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六六章 断手断脚之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六六章 断手断脚之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麻子胡编乱造,说富婆丈夫的前世正是袁崇焕,被小人迫害致死。所以对小人格外痛恨,没想到转世投胎之后仍旧命犯小人,一怒之下就准备大开杀戒!

    我怕李麻子说太多圆不住,赶紧轻轻咳了一声,他这才渐渐把话题往阴物上面带。说想要化解也不是没办法,务必要找到一件和袁崇焕有密切关系的东西。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尊大炮就是袁督师生前所用之物。可以冒昧地问一句,那大炮你是从哪里搞到的吗?”李麻子问道。

    富婆说是她认识一个算卦特别灵验的道长,她大事小事都是找道长拿主意,丈夫生病自然也不例外。

    丈夫得了脑瘤之后,富婆便去为丈夫求卦,结果道长掐指一算,说这个劫数恐怕是渡不过去了,富婆吓坏了,求他无论如何都要救丈夫一命。

    道长沉吟半天说也不是没有办法,需要一样东西帮她丈夫化险为夷,最好是年代久远的火器。因为手术要动刀见血,属于金劫,火能克金。

    富婆立即让人四处去寻,说来也巧,很快就有个古董商说手里有一尊明朝时期的红衣大炮,要价一千万,富婆想都没想就买了下来。

    我在旁边听着,觉得富婆像是被人给算计了,稀里糊涂地收了一件阴物回家。

    在手术室里放置阴物来逢凶化吉,这不得不说是件没脑子的事,略懂这一行的人听见都得摇头。

    因为一个人无论命格再硬,被开膛破肚的时候气息都会大幅度的减弱,很容易招来不干净的东西!你把阴物放在他旁边,轻则会被附身,重则会被害死。

    大亨这样还能捡回条命来,不得不说医生技术精湛,外加他自己运气特别好。

    李麻子点头说道:“实不相瞒,其实我们正是阴物商人。大大小小的阴物处理过几十件,不过按照我们这行的规矩,事成之后东西得归我们。”

    富婆疑惑的问道:“东西,你是说那尊大炮?这个好说,只要你救活我丈夫,大炮送你,我还另外追加一千万酬劳。”

    “一千万……”李麻子倒吸了口凉气,干咳一声,强忍住激动的情绪。别说他了,连我听见这个数字都有点站不稳脚。

    李麻子装出一副清高的样子呵呵笑道:“钱嘛倒不重要,先带我们去看看那尊大炮吧!”

    “好的,我这就带你们去。”富婆连连点头。

    我们跟着富婆去了医院用来后面停放救护车的车库,手术之后她便让保镖们把大炮搬到这里了,

    反正医院现在是她家的。

    来到车库面前,富婆叫人把门打开,卷闸门哗哗地升了起来,可里面却是空荡荡的

    富婆惊讶地问手下,有谁之前来过这里没有?手下们连连摇头,说钥匙一直在他们身上,从昨晚到现在就没打开过车库。

    我小心翼翼的走进车库,猛然看见墙上有一些暗红色的液体,用手蘸了一点,在鼻子下面嗅嗅,那液体竟然散发出一股腐烂的臭味。

    “是鬼血!”我说道。

    “什么……”李麻子想起富婆在这,得维持大师的架子,连忙严肃的道:“徒弟,你说说看,这鬼血是从哪来的?”

    我观察着手上的鬼血,这鬼血属阴,现在被活人的阳气一刺激,顿时好像烈日下的水珠,一点点的蒸发掉了。

    “鬼血当然是鬼流出来的血,大炮是至刚至阳的东西,而且煞气极重!医院本来是个阴气汇聚的场所,妖魔鬼怪自然不少,大炮一来就把它们都给唤醒了。”我解释道:“这就好比一个小黑屋里睡了很多人,突然有人拿着探照灯照来照去,里面的人当然不高兴了,所以想方设法要关掉这盏灯。两边于是乎就打起来了,最后这些鬼统统被大炮杀掉了。大炮被激起了杀心,一两个鬼当然不过瘾,结果自己跑出去了……”

    富婆大惊失色:“小师傅,这尊大炮重达八百公斤,怎么能自己跑掉,而且车库门还锁着。”

    这解释起来就涉及到灵异了,我问她:“大炮上面有没有刻什么字?”

    富婆回忆道:“有……好像写着什么耀武大将军。”

    “这就对了,红衣大炮最初是从葡萄牙进口的,在明朝时期,那可是一件威力无比的大杀器,往往能够扫平成百上千的敌军,因此被大明的将士们当成神灵来祭拜!一件东西一旦被当成神灵,天长日久的享受香火,渐渐的就会拥有自己的意识,经过漫长的岁月洗礼,它已经不再是尊大炮,而是个器灵,可以理解为半个妖怪。”

    富婆惊讶不已,跟李麻子确认道:“大师,你徒弟说的是真的吗?”

    “嗯嗯,他说的跟我想的完全一样。”李麻子点头道。

    这时,医院里传来一阵尖叫声,李麻子和我交换了眼色,准备去看看,结果富婆又要跟着。

    富婆跟着也就算了,问题是她那十几名保镖也跟着,密密麻麻一大群人,搞得我们紧张不说,一直端着架子也很辛苦。

    我低声对李麻子道,让他想个招把富婆支开。

    李麻子突然叫了声“不好”,富婆问怎么了?李麻子说富婆老公那边有情况,让她快点回去守着,富婆惊慌失措的就回去了。

    临走时她问我们要不要留几个保镖当帮手,李麻子婉言拒绝了。

    富婆一走,李麻子马上恢复了嬉皮笑脸的嘴脸,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怎么样,张家小哥,是不是得好好感谢我,没有我这三寸不烂之舌,怎么会揽到这笔一千万的生意!”

    “三寸不烂之舌?你跟富婆吹嘘的时候我都替你捏一把汗,真怕你把牛皮吹大了,到时候下不了台。”我哭笑不得。

    “那怎么会,我李麻子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看人下菜碟的眼力还是有的。”

    我们赶到出事地点,是医院三楼的一间诊室,门外此刻已经围了好多人,我挤进人群瞥了一眼,顿时感觉后背一阵恶寒!

    房间里一片凌乱,一个男人倒在血泊中,双手双脚都被砍断了,脑袋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地上有一串长长的血迹,想必死者被袭击后还艰难爬行了一段距离,最后才被杀掉的,真叫一个惨!

    我问旁边一个病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病人解释道,这男的家里一个老太太被医院治死了,花光了所有积蓄,连房子都卖了,但院方不愿意负任何责任,所以他每天带人在医院门口打着血字横幅,堵那个主刀大夫,想讨回医药费。

    今天这男的听说主刀大夫在里面坐诊,就上来讨说法,两人吵了几句,可能是情绪太激动,他扇了那大夫一耳光。大夫气鼓鼓地说去找保安,男人大咧咧往那一坐说等着他。

    大夫前脚刚走,就听见屋里一阵惨叫,护士推门一看,发现男人已经死了。

    “现在的医院也太牛逼了!把人治死不说,还把来讨说法的家属给宰了,这到底是医院还是屠宰场?”病人嘲讽道。

    旁边一个护士听不下去了,打断了他的话:“你知道些什么?在那没头没脑地瞎说,这男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病人家属,他是个医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