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四七章 猪粪克百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四七章 猪粪克百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我这么一说,梁警官一阵小跑,踩着围墙就翻了过去,把我和李麻子都看呆了。

    梁警官还算有点良心,自己安全之后,便站在围墙上朝我们伸出了手:“快点,我拉你们上来。”

    他先把我拽了上去,然后我们合力把李麻子给拽了上来。这时候两波村民已经在小洋楼外面汇合了,黑压压的就跟大军压境似的,怒不可遏的冲着我们前来,手里都是武器。

    结果刚把李麻子拉到一半,他就惨叫了一声:“卧槽,我被砍了!我被砍了!”

    我们赶紧把他拖到了围墙上,李麻子面色苍白的还没回过神来,一把明晃晃的砍刀嵌在了他的运动鞋底子上,他骂了一声娘,然后把刀子拔了下来。

    “不好,他们要爬进来了。”梁警官说道。

    我朝墙头下一看,有几只手已经在往上攀了,这区区两米高的围墙恐怕抵挡不了多长时间。

    我把一袋子骨粉交到李麻子手里,让他看见有人翻过墙头就照脸上撒,然后掏出事先准备的镇尸符,在墙上啪啪啪贴了几道,那几双攀上来的手立马松开了。

    看来这帮人全都被阴物给控制了。

    “救命,快救我们!”围墙外传来一阵杀猪般的嚎叫。

    我和李麻子错愕地对视了一眼,赶紧看看出了什么情况。

    外面的情景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那两帮村民竟然相互厮杀在了一起,有人抄着板砖往对方脑门上砸,砸得满脸都是血;还有人用菜刀对砍,地上到处是血淋淋的手指;手无寸铁的人索性就抱在一起相互抓咬,我看见一个村民把另一个人的半个耳朵活活给撕扯了下来。

    他们一边自残一边哭喊着救命,显然身体全都被控制住了,不受自己支配。

    凄凉的夜风里,我听见臣子鼓的声音从小洋楼上飘来,一声接着一声,回头一看梁警官,他已经率先冲进了小洋楼。

    “这是人民警察的作风吗?”李麻子大骂,然后问我:“张家小哥,救还是不救?”

    我咬了咬牙,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帮村民死光吧?我这个人一向心善,阴物可以不要,但人必须得救。

    所以我咬紧牙关说道:“救!”

    “怎么救?”李麻子问道。

    我四处张望,发现小洋楼下有一个空猪圈,猪圈里有几泡臭哄哄的猪粪,也不知道搁在那里多久了,旁边地上还有一个空的白皮铁桶。

    眼下形势危急,也容不得犹豫了,我连忙叫李麻子把猪粪全都装进桶里。

    “用什么装?”李麻子问道。

    “手!”我说道。

    “这这这太恶心了,我不干!”李麻子一阵恶心。

    “妈的,我来!”我撸起袖子,把一坨坨的猪粪捧进铁皮桶里,然后让李麻子把骨粉撒进去,用手人工搅拌,那臭气熏天的味道,折腾的我差点没吐出来。

    我让李麻子在院子里找找有没有洋葱大蒜什么的,没多久李麻子就拿了几棵干巴巴的圆葱过来,我皱了皱眉,寥胜于无吧!便叫他把葱汁统统挤进去。

    污秽的东西,往往都有驱邪的作用,但不知道猪粪有没有人粪那么好使,不过里面有葱汁和骨粉,应该能起到点效果。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叫李麻子把大门打开,拎着满满一桶猪粪,见人就泼。

    还在厮杀的村民们转眼间就被泼成了一群粪人,李麻子忍不住跑到旁边吐了一会。

    这一招起了作用,他们终于消停了下来,不过受伤的人不少,我叫李麻子赶紧打120。

    我晃了晃桶,剩下的猪粪不多了,只能省着点泼。

    就在我刚准备喘口气的时候,眼前突然刀光一闪,我下意识的躲到了一旁。没想到还有一条漏网之鱼,正是刚才在村口和我们说话的那个闲汉,他手里拎着一把菜刀,双目血红,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我感觉肩膀上一阵火辣辣的疼,低头一看,肩膀被划开了一条十厘米的血口子,鲜血把整条胳膊都染红了。

