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六八章 嫉恶如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六八章 嫉恶如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金甲武士把手轻轻一抖,就将我连同天狼鞭一起甩了出去。

    他阴森森地看了我一眼,最后掉头走向了医院走廊,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

    趁我拖住它的一小会功夫,那几个医闹已经逃掉了,金甲武士并没有放弃追赶,而是沿着走廊咚咚咚的往前走着。

    我捡起天狼鞭,喊李麻子,结果在一张桌子后面找到了他,他此刻正抱着头瑟瑟发抖。

    我气急败坏地把他揪出来,李麻子一个劲的说道:“张家小哥,张家小哥!我看这事就算了吧,这东西我们对付不了,一千万而已,以后多接几单生意也一样能挣到。”

    “瞅你那点出息!”我骂道。

    李麻子一直抱着桌子腿不肯走,哭丧着脸说道:“这他妈太吓人了,一刀下来把人劈成两半,神仙也挡不住啊,这活我不干了,我不干了!”

    尹新月说道:“我发现它有一个弱点,它只杀恶人,不杀好人。”

    我点点头,刚才金甲武士有两次机会杀我,但它都没下手,看来这是一个很有原则的阴物。

    李麻子听见尹新月的话,不那么害怕了,但还是有点不放心,问尹新月:“弟妹,你觉得老哥是个好人吗?”

    “你当然是好人。”

    李麻子这才安下心来笑道:“张家小哥,我想通了。富贵险中求,咱干的本来就是危险的行当,刀山火海也得闯一闯呀!”

    我已经无话可说,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眼下情势危急,也来不及找什么家伙了,我环顾四周,看见有一辆被扔在地上的不锈钢推车,上面有手术刀、镊子、止血钳什么的,可能是刚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

    手术刀是见过血杀过人的东西,虽说杀人属于间接,但也可以算作凶器,或许能派上用场。

    我叫李麻子把托盘拿上,随后我们上了二楼。

    走廊的灯像坏了一样忽明忽暗,每扇门都紧闭着,医生护士还有病人都躲在里面,大气不敢吭一声,好像瞬间人去楼空了似的。

    一扇门前跪着一具尸体,血把整扇门都涂红了,从死状可以看出来,是被人从后面一刀插死的。

    这个医闹可能想进门躲一躲,里面的人死活不肯开门,结果就被金甲武士瞬间击杀!

    现在这几个医闹就是灾星,谁也不敢收留他们,只能在楼里东躲西藏。

    刚才还飞扬跋扈,转眼成了过街老鼠,想想还真是讽刺,我心想干什么营生不好,非得做这种损人利己的事情。

    我上去敲那扇门,里面的人喊道:“别进来,我们不想死。”

    “有没有回形针、白纸、打火机?”我问道。

    “没有!”

    “真没有?那我撞门啦。”我威胁道。

    里面的人怕我真撞门,连忙说道:“等等。”

    过了一会,我要的东西被装在一个纸盒里,从门缝里递了出来,然后门砰一声又关上了,真是世态炎凉。

    “张哥,你要这些东西干嘛?”尹新月问道。

    “还记得t恤男做的那个追踪阴物的千纸鹤吗?”我笑道。

    “记得啊!”

    “今天我也给你露一手。”我说道。

    t恤男那一招我当然是不会的,只能拙劣的模仿一下,我用打火机去烤尸体的下巴,上面的胡茬被烤得滋滋作响,直到烤得打火机发烫握不住,尸体的下巴尖上才汇聚出一小滴油状物。

    刚死的尸体很难烤出尸油,但这一点就足够了。

    我让尹新月拿一张白纸折成小船,折好之后我接过来沾上那点尸油,放在地上的血泊中,小船瞬间缓缓地动了起来!

    趁这时候,我把尸体的双眼合上。取出回形针,将每一根回形针都在尸体的眼皮子上抹一下,沾一点皮肤上分泌的油脂,然后串成链子,别在裤腰带上。

    “张哥,小船不动了。”尹新月忽然说道。

    我低头一看,小船沾了尸油的那一端微微翘起,像是在给我们指示方向,于是对他俩说道:“大炮在那个方向,追!”

