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七二章 富婆的真面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七二章 富婆的真面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车在别墅区兜了一圈,在一片芭蕉树后面停了下来。

    富婆冲手下交代几句,手下立马带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老头。

    “沈夫人,我是这片别墅的负责人,听说您要租一套别墅?请问您是打算长租还是短租?”老头满脸堆笑的问道。

    富婆拉着李麻子的手,十分客气地说道:“大师,我给你们租一套别墅吧。”

    “这怎么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李麻子连连推辞,笑得嘴都快合不拢了。

    “你们得留下来,帮我盯着那小兔崽子,每天住在这,不是方便一些吗?”

    富婆问李麻子有没有风水上的要求,李麻子想了想说道,最好房子要大,有开阔的视野,再带个游泳池什么的。

    我暗暗发笑,李麻子真会提要求。

    老头带我们去看了好几套别墅,最后李麻子相中了一套,正对着沈鸿宾家。这别墅的租金一天就要五千块,富婆先租了一个月,还说如果喜欢的话,事成之后可以送我们一套。

    李麻子笑得开了花,一个劲说:“这怎么好意思”,突然间想起我交代的事情,当即拿出那份清单,让富婆帮忙弄到上面的几样东西。

    富婆一口答应,然后说有事先走了,东西一会派人送来。

    富婆走了之后,李麻子往沙发上一靠:“哎呀,这辈子没住过别墅,不行我得把如雪和小萌叫来,一起享受下……”

    “你真当来这里是享受的?对了,我有事要跟你说。”我突然严肃的坐了下来。

    “怎么了?”李麻子诧异的问道。

    “这件事情我们可能从一开始就想错了,真正的坏人不是沈鸿宾,而是富婆!”我说道。

    “什么!?”李麻子大惊:“这说不通啊,她为什么要害自己老公?”

    “为了钱呗。”我冷笑连连。

    医院里那几个脑科大夫收了巨额红包,然后又被金甲武士杀害,这事本身就透着蹊跷。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红包,而是封口费,富婆肯定交代他们在手术中作什么手脚,把大亨弄成一个植物人,事成之后又杀人灭口。

    由此可见,她一定有什么办法操纵红衣大炮。

    再一个,当我发现医生收了红包之后,金甲武士违背自己的原则来追杀我,也可以证明这一点。

    不过我现在掌握的线索还太少,只是一个猜测罢了。

    李麻子说道:“既然这样,她干嘛还要请我们出面?就为了演一场戏给外人看,证明她爱自己老公?”

    “她请我们了吗?还不是你自己主动贴上去的。当然这件事不能怪你,我也有份,既然现在淌了这浑水,索性就管到底吧。”我叹了口气。

    “要这么说,沈鸿宾是好人喽?”尹新月啼笑皆非。

    “两边可能都不是好东西,只是这富婆更阴险一点,我们得加倍提防才是。”我说道。

    整个一下午我都坐立不安,不时扒着窗户看看t恤男有没有从对面出来,李麻子倒是自在,把游泳池放满水,在里面游来游去,这老小子居然还会蛙泳,他问我,他跟孙杨哪个更厉害?我说他最多是那个洪荒之力的表情包。

    尹新月就打开电脑在那看韩剧。

    傍晚时分,有人送来一个大纸箱,我把箱子抱到客厅里打开。

    里面有两个装色拉油的大塑料瓶,盛着猕猴血和猪血,我拧开闻了下,叫李麻子也闻闻,他立即皱眉道:“这血的味道怎么怪怪的?”

    “富婆往里面掺了尿,这血根本不能用。”

    我要的铁砂也被混进了钢砂,死胎不足七个月,还在不起眼的地方插了几根银针,tnt炸药是不知道从哪儿买来的道具,根本就是假的。

    我真要拿着这些东西去对付大炮,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看来我猜的没错,这富婆不希望我们搞定大炮,她就是拿我们当小丑看,巴不得我们被大炮玩死。”

    “卧槽,真是人心险恶啊!”李麻子说道。

    我让李麻子再去重新一份清单上的东西来,他发愁地说道:“其它几样都好说,搞tnt是犯法的,你不希望我被逮起来吧?”

    我只好退而求其次,叫他去化工品商店买一些硫酸之类的。

    李麻子走后,尹新月叫了份披萨,吃完饭,我们楼上楼下参观了一遍,尹新月觉得这房子不错,想以后买一栋来住。

    这别墅我估计没有一千万是拿不下来,虽然今年挣了不少钱,但开销也挺大的。我就跟她说,别墅买的起养不起,再说三天两头在外面跑,有别墅也没时间住啊。

    尹新月笑道:“等咱们有了孩子,我来买一栋吧。”

    “你家有多少钱啊?”我伸手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

    尹新月调皮的说道:“不告诉你。”

    金灿灿的夕阳落在橡木地板上,窗帘在晚风中起伏,气氛实在太美好,我们忍不住缠绵起来,正当干柴烈火之际,我突然发现窗外有人在偷窥。

    只见沈鸿宾站在对面阳台上,手里握着一杯香槟,一脸贼笑地望着我们,我看见他的时候,他还招了招手。

    我骂了一声流氓,立马把窗帘拉上。

    被打断之后,也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兴致了,这时尹新月叫了一声:“张哥,你身后有东西!”

    我扭头一看,t恤男身边的羊角辫小道童正站在那里,一声不吭地望着我们。

    我正准备开口,他把手指放在嘴巴上嘘了一声,转身就跑。我们跟在他屁股后头,小道童下了楼,蹲在那个大纸箱前,朝纸箱子指了指。

    我打开纸箱,在里面翻找,发现用来填充的泡沫里面竟然塞了一个窃听器。

    我和尹新月惊讶地面面相觑,我气的将窃听器一把扯碎:“糟糕,我们刚才的谈话全被听见了,李麻子可能有危险。”

    说完,我给李麻子打了个电话,但是没人接听。

    几分钟后,他的号码拨了回来,但却是富婆的声音,此刻富婆的声音无比冷漠:“呵呵小子,倒是挺警觉的嘛,你猜的没错,你的朋友在我手里。”

    “你到底想做什么?”我质问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