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五一章 易容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五一章 易容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们刚进林子没多久,李麻子就急匆匆地追了上来,我问他刚才不是说什么都不肯来吗?李麻子不好意思的说,自己也是讲义气重感情的嘛。

    最后在我的逼问下他才如实招来,我们刚走没多久,突然有个女人的手敲打车窗,他朝窗外一看,看见一张鬼气森森的脸在对他笑,吓得赶紧就跟了上来。

    林子里幽深静谧,连猫头鹰的叫声都听不见,只有我们四个人脚踩在落叶上的声音。

    我以前在新闻上看过关于自杀森林的报道,每年都有几十个人来这里自杀,时常会遇见一些腐烂的遗体,当然也不乏一些猎奇的年轻人进来探险。

    这林子似乎有种说不出的魔力,经常有人在这里神秘的失踪,曾经有个探险团在这里走散了,最后只有一个女孩被找到,她当时已经神智失常,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走着走着,尹新月突然抓紧我的胳膊,低低地说了声:“张哥,你没感觉温度降了吗?”

    四周突然升起一团白茫茫的雾气,超过十米都看不清人,突然有只手在我右边肩膀上拍了拍,身后传来李麻子的声音:“小哥,借个火。”

    “李麻子你不是戒烟了吗?”

    我正要回头,t恤男一声厉喝:“别往后看!”

    等我回过神来,发现李麻子就走在我身边,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我刚才和你说话了吗?”

    紧接着,那只手又在我左肩膀上轻轻拍了拍,这一次声音又变成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帮帮我吧,我的孩子找不到了……”

    我瞬间吓出一身冷汗,拼命念着《道德经》。

    那声音一直跟在我后面,不停地说:“求求你帮我找我的孩子”,说着说着就嘤嘤哭了起来,听上来格外渗人。

    我注意到李麻子和尹新月也是脸色煞白,尹新月手掌冰凉,可能和我一样产生幻听了,这雾应该是某种瘴气,可以干扰人的感官。

    “啊,有死人!”

    尹新月叫了一声,指向一棵大槐树,树枝上吊着一个穿着运动服的男人,死了大概有一个多月,"chi luo"的双脚已经漆黑如墨。

    t恤男蹲下来,用树枝从落叶里扒拉出一双泛黄的运动鞋。

    他把鞋在地上摆放好,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沓黄纸,在手里像扇子一样展开来,“噗”的一声,黄纸上蹿出一团蓝色的火苗来,这一手绝活真是帅炸了。

    黄纸在t恤男手里快烧完了,t恤男才将黄纸塞进运动鞋里,同时嘴里喃喃念叨着什么。一股旋风卷着鞋里的纸灰飘向林梢,我抬头望着,直到看不见为止。

    “刚才有个男人从这里经过吗?”t恤男问道。

    沉默了几秒,鞋口绷线的地方突然裂开了,开合了几下,好像是在点头。

    我们三人被这一幕深深折服了。

    “他身上煞气很重?”t恤男又问道。

    鞋子再次点点头。

    “带我们去找他好吗?”

    这一次,鞋子左右晃了晃,像是在摇头。

    “不要怕,我们会保护你,之后还给你烧纸钱。”t恤男说道。

    鞋子没有回答,好像在犹豫,之后突然像被一双看不见的脚穿着,一左一右地迈开步伐,朝林子深处走去。

    “你是怎么做到的?”李麻子惊讶地问道。

    “我什么也没做,它本身就是件阴物。”t恤男淡淡地说到道,转身跟上那双鞋。

    “阴物,现代的东西也算阴物?”李麻子一脸无解。

    我倒是听明白了,阴物的本质上就是寄居了阴灵的物件,历史悠久的是阴物,刚刚成型的也算是阴物。

    因为这种阴物级别比较低,所以不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烧几张纸钱就可以驱使它为自己服务。

    “跟上!”