    我两手都是粪,去掏天狼鞭和镇尸符肯定会使它们失去效力,只能叫李麻子想办法拦住他。

    李麻子不知从哪捡来一杆收草的耙子,嗷嗷叫着冲了过去,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闲汉一时间竟无法近身。

    “张家小哥,你看咱这九尺钉耙,耍得是不是有模有样?”

    李麻子正冲我炫耀呢,只听见咔嚓一声,他手里的耙子被菜刀给砍成了两截。李麻子大惊失色,赶紧丢掉耙子,绕着院子跑。

    我破口大骂,这也太不讲义气了,然而那闲汉追得实在是太凶了,我只好紧跟着李麻子一起跑。

    我们一起把小洋楼的防盗门给关上,那把磨得锋利的菜刀从门缝里刺了进来,上下划拉,把我们吓得眼珠都瞪圆了。

    刀在门缝里划拉了半天,突然缩了回去。我叫李麻子从门缝里看看什么情况,他拼命摇头,一点儿也不敢看。

    只听见轰一声,防盗门居然摇晃了一下,原来闲汉正在外面拿脚踹门。

    他连踹了三脚,防盗门开始出现裂缝,这力气大得让人瞠目结舌。

    俗话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人的潜力往往比自己想象中大,我在电视上看过催眠大师把一个人催眠,让他平躺在两把椅子上,身体中间悬空,然后三个人坐在他身上,那人竟然像铁板一样纹丝不动。

    臣子鼓能控制人的身体,效果就跟催眠术差不多,因此能将人的潜力激发出来!

    眼看着防盗门快要支撑不住了,突然小洋楼里传来一声枪响,鼓声慢慢停了下来,我大着胆子从门缝里往外看了一眼,那闲汉正痛苦地抱着脑袋。

    趁着这个机会,我赶紧打开门,将懒汉踹翻在地,李麻子一脚踢开他的菜刀。

    然而小洋楼里的鼓声再次响了起来,闲汉又开始挣扎了,我们两个人都按不住。我大喊着让李麻子从我怀里拿镇尸符,他摸索了半天,掏出一大把来,结果闲汉挣扎得太厉害,李麻子的手一抖,镇尸符全部飘落到旁边的猪粪里去了。

    我当下一刀捅死他的心都有了!

    闲汉挣扎得太厉害,那感觉就像在驯服一匹烈马,眼看着我们快要支持不住了,一道镇尸符突然“啪”的一下贴在了他的脑门上,闲汉就像被下了定身术,呆呆地僵在那里不动了。

    我抬头一看是尹新月,心里又惊又喜。

    “说说看,你们该怎么谢我,还嫌我来了没用吗?”尹新月得意洋洋的说道。

    我问尹新月:“你怎么跑来了,那两个充气娃娃起作用了?”

    尹新月说我们走后没多久,那两个充气娃娃的竟然慢慢动了起来,她恐惧的问是不是鳌少保和鳌公子,充气娃娃的脑袋上下动了动,像在点头。

    她赶紧照我的吩咐,用麻绳把两个充气娃娃给捆住了,那阴灵起初还不太情愿,拼命挣扎,可把尹新月给吓坏了。

    做完这件事之后,她听见小洋楼这边闹哄哄的,就赶紧过来查看,正巧看见我和李麻子压着一个人,正在作殊死搏斗,她想都没想就拿出上次我给她的那张镇尸符贴在那人脑门上。

    要不是尹新月的神补刀,恐怕后果不堪设想,再一看李麻子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猪队友,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我于是故意大喊一声:“李麻子,你后面有东西!”

    “在哪在哪?”李麻子急忙回头。

    我趁机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把他踹了个狗吃-屎,这口恶气才算是消了几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