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六肆章 红衣大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六肆章 红衣大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最后大炮还是被抬进了手术室,围观的人群全都散了,尹新月问我冷不冷,赶紧回去吧!于是我们回了病房。

    十一点过后,我便催促尹新月回去,她起初不乐意,好不容易才被我哄走。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惦记着那尊大炮,我倒不是贪财,只是跟阴物打了这么久的交道,机缘巧合下看见一件如此重量级的阴物,心里痒痒。

    最后我给李麻子打了电话,响了六声他才接,在电话里大声抱怨道:“张家小哥,你非要这么晚打电话吗?有什么重要的事明天再说行不行,我也有我的私生活好不好?”

    我装出一副虚弱的声音说道:“李麻子,我住院了。”

    “卧槽,怎么了?”李麻子大惊失色。

    “你快来吧,我在第三医院,晚了可能就见不着面了。”

    “你……你没开玩笑吧?我马上来,我马上来!”

    说完李麻子就挂断了电话,李麻子虽然一身毛病,但就是讲义气重感情。

    半小时后,李麻子冲进病房,看见我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脸色顿时就变了:“张家小哥,你前两天还好好的,怎么说倒就倒下了,你到底得了什么病,是不是不治之症啊?”

    我奄奄一息地答道:“问题不大,不过医生说必须摘除一件器官。”

    “什么?器官都没了,你还说问题不大。”李麻子的声音里马上就带出了点哭腔:“我们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怎么就被病魔轻易击倒呢?张家小哥,你可千万不能倒下啊,不然新月嫂子岂不是要守寡了,咱们现在也有点钱了,缺什么器官我想办法给你弄来,哪怕绑架个人都行……”

    这时,李麻子突然看见床头的病号卡,上面清楚地写着“阑尾炎手术”几个字,顿时一拳朝我肚子上打来。

    “臭小子,居然敢骗我!”

    “我怎么骗你了,阑尾不算器官吗?”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流着泪笑,因为李麻子这一拳正好打在我伤口上,疼死我了。

    李麻子气得要走,我把他叫住,告诉他有一个重磅新闻。

    李麻子不耐烦地搬了把椅子坐在我旁边,说要再骗他就绝交,我把刚才医院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他,李麻子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问道:“你觉得那个富婆的丈夫手术会成功吗?”

    “我又不是医生。”我说道。

    我突然明白了李麻子的意思,手术万一出了什么解决不了的意外,我们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出面解决,顺便把这尊大炮弄到手。

    我笑道李麻子真是鬼精鬼精的,其实我叫他来,也是想让他去打探打探消息,毕竟我现在是个病人,行动不太方便。

    李麻子一口答应,便跑到急诊室去了。

    他走之后,我拿出手机登陆医院的官网,发现这家医院已经归一个新公司所有,那是一家如雷贯耳的跨国石油公司,在沙特阿拉伯和伊拉克都有分公司,搞了半天富婆是这个来历。

    李麻子半天没回来,我躺在床上,渐渐睡着了。

    天快亮的时候李麻子把我摇醒,我睁开眼看见他顶着黑眼圈,一脸的亢奋。

    “有戏!有戏啊!”李麻子激动的说道。

    “怎么个有戏法?”我问道。

    原来李麻子昨晚守在手术室外面,等富婆出来了,就向她毛遂自荐,说自己是业界知名的阴物专家。

    他故弄虚玄地说经过医院的时候,感应到一股强大的气场,怀疑附近有阴物,结果就追到了手术室这边。他掐指一算,认定那是一件明清时期的大炮。

    富婆似乎相当吃这一套,马上跟李麻子攀谈起来,问李麻子他丈夫到底能不能挺过这一关?

    李麻子说这尊大炮乃是至刚至阳之物,命格稍轻一点就会被克死,像她丈夫命格这么重按理说是没问题的。

    但诸葛亮当年用七星灯续命,千算万算,却没算到魏延闯进帐篷把七星灯给踩灭了!李麻子现场分析了一下富婆丈夫的八字,认定他命里犯小人,一定要格外提防,尤其是这个节骨眼上。

    富婆连连称是,把李麻子当成活神仙看,还留了联系方式。

    “现在就等她丈夫出点意外,咱们就好出场了……”李麻子笑得很猥琐。

    “我怎么觉得你思想越来越肮脏了呢?”我说道。

    “干咱们这行不就相当于开棺材铺吗?我们平时确实是处处拔刀相助,可要是没人乱用阴物,没人遇到怪事,咱们也就没生意可做了。”

    我觉得他说得还挺有道理。

    天渐渐亮了,我朝楼下看了一眼,那几辆车还停在原地。

    “手术怎么这么久?”李麻子疑惑的问道。

    “脑科手术,在大脑里面动刀子,你以为呢?一个手术持续十个小时都是有的!”我说道。

    早上护士来换过药,我换上衣服跟李麻子出去吃了点东西。回来的时候听见急诊室里闹哄哄的,进去一看,医生推着一个病人正往重症病房送,富婆紧跟在后面,两眼熬得跟熊猫似的,身后风风火火地跟着一群保镖以及秘书。

    从她的表情看,丈夫的命应该是保住了。

    话说回来,她丈夫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一旦撒手,富婆就等于失去了一切,所以她才会如此尽心尽力。

    我朝通往手术室的走廊张望,李麻子问我看什么呢,我说道:“好空啊。”

    “这不废话吗?手术做完了,当然没人了。”李麻子笑道。

    我指的并不是这个,整条走廊里不但没有人,连一只鬼都没有,甚至没有哪怕一点点的阴气。

    看来这尊大炮的确厉害!

    这时外面开来一辆跑车,从车上跳下了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阔少,边走边摘墨镜,看见我们站在那,毫不客气的问道:“喂,刚才是不是有个切脑瘤的病人,死了吗?”

    我最讨厌这种没礼貌的人,生硬地回了句不知道。

    阔少又拉住一个医生询问,当听说大亨的手术成功之后,顿时撇了撇嘴,露出极其厌恶的表情。

    这时富婆出来了,李麻子怕被看见,不知道从哪捡了张报纸把脸遮住,只露出两个眼睛。

    富婆看见阔少,走过来抬手就是一耳光。

    “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哥哥在手术室里躺了十个小时,你连问都不问,还跑到酒吧里花天酒地,现在跑来干嘛,是不是想看看他有没有死?”富婆骂道。

    阔少摸着被打红的脸,冷笑一声道:“从没有人敢打我的脸,我敬你是嫂子才处处让着你,但你别忘了,你不是我们沈家的人。万一哪一天我哥不在了,想想自己的下场吧!”

    撂下这句狠话,阔少转身便走了,富婆哼了一声,也回了病房。

    “哎哟!豪门恩怨,跟看电视剧似的,太带劲了。”李麻子感慨道。

    我才注意到他手上拿的是一份产妇护理周刊,他也发现了,一脸尴尬,我笑着问李麻子:“好看吗?”

    “好看!你赶紧学学,没准过两天就用上了……”说完他把报纸塞给我,被我笑着甩开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