    t恤男招呼我们,我们几个跟着那双运动鞋,渐渐走出了白雾笼罩的范围。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运动鞋停在一棵大树旁边,我听见有一男一女的说话声音从大树的另一边飘过来。

    “小美,原谅我这个窝囊废,下辈子我一定娶你。”

    “别说了,小旭,我爱你。”

    “我也爱你。”

    然后是石头滚落的声音,我心道一声不好,有人在这里上吊自杀,于是连忙朝那个方向跑过去。

    只见一对年轻情侣挂在树上,像风铃一样晃晃悠悠,我叫李麻子搭把手,把两人给抱了下来。

    谁知那女孩还不领情,被救下来之后又抓又挠,扯着嗓子骂道:“谁叫你们管闲事了!谁叫你们管闲事了!我死我的,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呵呵,还不知道感恩?我真搞不懂你们这帮年轻人,年纪轻轻的,有什么想不开的,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干嘛要寻短见?”李麻子说道。

    “要你管啊,丑大叔!”女孩恶狠狠地回了一句,她的打扮比较另类,一边头发很长一边几乎是秃的,穿着黑色皮夹克,戴着霹雳手套。

    男孩看上去显得很文弱,戴着一副酒瓶底眼镜,背着双肩包。

    尹新月问道:“小妹妹,你们有什么难处吗?说出来看姐姐能不能帮你一把。”

    女孩呛了一句:“不关你的事,阿姨!”

    女孩找李麻子要烟,李麻子说没有,她自顾自地掏出一块口香糖嚼了起来。

    我突然发现那男孩身上透着一股很重的阴气,将死之人身上有阴气很正常,可是同样是来自杀殉情的,那女孩却没什么阴气。

    我下意识地朝t恤男望了一眼,发现他也在看我,还冲我微微摇了摇头,似乎在警告什么。

    “你们是同学吗?是哪个学校的?”尹新月问道。

    男孩说道:“阿姨,我们是附近十三中的,我们俩是真心相爱,可是她爸不允许我们在一起,然后我们就私奔了。结果在外面实在过不下去了,只好来这里自杀……”

    尹新月问道:“你们还有什么地方去吗?”

    “没有,我们现在回去会被家里人打死,我们都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对了,阿姨,我给你看样东西。”男孩说完,把手放进双肩包里。

    我猛然注意到他脸部的肤色和身上还有手臂不一样。

    “快离开他!”我大喊一声,一个箭步冲过去,把他手里的双肩包一脚踢开。

    那包里竟然滚出了一面手鼓,是由两个倒扣在一起的骷髅制成的,上面蒙着的鼓皮应该也是人皮。

    “臣子鼓!”李麻子和尹新月异口同声说道。

    “妈的!”男孩的神情刹那间就变了,连声音都变粗了,他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匕首,架在了女孩的喉咙上:“都别过来,不然老子宰了她。”

    原来程小虎知道无路可逃,于是施展了易容术,又从死人身上扒了这身衣服扮成学生。

    他模仿别人举止的本领,简直可以和专业演员相媲美了。

    另外,这女孩看上去没有被臣子鼓控制,或许是被程小虎胁迫的。

    “程小虎,多行不义必自毙,我劝你还是积点阴德吧!”我说道。

    “哈哈!”程小虎仰天大笑:“别跟我说什么报应,我才不相信,那些贪官污吏怎么没有报应,老子变成今天这样都是被这个病态的社会逼的。”

    李麻子骂道:“放屁,我小时候家里穷得连一双不破洞的袜子都没有,我怎么没去偷没去抢,自己本来就不是好东西,还赖上社会了。”

    程小虎阴笑一声:“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谁都不许过来,不然我割破她的喉咙!”

    他一步步往后退,突然将女孩朝我们身上一推,从地上抢了臣子鼓,飞快地冲进树林里。

    我正准备追,却被t恤男拉住了,t恤男平静的说道:“他跑不远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