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六九章 魁星七煞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六九章 魁星七煞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布阵,布什么阵?”李麻子纳闷的问道。

    我退到走廊的转角处,这里相对来说比较开阔,然后把铁盘里的手术刀在地上摆成一个北斗七星的形状,每把刀用一道地藏王菩萨符封住,然后把回形针解开,全部撒在四周。

    尹新月喊了一声:“张哥,它来了!”

    咔嚓咔嚓的铠甲摩擦声从楼梯口传来,金甲武士出现在那里,手里提着一把血淋淋的大刀,阴森森地看向我们。

    虽然知道它不会杀我们,但再次面对那张没有面孔的脸,我心里还是阵阵发怵!

    我叫尹新月拿着桃魂花站在北斗星的位置,充当阵眼,一步都不要动。

    我拿着天狼鞭,和李麻子一左一右夹住医生,既是保护,也是充当诱饵。

    所有人严阵以待!

    金甲武士突然朝我们奔跑起来,高举大刀,地上的手术刀、回形针也开始不停晃动。突然它像是撞到一面无形的墙壁,后退几步,晃了晃脑袋,好像被撞晕了似的。

    我暗暗庆幸,这‘魁星七煞阵’看来是奏效了。

    金甲武士又一次撞过来,几道地藏王菩萨符寸寸撕裂,但这一次仍然阻挡住了它。

    尹新月惨叫一声,我朝她手上一看,握着桃魂花的那只手虎口被震裂了,流了一些血。

    大阵发动的时候,阵眼是不能移动的,我只能心疼地嘱咐道:“坚持住!”

    “我没事。”尹新月咬着嘴唇说道。

    金甲武士被弹开几米,双脚与地面摩擦出一道火花,它看上去非常恼火,从空洞洞的头盔里面发出一声怪异的吼叫。

    医生哭丧着脸说道:“哥们,我钱都给你了,它怎么还冲着我来?”

    “你平时是不是干过什么亏心事?”我问道。

    “没有,我是个本分的人……”想了想他又说道:“收红包不算吧,大家都收的,我们收红包也是为了给家属一个安心和一份承诺。”

    “你收红包还收出价值观来了?”我瞪大了眼睛。

    尹新月忽然指着金甲武士说道:“张哥,你看它的身体。”

    金甲武士的身体开始不断闪烁,这个模样似乎维持不了多久……

    红夷大炮只杀恶人,这无疑是它最大的弱点。

    一般阴物要靠不断折磨人、杀人来汲取力量,杀的人越多越是强大。但很讲原则的红衣大炮只杀该杀之人,因此它幻化而成的金甲武士器灵也维持不了太久。

    金甲武士半跪在地上,闪烁得越来越厉害,我似乎看见了一尊大炮的轮廓。

    那画面就好像一张金甲武士的照片,和一张红夷大炮的照片在快速交替。

    最后,它变回了原型,一尊重达八百公斤的生铁巨炮,用黑洞洞的炮口对准我们。

    “别怕,阴物也要遵循物理学的,它不可能凭空变个炮弹出来……”我刚说完,突然意识到不对劲,只见炮口正在不断流血,连忙大喊一声:“快趴下!”

    我们刚刚卧倒,一颗血淋淋的炮弹便从头顶上呼啸而过,与此同时,“魁星七煞阵”被强行破解了,七道地藏王菩萨符同时被撕裂,被压在下面的手术刀被弹得飞了起来,乒乒乓乓地插在墙上、天花板上。

    这一炮之威,简直难以置信!

    李麻子抱着脑袋撅着屁股,结结巴巴地问我:“张家小哥,你他妈不是说没有炮弹吗?”

    那枚炮弹打在身后的墙上,墙壁凹进去了一大块,鲜血和脑浆涂满了墙壁,还有一些带着头发的头骨碎片飞溅得到处都是。

    我心有余悸地说道:“炮弹,是那个医闹头子的脑袋。”

    “你说什么,把脑袋当炮弹?”李麻子大惊。

    “它走了。”尹新月说道。

    大炮消失在楼梯口,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好像正在下楼,这大炮已经成精了!

    我突然反应过来,楼下还有三具尸体,它这是去“装弹”。

    “魁星七煞阵”已经破了,我手上只有桃魂花和天狼鞭,两样都对付不了它。我是没自信和这怪物正面对刚的,只能让大家赶紧跑。

    李麻子问我能不能坐电梯下去,我摇头说不行,万一金甲武士对着缆绳砍一刀,大家都得玩完。

    我们上了楼,逃进一间没有人的会议室,我用一块手帕给尹新月简单包扎了一下,然后朝外面看了一眼,此时正是艳阳高照的大中午,换作其它阴物这个时间绝对不敢出来活动。

    可红衣大炮不一样,它的属性是至刚至阳,这会儿应该是力量最强盛的时候!

    那医生对我们的职业很好奇,不停提问,我正在那思考对策,被他搞得不胜其烦,叫他一边凉快去。

    然后我问李麻子,能不能叫富婆派人送点东西过来?比如新生婴儿的头发、裹尸布、用过的姨妈巾、槐树根、乌鸦血,反正越阴的东西越好。

    李麻子正准备打电话,就听见尹新月喊了一声:“别过去!”

    我抬头一看,那个医生居然不要命的把头伸到门外张望,当即呵斥了一句,那医生却呵呵笑道:“没事,那东西好像真的走了……”

    他一句话没说完,喉咙里便发出“呃呃”的"shen yin"声,他低头看自己的肚子,只见一柄大刀的刀尖从那里笔直的穿了出来。

    哗啦一声,金甲武士一脚踹开房门,抽回大刀的同时,整扇门倒下压在了医生身上。金甲武士一脚重重的踩在门上,下面的医生拼命喊着救命,脑袋受到持续不断的挤压,很快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最后噗唧一声,整个人都被压成肉酱,脑浆和鲜血爆了一地,一颗青森森的眼珠滴溜溜地滚到我脚边,撞到我鞋上。

    金甲武士向我转过脸,我突然有种强烈的不祥预感,连忙叫尹新月和李麻子到我旁边来。

    它将手中大刀一横,把会议桌旁的一排椅子哗啦啦扫过来,我们连忙低头,那些椅子从头上飞过,纷纷砸碎在墙上。

    紧接着,那把闪烁着寒芒的刀锋,如同恶魔一般袭向了我们!

    我吓出一身冷汗,这……这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啊。

    ‘恶人’已经死了,它为什么还要对我们下手?难道它把我们当成了恶人的帮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