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七五章 豪门恩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七五章 豪门恩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沈鸿宾哈哈大笑着敲响了我的房门。

    我打开门,看见他穿着一件休闲花衬衫,领口别着一副墨镜,一副风流公子哥的模样,他一只手搭在门上问道:“新搬来的邻居你好,我可以进来坐坐吗?”

    我冷着脸请他进来,沈鸿宾四下环顾,装模作样地说我这客厅太空了,找人装修一下比较好。

    我开门见山的道:“你是不是想来看看,我有没有被你请来的香港大师整死?”

    “这叫什么话,我可不是嫂子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他挥退了身后的保镖,屋里只剩下了我们俩。

    “我确实有点低估你了,有没有兴趣替我工作?”沈鸿宾拍了拍我的肩膀,客气的说道。

    “抱歉,没兴趣。”

    “看不出你还挺有职业操守的,我嫂子给你多少报酬?我可以出双倍。”沈鸿宾诱惑道。

    “你要是为了这点事上门,那就请回吧!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们这一行有自己的规矩,要么不管,要么就管一辈子……”我回绝道。

    眼下李麻子被富婆绑架了,我当然不敢反水。

    沈鸿宾干巴巴地鼓了几下掌,说道:“好好好,今天中午我在希尔顿大酒店包了一层楼,请董事会的人来赴宴,顺便让我哥签下股权转让的合同,有兴趣的话你也可以来参加。”

    我沉默地听着,想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

    “我知道我嫂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不过她再怎么兴风作浪我也不怕,因为我还留了一手。”沈鸿宾冷笑一声,从怀里抽出一个信封扔在桌子上。

    我打开看了一下,那是一份亲子鉴定的化验书,上面说大亨的两个儿子与他的dna相似程度只有百分之零点一,这就意味着两个儿子都不是大亨亲生的。

    难怪富婆为了搞到遗产费尽心机,原来还有这样的内情。

    沈鸿宾叹了口气道:“这份化验书我费了不小的力气才搞到手!我哥哥和嫂子的关系并不像外人看见的那样亲密,他们双方各自都出轨了,据我所知还不止一次。这女人心机很深,我哥的身体越来越差,和她脱不开关系,要不是我突然回国插了这一脚,我哥不知道要被她摆布成什么样子。”

    “你的意思是,公司你势在必得了?”我瞥了沈鸿宾一眼。

    “不仅如此,我让她连一分钱的财产都拿不到。”沈鸿宾怒道。

    我越听越糊涂,不明白他一大早跑来说这一大通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拉拢我?

    可以确定的是,他一定有所求,而且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

    于是我试探性的问道:“你想叫我怎么帮你?”

    “哈哈。”沈鸿宾大笑道:“真是聪明人,那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我想叫你帮忙,让我哥哥在合同和遗嘱上签名。”

    原来沈鸿宾搞不定被袁祟焕附身的大亨!袁崇焕虽然是个阴灵,但生前心性耿直,又读过书,死活不肯受人摆布。

    沈鸿宾问我,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控制大亨一会,让他乖乖签字。

    我沉吟道:“你请来的那位香港大师不行吗?”

    “他说整个圈子里除你之外没人能办到,我不太懂你们这一行,原来做阴物买卖也有分工?”沈鸿宾自己也有些不解。

    我恍然大悟,t恤男那边也在暗暗推动,如此一来,我就有机会将近大亨,把他弄走了。

    我嘴上敷衍道:“我确实会一些这方面的秘术。”

    沈鸿宾兴奋得两眼放光:“事情办成之后,我给你两倍……不,三倍报酬!”

    “可你怎么确定我就会和你合作,而不是去向你嫂子告密?”我冷笑道。

    他拍拍我的肩膀说道:“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知道该帮哪边,刚才我给你看的那份资料,我会在一个特定的时候发到每位董事的邮箱里!到时候局势自然会倒向我这边。”

    沈鸿宾说富婆有心机,我看他也不弱,到底是出生豪门的人,尔虞我诈的本领简直是生下来就自带的。

    沈鸿宾说中午会派辆车来接我,我谢绝了,太招摇会引起富婆注意,还是我自己过去吧。

    他递给我一张名片,是一张纯黑的纸片,上面印着某公司副总裁的头衔以及沈鸿宾三个字,一看就非常高档,不像普通文印店印出来的几分钱一张的名片。

    他说中午到了会场,只要出示这张名片,绝对不会有人拦我。

    沈鸿宾正准备走,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停在了别墅门口,富婆一身珠光宝气地下了车,身边跟着她那个形影不离的胖秘书,她踩着高跟鞋走进来,阴阳怪气地说道:“沈鸿宾,谁给你召集所有董事的权利?别拿根鸡毛当令箭,忘了自己几斤几两,当初你在国外留学被开除学籍,要不是我跟老爷子求情,你早就被赶出沈家了。”

    敢情沈鸿宾在国外没有念完书啊,那还顶着一个什么牛津学院硕士的头衔。

    沈鸿宾冷笑一声:“嫂子,你消息挺灵通的啊,看来你比谁都关心我哥的死活!”

    富婆从我手里拿过那张名片,扫了一眼道:“中午的董事大会,记得准备我喜欢喝的葡萄酒,招待不周的话,小心连残羹剩饭都分不到。”

    言下之意就是富婆要去参加董事大会,我暗暗佩服这帮人说话拐弯抹角的技术,反正我是学不来。

    沈鸿宾回敬道:“我不但给你准备葡萄酒,还给你准备一个舞台,让你好好出一次洋相!”

    他拍拍我的肩膀,便离开了这栋别墅。富婆盯着我,眼睛快要喷出火来了,我猜刚才的对话她都听见了,毕竟房子附近都是她的人。

    我只好跟富婆解释说这只是权宜之计,好接近大亨,再把他弄出来。

    “你最好别骗我,不然你和你朋友的下场都会很惨!”说完,富婆把名片甩给我。

    “我哪敢啊,你看看我现在的处境,一个朋友被你抓了,媳妇昏迷不醒,我自己还被监视着,我除了豁出一切帮你,还有什么路可走?”我叹息道。

    富婆掂量着我的话,冷笑一声:“你只要好好跟我合作,我绝不会亏待你,需要什么帮助,尽管说。”

    我想了想,说需要几辆车,最好是一模一样的,停在酒店的地下停车场。等我把人弄出来之后,送到其中一辆车上,几辆车一起往外开,沈鸿宾一定会晕头转向!

    富婆点点头,对我的计划表示满意,其实这是我从一部警匪片上看到的。

    我只是想借此分散富婆的人手。

    实际上,尹新月现在已经不在屋子里了,她凌晨五点便从窗户翻了出去,秘密开始了我的计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