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七零章 百鬼斗大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七零章 百鬼斗大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金甲武士一脚踢在会议桌上,沉重的橡木圆桌竟然在地上滚动起来,直接撞向了我。

    我只闪避到了一边。

    金甲武士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举起了大砍刀,那一瞬间我闭上眼睛等死的心都有了。

    这时尹新月抓起窗台的花盆,往它身上砸了过去,金甲武士被砸的一阵恼火,幽幽的转过了脸看向了尹新月。

    我趁机往后连退了好几步,金甲武士注意到了我的动作,双手紧紧握住刀柄,用长杆末端的尖头刺向了我。

    它手上拿的是一把正儿八经的明朝御林军刀,刀柄非常长,末端还有一个枪头类型的东西,在马战中可以反手戳对手一下。

    我就地一滚,避开了这致命一击,脚下的地板却被刺的粉碎!金甲武士怒气冲冲的一脚把我踢飞了起来,正撞在墙壁上,撞得我胸膛血气翻涌,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我一看李麻子,他正蹲在墙边,跟鸵鸟似地抱着脑袋,不停地念叨:“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我对他的鄙视已经无法形容了。

    尹新月又搬起花盆要砸,趁金甲武士分心的时候,我掏出天狼鞭,从后面一甩,顿时稳稳地缠住了它的脖子,然后用力向后拉扯,将鞭子绷得紧紧的。

    我大声喊李麻子过来帮忙,他“哦”了一声小跑过来,我们俩像拔河一样抓住鞭子向后拽。

    出乎意料的是,金甲武士居然没有想象中那么重,它的铠甲应该也是幻象形成的。

    我们合力向后拽,它渐渐失去平衡,轰然一声仰面倒下。

    “快跑!”我冲尹新月大喊道。

    我赶紧推开会议室的后门,三人跑了出来,会议室里的金甲武士正在缓缓爬起来。

    “卧槽,这东西怎么突然开始对付我们了?”李麻子问道。

    “不知道,可能是被人控制了……”我说道。

    跑到走廊尽头,只听见一阵吱溜吱溜的声音,我回头一看,红衣大炮已经现出了原型,正转着轮子在后面紧赶慢赶。

    它的炮膛滴着血,想必里面塞着一颗脑袋。和它保持在一条直线上非常危险,于是我们赶紧冲进了楼梯口。

    李麻子准备往下跑,我把他叫住了,说往天台跑。

    这东西不怕阳光,引到外面也无济于事,反而会殃及到更多无辜的人。索性把它引上天台,然后想办法让它摔下去。

    大炮是用生铁铸成的,从十六层的高度摔下来,一定会摔个粉碎。

    我已经豁出去了,这阴物我也不要了,只图能摆平它!

    一口气爬上十六楼实在是件辛苦的事情,不过大炮一直在后面追,根本容不得我们停下来喘口气,结果快到天台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通往天台的门被锁住了,顿时泄了气。

    “它……它好像来了。”李麻子说,下面确实传来大炮上楼的声音。

    万一被大炮堵在楼梯来一发,想躲都躲不掉,我提议去十六楼先避一会。

    十六楼是用来办公开会的,目前处于闲置状态,连灯都没开。

    我们前脚刚踏进走廊,那铠甲摩擦的声音便从楼梯传来,李麻子感慨一声说道:“我以前以为干咱这行就收几件闹鬼的小碗小鞋,早知道会被阴物追着砍,我还不如听弟妹的意见进军娱乐圈。”

    “你还有脸说,该挺身而出的时候,你跑得比兔子还快!”

    我拉着尹新月的手,一想到刚才她舍身救我的一幕,我就十分感动,再看贪生怕死的李麻子,这就是人性的对比!

    声音越来越近,李麻子紧张地说道:“那大炮来了,张家小哥你有什么计划吗?”

