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七四章 演一场好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七四章 演一场好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t恤男说道:“那女人为了搞到公司股权,让医生在手术中做了手脚,我猜她可能是想把丈夫变成植物人,又准备了一个对自己言听计从的阴魂,准备附到丈夫身上!结果出了一点意外,附到丈夫身上的竟然是袁崇焕。她应该不懂这些门道,但背后有高人指点,据我手上的线索,此人很可能与龙泉山庄有关……”

    我暗暗皱眉,又是龙泉山庄:“你有什么计划吗?”

    t恤男沉默地朝湖里丢石子,我以为他在思考,扔到第五粒的时候他才说道:“没有!”

    “那你半天不说话!”我差点吐血。

    “等你开口。”

    这次我真的要吐血了,眼下李麻子被抓,我们又处在富婆的监视之下,处境非常被动。

    我突然想起三十六计里面的‘反客为主’,假如我们能够掌握整件事情的主动权,或许可以搏上一搏。

    我问t恤男:“沈鸿宾那边有什么动静?”

    t恤男说道:“他打算明天把董事会的人都请来,当面让大亨转让全部股权。”

    “什么时候?”我问道。

    “大概中午。”

    我心生一计,说道:“我们得想办法把大亨弄出来,说难听点就是绑架!只要把关键人物控制住,谅他们也翻不起多大浪。”

    “这主意是不错,可你打算怎么弄?”t恤男看向我。

    “只凭我们三人的力量确实有点难办,必须得借力打力,我需要你配合我演一场戏给他们看。”

    我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t恤男,t恤男点头同意了。

    跟t恤男告别后,我回了一趟古董店,准备了一点东西,无论计划是成是败,和红衣大炮的一场硬仗都是在所难免的,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当然两小时内也不可能样样都凑齐,有些只能用别的东西替代。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了,那些保镖着急得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生怕待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看见我回来顿时一个个露出惊喜的表情。

    我叫他们不要慌,先把窗户都打开,家具挪走,把客厅给清出来。

    保镖们忙活的时候,我悄悄将一个纸条塞到尹新月的手里。

    她摊开纸条看了一眼,朝我点了点头。

    整个客厅很快就被清空了,我用富婆给的猪血在地上画着图案,撒一点粗盐,扔几根铁钉,保镖们看得一愣一愣的,好像在观摹一场高深莫测的法术表演。

    完事之后我故作神秘的道:“待会我要和对面的香港大师斗法!所有属鸡的、属蛇的、属猴的回避一下,否则发生什么概不负责。”

    几个人陆续离开客厅,尹新月朝我看了一下,问道:“张哥,我属蛇,也要回避吗?”

    “回避一下吧,这场斗法非同儿戏,你躲到厨房里面,千万别偷看。”我叮嘱道。

    “好吧,知道了。”尹新月撅着嘴,很不乐意地去了厨房。

    我让其他保镖盘膝坐在大阵四周,不管发生什么,没我的命令绝对不许动!

    然后我在阵中盘腿而坐,我看见一名保镖的衣服微微露出一条缝隙,里面像是放了一部手机。富婆是个缺乏信任感的人,叫一名手下用手机把斗法过程远程‘直播’给她看,也很正常。

    不过这样也好,她亲眼看到,总比保镖们事后汇报效果要好的多。

    我闭上眼睛,开始默念口诀,渐渐的四周的窗户开始摇晃,发出哗啦哗啦的动静,头顶上的灯光也开始忽明忽灭,一股阴风绕着大阵旋转起来,风里夹杂着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

    “啊!”一名保镖指着墙壁尖叫出声,只见一个浑身血淋淋的女人从墙里钻了出来,她半边身子是扁的,上面印着一道轮胎印,牙龈全部暴露在外,脑浆和血从裂开的头骨里往下滴。

    假如不知道这是t恤男弄得,连我都会被吓跑。

    “不要慌!”我厉喝一声,继续念咒。

    不断有鬼魂从窗户、从墙里钻出来,想攻破大阵伤人,但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开,其实这大阵屁法力也没有,都是我俩在演戏。

    “退!”

    我抓起粗盐朝群鬼身上撒去,被撒到的阴魂嚎叫着消失了,保镖们一个个露出敬佩的神色。

    “快,守住元神,不要被那些鬼魂附身了。”我叮嘱道。

    保镖们茫然地看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其实我也不知道,就是想多折腾他们一会,好让他们没力气再监视我们。

    折腾了大概有二十分钟,阴风渐渐小了下去,我满头大汗地对他们说道:“总算是打退了,那香港大师现在就算没受内伤,也要吐出一口老血。”

    “太厉害了,果然是高人!”保镖们赞叹道。

    “过奖过奖!”我谦虚一笑。

    这时,厨房里传来一声尖叫,跑过去一看,尹新月倒在地上不停抽搐,嘴里吐着白沫,旁边几个保镖吓得束手无措。

    我冲他们几个吼道:“我刚才怎么交代的?为什么不看着她?”

    “这……这不关我们的事,她说斗法已经结束了,就往外看了一眼,我还劝她来着。”一名保镖说道。

    我仰天长叹:“坏了坏了,这是被冤魂附体了。”

    “大……大师,有什么办法吗?”保镖们惊慌的问道。

    我抱起尹新月把她放到床上,冲身后跟过来的保镖怒吼一声:“都给我滚出去!”

    他们见我发火,一个个脸色难看的离开了屋子。

    等人走光之后,尹新月还在那抽搐,我掐了她的脸蛋一下,她噗嗤一声笑了:“张哥,我演得像不像?”

    “太像了,我差点以为是真的,对了,你嘴里的白沫是怎么回事?”我问答哦哦。

    “我刚才偷偷在嘴里含了一小块肥皂,以前拍戏的时候,我们就是这样演口吐白沫的。”尹新月俏皮的说道。

    我拿过水杯让她漱了漱口,然后用纸巾给她擦干净,让她先委屈一下,装作昏迷不醒,等明天按照我的计划行动。

    为了防止被看出破绽,我画了些符贴在床上,又在屋里来回绑了几根红绳,上面挂着铃铛,总之让外人根本不敢踏进来。

    因为我需要尹新月明天从这里悄悄离开,去弄一辆车好接大亨。

    做完这些之后已经凌晨两点了,我就去沙发上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外面的吵闹声惊醒,于是走到窗户旁边朝外看,只见两帮保镖正在对峙,沈鸿宾也在那里。

    沈鸿宾好像准备来找我,被富婆手下拦住了,两拔人就杠上了。

    正僵持的时候,沈鸿宾扬手给了一名保镖一耳光,对方被打恼了,挥起拳头要揍他。沈鸿宾毫不畏惧地盯着那人说道:“我劝你识时务一点,万一我嫂子没钱了,想想以后谁会赏你们口饭吃?”

    这句话一出口,富婆手下的保镖们立即灰溜溜的闪到了一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