麻子一眼。

    李麻子嘿嘿地陪着笑,被我打过的左脸肿得老高,上面清清楚楚的印着五个指印。他伸出手,轻轻在自己的嘴上拍了一下:“打你这张不会说话的臭嘴。张家小哥,我说错了话,您别和我一般见识。”

    我四下环视了一圈,想了想,还是问道:“你这个朋友发展真是不错,这地界的房子都的长到五位数了吧?”

    “哪止啊!”李麻子的口气里满是嫉妒:“听说当初买的时候就已经五位数了,这都多少年了,早升值了。”

    李麻子的回答和之前一模一样。

    何止是他,连入门的保安也和之前一样,一脸的谨慎,将我和李麻子仔细审问了三四遍,这才满脸警觉地放行。

    走出老远,李麻子一回头,只见那个保安还在死死盯着我们。李麻子顿时火了:“卧槽,这小子把咱们当成什么货色了?”

    说着,转身就要回去找他理论。

    我连头都没回,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李麻子跑了几步,见我没阻拦他的意思,讪讪跑回到了我的身边:“张家小哥,我要回去和他争辩几句,教训教训他别狗眼看人低。”

    “嗯,去吧。”我敷衍地点点头。

    李麻子一愣:“说不定还会动手。”

    “嗯。”我轰苍蝇似的冲他甩了甩手:“慢走不送。”

    李麻子傻了眼:“凭咱哥俩这关系,你不跟我一起去啊?顺便也能给我壮壮胆,助助威?”

    “你身手这么好,我去不是给你添乱吗?”

    “这要是动起手来,拳脚无眼,万一我出手太重,把他打成个二级伤残,你也不拦拦?”

    我停下步子,满面春风地冲李麻子笑笑:“你安心进去蹲几年,我会常去看你的。你放心,我肯定把你儿子视作自己儿子一样,还会给如雪再找个好老公。”

    “卧槽,交友不慎啊!”李麻子蔫蔫的跟着我往前走,绝口不提要去和保安争辩的事儿了。

    早知道他是这种孬货,之前我就不该拦他。

    浪费口舌。

    和之前发生的一样,我和李麻子来到了老港的别墅前,李麻子上前按了门铃,老港很快打开了门。

    一切都是发生过的,老港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了李麻子的手,疼得李麻子哭爹喊娘。然后,钟响了。

    还是三声,还是那么的诡异。

    老港松开了手,像是失去了全部的力气一般,瘫在了地上。

    没有多一分,也没有少一分,一切都是那么的巧合。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李麻子转过头,委屈地看着我:“我朋友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情笑呢?”

    我故意绕过他,直接进了门,顺便驾轻就熟地打开了灯。

    老港紧张地盯着我:“不要开灯!你……你是谁?”

    李麻子在一旁介绍道:“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那位高人。老港,实话跟你说,算你小子有福气,认识我这么一个朋友,这要是换了旁人,根本请不动他。像你这种小问题我们高人随便动动手指就给你解决了,你就不用瞎担心了,我们俩的报酬你都准备好了吗?”

    我看李麻子滔滔不绝的吹嘘着,脸不红气不喘,实在忍不住插了句嘴:“喂喂喂,现在牧民不容易,你悠着点,别把牛全吹走了,回头牛奶喝不上我可不会放过你!”

    李麻子被我无情拆穿,脸色竟然一点儿都没变,甚至大言不惭地拍了拍老港的肩膀:“我家兄弟哪都好,就是忒谦虚。回头有空我得好好批评批评他。”

    什么时候我就成你们家的了?

    李麻子不给我说话的机会,自顾着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为了避免发生情况时没有个得心应手的人在一旁帮忙,我叫住他:“有点儿出息行不行?先别忙着喝酒,正事儿要紧。”

    李麻子吓了一跳:“张家小哥,你现在都这么神了吗?你怎么知道我要去找酒?”

    见我不理他,李麻子少不得又要跟老港吹嘘几句:“看到没?没唬弄你吧?我们家这位高人,有通天彻地的本领,就你一撅屁股,他知道你要干什么……”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

    老港听了李麻子的话,脸上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还是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与之前的见面相比,老港明显更虚弱了。

    很快到了三点十五分,快递员再次准时的上门送快递。这一次没让李麻子签收,我亲自走到了门口。快递员依旧是那副标准的口吻:“陈福港是吧?麻烦在这里签个字。”

    我接过他递来的笔签了字,客气地问道:“你最近每天都来这里送快递吗?”

    快递员愣了一下:“没有吧?快递太多,我也记不住。”

    我点点头,冲他笑了笑。

    等快递员走了之后,我把老港叫到一边,仔细地问道:“这个一字钟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你好好想想,仔细跟我说说。”

    老港转了转僵硬的眼珠:“从我一个客户那里,他欠我一笔钱,就准备拿家产抵债。我看他家一贫如洗,只有这个东西像是上了年代的老物件,就欢欢喜喜的搬回家了,谁知道……”

    “是哪里的客户?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我问道。

    老港吃力的想了半天,眉头皱的死紧,过了许久才一脸痛苦地点了点头:“好像有。”

    李麻子在一旁听了,立刻不满意地嚷了起来:“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什么叫好像有,你韩剧看多了,跟我们玩失忆呢。”

    没等李麻子说完,我已经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背上,疼得他龇牙咧嘴:“哪那么多话?喝你的啤酒去,别在这儿碍事。”

    李麻子嘟嘟囔囔地说道:“我这么诚心实意的帮忙,你竟然说我碍事,我的心都在流血啊。”一边说,一边美滋滋地跑到厨房找啤酒去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