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五四章 青铜古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五四章 青铜古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臣子鼓的事情算是彻底结束了,我们如约,将臣子鼓卖给了鳌拜在马来西亚的后人,他们对我千恩万谢,并且大方的甩给了我一张银行卡,这才带着祖先的头盖骨回去安葬。

    我查了下银行卡的余额,眼珠子都快瞪掉了,整整三百万,马来西亚的商人还真是财大气粗!

    接下来我的生活就有些单调了,每天都坐在古董店里,看着形形色色的路人,那些古玩字画一一入眼,却没有半件让我感兴趣的。

    虽然买买卖卖的也能挣点糊口的小钱,但没有了冒险的激情,我总感觉整个人都懒了许多。

    果然阴物如毒品,一旦玩开了就上瘾,而且还无药可救。

    连尹新月都说我每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

    我只好点头承认。

    “唉,张哥啊张哥,我都不知道该不该让你继续开店!”伊新月叹了口气道。

    我知道尹新月是为我着想。不接手阴物买卖的话,我就是个半死不活的孤独症患者。接手阴物买卖的话,我又有生命危险。

    左右两难之下,我也只好承认:我的老婆不好当。

    这一天,我按照往常一样坐在店里打盹。看着满屏幕的垃圾电视剧,什么手撕鬼子,什么八百里外一枪干掉鬼子的机枪手。

    正打瞌睡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咚咚咚传来。

    进古董店的人,很少会用跑这个姿势,因为我店里瓶瓶罐罐一大堆,若是不小心打烂了其中一件,可是要赔钱的!

    所以一旦是跑着进来,那肯定有大事。

    我浑身一个机灵,瞬间就睁开了双眼,抬头去看的时候,发现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女。

    这少女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胸部发育不良,颇有些飞机场的感觉。不过身材挺好,皓白的手腕和修长的美腿,将她的气质一下子衬托出来了。

    她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色连衣裙,文文静静的。

    她手中拿着一件被红布包裹的长方形物体,双手握的很紧。并且手臂微微有些发抖,显然红布里包着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

    不管怎么说,这突然出现的少女,和她带来的东西肯定大有来历。

    我立刻抖擞精神,喝了一口茶,对那白衣少女说道:“姑娘,是不是想出手什么东西?”

    “你自己看看吧!”话音未落,少女已将红布包裹放在了我的面前。

    我小心翼翼的掀开红布,又打开一层防震的塑料泡泡,这才看到那件东西的真身。

    那是一柄接近一米长的青铜剑,剑身满是绿色的铜锈,还雕刻着古朴的花纹,花纹之中隐约泛着

    一缕淡淡的血光。

    我一眼就认出来,这不仅仅是一把价值连城的古剑,更有可能是一件阴物!

    青铜剑是春秋战国时期王公贵族最喜爱的随身武器,比如一九六五年出土的越王勾践剑,就是当时最杰出的代表。

    越王勾践剑由铜、锡、铅、铁等多种合金锻造而成,而且经过特殊工艺处理,故而历经千年不腐。

    一般像这种近三千年的青铜重器,我们古董商人是不敢收的。

    通俗点说那叫国宝,行话里讲则称之为:掉头价。

    意思是就算有命卖出天价,却不一定有命花。

    贩卖国宝的罪名几乎不逊色于叛国罪。若是卖给国人也还罢了,卖给老外的话还要背上卖国贼的骂名,以后在这个行当里就没法混了。

    我一看到这把剑,就知道这多半又是哪个摸金校尉的杰作。

    据说我爷爷生前,跟一个姓胡的摸金校尉关系不错,还在那个摸金校尉身上赚了不少钱。

    后来那个摸金校尉转行写回忆录去了,就再也没有交集。

    摸金校尉挖出来的东西我一般是不大收的。

    一来风险大,容易被警察一锅端,二来危险也大,很多被深埋地下的阴物上千年不见天日,忽然给刨出来,那能不闹死你吗?

    所以我只看了一眼,就又小心翼翼的把红布盖上,郑重其事的对那白衣少女说道:“对不起,这东西我收不了,你去别家店问问吧!”

    那白衣少女咬着唇,也不多说,抱起红布包裹就走了。

    看着她倩丽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前,我竟然长长的舒了口气。

    我刚才确实有一种想接下买卖的冲动,但我答应过尹新月,以后再也不接可能危及到生命的买卖了。

    男子汉大丈夫,自然要说到做到。

    送走那白衣少女之后,我忽然觉得有点坐立不安,隐隐觉得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结束……

    无事可干之下,我继续打开电脑看连续剧。

    连续剧枯燥乏味,我只看了不到十分钟就睡着了。

    按照往日的经验,这一睡基本都睡到尹新月下班回来。

    然而出乎我预料的是,只睡了十分钟的觉古董店的大门又被敲响了。

    这一次敲门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

    我打开门一看,只见那白衣少女去而复返,而引他进来的不是别人,恰好是李麻子。

    这刚一进门,李麻子就扯脖子喊上了:“嘿,小姑娘,给您介绍下,这位就是业内鼎鼎大名的阴物商人,古玩专家,清华大学历史学教授,马上就要上百家讲坛开课的顶尖高手,张九麟!”

    我心中一阵不屑,知道李麻子又不知道哪根筋抽了,想利用拍马屁加吹牛皮的手段接下这个活。

    我向来不是一个张扬的人,却也不善于驳别人的面子,只好装出一副寂寞高手的样子,对李麻子道:“有屁就放,别在那说些没用的。”

    “张老板,如果我没看走眼的话,这位小姑娘遇到的可能是千载难逢的阴物……”

    李麻子看了白衣少女一眼,大大咧咧的道:“这件阴物血光冲天,要是不请张老板出马,恐怕没人能镇得住场面!这不,这姑娘刚才就找到一个嘛本事都没有的古董商,一看到东西就怂了,当场就说收不了。”

    那白衣少女用一种幽怨的眼神望着我,拉着李麻子道:“李先生,我刚才找过的人就是他。”

    我知道我当时的脸色肯定有点难看,我咳了一声,对李麻子道:“李麻子,你可别添乱了,你那嘴能犁地是吧?”

    李麻子见连我都不敢接,这才意识到自己捅了篓子,话锋一变,吓唬那白衣少女道:“小姑娘……你怎么不早说你找过张老板?这可就难办了。”

    李麻子故意做出一副为难的模样,装神弄鬼的道:“这把剑里肯定藏着一个千年凶灵,连张老板都不敢接,恐怕全世界都没人处理得了了。”

    我知道李麻子还是在夸大难度,故意抬高价格。但我已经打定主意不接这单买卖,就算李麻子把天说破了我也接不起。

    便站起来,对两人说道:“麻烦你们出去下,我要锁门了。”

    李麻子一愣:“张家小哥,这是怎么了?”

    我对李麻子道:“李麻子,我不敢接这单买卖,我劝你也别接。这把剑上凝聚了成千上万只冤魂,要是真捅了大篓子,我爷爷也救不了咱们!”

    话说到这里,李麻子只吓的全身哆嗦,赶忙将红布包裹塞回到白衣少女手中。

    我当着两人面故意锁上门,转身大步流星的走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