    “有啊,它从这一头上来,我们就往另一头跑。”我说道。

    倒不是我怂,眼下手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对付它,总不能叫我肉搏吧。

    “张哥!”尹新月一个劲拍我:“有东西飞进来了。”

    我朝窗外一看,一只千纸鹤正慢悠悠地飞进来。

    我一阵狂喜,t恤男一定就在附近,然而千纸鹤的嘴里竟然还衔着一样东西,等它飞近才看清,竟然是个安全套!

    那安全套里面鼓囊囊地装满了红色的液体,千纸鹤稳稳地飞进窗户,飘落在我们面前。

    我打开套套闻了闻,尹新月问我是什么,我说道:“黄鳝血……不对,这气味比黄鳝血还重,这是黑腹蛇的血,是召阴的上乘之物。”

    “t恤男为什么给咱们这个?一个道士还随身带着安全套啊,真不正经。”李麻子说道。

    “他是想让我们借助这里的冤魂来对付大炮!”我说道。

    眼下时间紧迫,来不及布什么阵了,我就用腹蛇血在地上写了四个字——‘百鬼来此’!

    爷爷说过,语言本身就是一种咒,所以当初仓颉造字完成,天空下起粟雨,鬼也在夜里哭了起来,因为人类一旦学会文字,就掌握了咒的力量!

    四个字刚写完,一阵阴风便在走廊里呼啸起来,吹得我们睁不开眼,周围也一下子变得黯淡无光。

    很快,金甲武士提着大刀出现在正前方,它的前脚一踏中地上的四个字,突然顿住了。

    地里伸出十几只苍白腐烂的手,抓住它的腿,一个人慢慢往上爬,渐渐露出全身,是一个穿着病号服、满身血迹的男人。

    金甲武士挥起拳头朝这冤魂的脑袋一通乱砸,连砸了几下,把脑袋砸得扭曲变形,鬼血溅了满墙,那冤魂掉在地上,化成一团黑烟消散了。

    其它冤魂也抓着金甲武士的身体往上爬,百鬼的重量竟压得金甲武士单膝跪地,它丢下大刀,一手攥住一个冤魂的脖子,把它们的脑袋相互撞了几下,瞬间将两个冤魂打散了。

    不过双拳难敌四手,金甲武士再怎么勇猛,也架不住这么多冤魂在身上乱抓乱咬,渐渐的,它被一大群蠕动的冤魂覆盖了,场面异常骇人。

    尹新月说:“我突然觉得它好可怜啊。”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想想它刚才是怎么追杀咱们的。”我冷笑道。

    我暗想,大炮为什么突然要杀我们?如果说是被人控制,如此强悍的阴物,到底谁能控制得了。

    这时,走廊里突然传来一阵凄厉的婴儿哭泣声,几个鬼婴从地里钻出来,扑到金甲武士身上去啃,它们长着尖牙利齿,竟然轻易地将金甲武士身上的铠甲给啃碎了。

    这些鬼婴是由死胎幻化而来的,因为投胎不成冤气极重,可谓凶险至极。

    我在这其中还看见一个子母凶,一个女人和一个婴儿的冤魂由脐带连接着,它们扑在金甲武士的背上,用一双利爪把它的铠甲像鱼鳞似地一片一片揭掉。

    这些东西厉害无比,还好医院的风水布置得很好,它们平时都处在休眠状态,不会跑出来祸害人。

    我对尹新月和李麻子说道别看了,趁金甲武士被困住,赶紧跑路。

    我们刚转身,就听见轰然一声巨响,吓得我赶紧向尹新月看去,然后看看李麻子,最后检查自己身上,还好三人都没受伤。

    原来红夷大炮被冤魂纠缠得受不了,变回了原型,胡乱轰了一炮。

    这一炮的反冲力让它向后退出几米远,在地上留下两道血淋淋的车辙印,冤魂也因此被轰得七零八落,走廊里到处是鬼血和魂飞魄散后的黑烟。

    我听见一阵咚咚的动静,大炮似乎从楼梯逃掉了。

    我刚刚松了口气,只听电梯叮的一声响,一帮警察冲了进来,用枪指着我们:“不许动,把手举起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