    我们从楼梯上去,一层楼一层楼地找,当爬到五楼时,我闻到一股强烈的血腥味。

    现场真叫一个惨不忍睹,地上有三具尸体,一具被腰斩了,上半身和下半身之间隔了十来米的距离,中间是满地的鲜血和青紫色的肠子。

    另一个被劈成了两半,手脚也被剁掉了,一截肠子挂在日光灯上,血和肠子里面的脏东西流了一地。

    前两具都是医闹的,第三具却是一名医生,从他的样子看当时正在疯狂逃命,结果脑袋被削掉了半个,里面的脑浆都看得一清二楚。

    “小……小哥,它怎么连医生都杀,不是说只杀坏人吗?”李麻子舌头都打结了。

    我发现医生胸前鼓鼓的,掏出来一看,是厚厚一沓欧元,都是崭新的,换算成人民币差不多得十多万。医生身上带这么多钱,还是外币,一看就知道是刚收的红包。

    “收红包也该杀吗?”尹新月诧异的说道。

    “虽然收红包不对,但这做得太过火了,我们得想办法阻止它。”

    李麻子从我手上接过这沓欧元,准备往怀里塞。我瞪了他一眼,问他要不要命了,这才讪讪地放回去,找借口道:“我长这么大没见过欧元长什么样。”

    “不过这红包给的也太大方了吧?”尹新月说道:“我姑妈做个子宫肌瘤手术,也就给一千块意思一下,给十多万这也太夸张了……”

    我摘下医生的胸牌一看,是脑科大夫,立即明白了:“昨晚富婆给的!”

    昨晚那场手术至少有五六个医生,要是每人都塞红包了,那就意味着他们都将成为金甲武士的猎物。

    嫉恨如仇到这个份上,这已经不是什么正义,而是变态!

    这时,楼上突然传来一阵求救声。我们跑上去一看,金甲武士正在追杀一名医生,他一边跑一边疯狂敲门,但谁也不愿意给他开门。

    这时他看见我们,跑过来抓住我的胳膊道:“大师,大师,你快救救我。”

    我叫李麻子把铁托盘里的手术刀、止血钳朝金甲武士身上撒去,李麻子照做之后,金甲武士闪了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这么好用?”李麻子惊讶道。

    “也只能拖一小会,去帮我捡回来,止血钳、镊子就不要了,我只要手术刀,等下还有用。”我焦急的说道。

    这些沾了血的手术用品,并不能克制金甲武士,只是让它感到讨厌。

    就好像你走在路上看见一坨狗屎会绕开,但如果是赶时间,踩上一脚也不会在乎。

    我朝那医生胸牌看了一眼,果然又是脑科的,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医生说他们科室的人正在开会,外面突然乱哄哄的,有人探头一看,结果身子向后一倒,脑袋不见了,全科室顿时炸开了锅。

    然后那个穿金甲的人就冲进来大杀特杀,连砍了三个人,他跟另一个人逃了出来,但那人在半路上被砍死了……

    “杀的都是昨晚参加那场脑瘤手术的吗?”我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医生有些奇怪。

    我让他把收的红包拿出来,医生一脸羞愧地从怀里掏出那沓欧元,果然是富婆给的红包。

    我问他想不想活命,医生拼命点头。

    “把钱给我!”我伸出手。

    “什么。”医生大惊:“你要抢劫?”

    “你他妈想不想活命了!”

    医生十分不舍地把钱交到我手里,我一转身把钱全部塞进墙上挂着的爱心工程的捐款箱里,医生一脸费解地望着我。

    金甲武士估计可以感应到人身上的邪念,所以我替医生处理掉这笔钱,他就会相对安全一些。

    这时,回形针哗啦啦响了起来,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我连忙说道:“它要来了,快点布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