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七八章 真凶伏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七八章 真凶伏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危险!”我情不自禁的大叫了一声。

    刚刚叫完,大炮便发射了,伴随震耳欲聋的声音,一发事先装填好的铁弹瞬间轰穿了一根柱子,碎片四处飞溅。

    t恤男倒在地上,我火急火燎地跑了过去,却发现他身上并没有受伤。原来千钧一发之际,他的身子向后一倒,飞快的避了开来。

    这时大炮转动铁轮子,准备从他身上碾过来,我赶紧从后面扑过去,双手紧紧抓住轮子,对t恤男大喊道:“快闪开!”

    大炮想要把我甩掉,猛的向后一退,我的手臂差点没被拽脱臼,两根手指甲都挣断了,血淋淋地倒卷起来。

    t恤男就地一滚,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把那根钢管插进了大炮的轮子里,用力的往上撬!

    大炮继续后退,竟然把钢管给压弯了,卡在了车轮里,结果它既不能进也不能退,在原地前后移动,像一头被困住的野兽。

    “炮弹,我包里有一发炮弹!”我大喊道。

    t恤男刚才倒下的时候撞到脑袋,身上的吕洞宾已经被送走了,此刻眼神变回了正常,他从我包里取出猪血和铁砂揉出来的‘炮弹’,往红衣大炮的炮膛里一塞。

    “快找东西堵住炮口,别让它吐出来!”我赶紧说道。

    t恤男拽过一层桌布,揉成一团塞进炮膛里,大炮拼命挣扎,我猜里面的‘炮弹’已经散开了,裹在里面的姨妈巾和婴儿头发弄得它非常难受。

    我用身体拼命压着炮身,只见大炮的表面开始生锈,好像一层瞬间覆盖上去的霜,它已经被消耗得不行了……

    这时,金光一闪,一股无形巨力将我和t恤男推开。我摔在一张桌子上,不过并没有像电影里面那样把桌子压碎,t恤男则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毫发无伤。

    只见一个没头的金甲武士拖着一条瘸腿,用大刀支撑着身体,一瘸一拐地朝门走去,身上的铠甲已经不再光亮,而是布满铁锈。

    t恤男从怀里掏出一把灵符飞过去,当灵符贴到金甲武士的身上的时候,它竟然被压得跪了下去,双手撑着地面不停颤抖,模样非常痛苦。

    我从包里拿出一根浸过黄鳝血的铁链,一只手抓着铁链的一端,另一端甩给t恤男,他点点头,立即明白了我的用意!

    我们抖开铁链,将金甲武士给缠住,它的整个身体已经被厚厚的铁锈覆盖,我想它不可能再兴风作浪了。

    可是就在这时,金甲武士的样子变得有些奇怪,从它的铠甲缝隙里流出一丝丝鲜红色的液体,散发出腥闻的气味,这副铠甲居然开始流血了!

    已经快不行的金甲武士突然站起来,抓住铁链两端开始旋转,把我和t恤男像两个沙包一样甩起来,最后我一个没抓牢,顿时被甩了出去。

    我摔在地上,滑出老远才停住,抬头一看,金甲武士抄起大刀站了起来,身上的所有甲片都在开开合合,往外流血,显得杀气腾腾。

    “这是怎么回事?”我大惊失色。

    “背后操纵它的人打算同归于尽!”t恤男皱了皱眉头。

    这也太丧心病狂了!

    t恤男从怀里掏出几道符咒,像扇子一样在手中展开,平静地对我说道:“施术者应该就在附近,你立刻去找他,我来拖住这东西。”

    “这怎么行,你一个人对付不了的……”我担心t恤男的安危。

    “快去!”

    我咬咬牙,从旁边的门离开了,屋子里立即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动。

    施术者绝不会离开金甲武士太远,因为他必须看到现场的情况,才会指挥金甲武士。我立即想到了监控室,当下便坐电梯去了一层,因为金甲武士突然杀进来,整个酒店的人都吓得躲起来了,而警察还没有到。

    我找到办公区域,最里面的房间便是监控室,刚一接近就感到一股强大的气场。

    房间门紧锁着,我连撞了好几下才撞开。

    我本以为在里面的会是富婆,可是推门一看,居然是她那个胖秘书。胖秘书一个人坐在监控台前,地上倒着被打昏的两名保安,他手里捏着一块金牌,头发已经花白一片,皮肤松驰,身体干瘦,整个人仿佛瞬间老了三十岁,眼窝深陷,从眼睛里流下了两行血泪。

    我不禁皱眉,就算是为了再多钱,把自己小命搭上值得吗?

    见我闯进来,胖秘书发出一声毛骨悚然的笑,笑着笑着咳起血来,手里的金牌掉在地上,我趁机捡了起来。

    金牌一阵阵发烫,正面刻着一串龙飞凤舞的篆文,反面刻着一只大蜘蛛,蜘蛛背上有一个骷髅头。

    这想必就是操纵红衣大炮的东西了,老实说这种东西我还是头一次见。

    只见监控器里,金甲武士正追着t恤男砍,突然浑身往外喷血,然后变回了一尊锈迹斑斑的大炮。

    胖秘书用手撑着控制台,颤巍巍地站起来,我真担心他随时会倒在地上死掉。

    “你来晚了!”他笑道。

    “什么意思?”我眉头一皱。

    “我在这里演的这出戏,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转移你们的注意力,合同现在应该已经签下了……”

    “不可能,大亨在我们手上!”我大声叫道。

    “哈哈,你真糊涂,亏你还是干这一行的,他的肉身确实是在你们手上,可他的魂魄呢?”

    我突然间明白了,富婆在大亨动手术的时候,把他的魂魄给抽了出来,这件事不可能是她一个外行做的,当时有一个高人在场,富婆之所以要杀那些医生就是为了防止这件事泄漏出去。

    他们一定花了不少心血折磨大亨的灵魂,然后找来一具尸体,让大亨的魂附在上面,强迫他签下合同,只要笔迹一致,在法律上就是有效的。

    想到这里,我瞬间汗流浃背,这么歹毒的手段,我这辈子都没见过。

    我转身就向外走,给尹新月打电话,问她现在在哪?她说在一直在附近转圈,没把车开远。

    “你马上把人带到酒店来!”

    挂断电话,我又给沈鸿宾打了通电话,叫他把t恤男一起带下来。

    几分钟后,沈鸿宾和t恤男刚从电梯下来,尹新月便带着大亨从正门走进来了,沈鸿宾大惊:“我哥为什么在你们手上,我还以为他被劫走了呢。”

    “来不及解释了,你要是不想股权和遗产被那女人夺走的话,就照我说的做!”我板着脸说道。

    我叫他去找几样东西,沈鸿宾立即吩咐下去,然后我叫几个身强力壮的保镖把袁崇焕按在地上,他一个劲地挣扎乱叫,我心想要是待会警察来了看见这场面肯定要干涉,到时就麻烦了。

    沈鸿宾看出我的顾虑,说道:“大师,不要紧的,放手去干,警察来了有我挡着。”

    我把事情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在场之人个个大惊,尹新月问我:“张哥,你现在打算做什么?”

    “再把大亨的魂给召回来!”我咬牙说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