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三九章 萨满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三九章 萨满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梁警官带我们走进办公室,然后给我们每人泡了一杯茶,说道:“我再重新介绍一下自己,我姓梁,梁啸月,是市刑警大队的队长。”

    李麻子立即满脸堆笑地恭维起来:“久仰久仰,梁警官这么年轻就是队长,还长得一表人才,真是一位年轻才俊啊。我姓李,这是我的名片,以后多多关照,多多关照。”

    说完,李麻子掏出一张名片,双手奉上。

    我偷瞄了一眼,上面写着‘风水顾问’、‘降妖除魔’、‘古董大师’一堆头衔,还有什么‘民俗研究’,把自己包装的真够可以的啊!

    梁警官倒是没摆官架子,接过名片扫了一眼笑道:“原来你们是做这一行的。”

    “见笑了,也就是混口饭吃。”李麻子笑呵呵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不过我这位兄弟祖上世代都是阴物商人,别看他年纪轻轻,却有一身真本领,有什么怪事找他出面,比求神拜佛都靠谱。”

    李麻子夸的那叫一个肉麻,听得我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梁警官笑了笑:“老实说,当警察这么多年,我也接触过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我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迂腐,如果这次的事情需要你们的帮助,我也希望两位能够出手相助。”

    “这个好说,但按照我们这行的规则,东西要归我们。”我说道。

    “东西,什么东西?”梁警官诧异的问道。

    我跟他简单解释了一下什么叫阴物,听完之后梁警官点点头道:“只要符合法律程序,交给你们应该是没问题的,走,我们先去看看尸体吧。”

    我叫尹新月留下来跟丰绅娜娜说说话,她不乐意,说好久没遇到这么刺激的事情了。

    路上李麻子小声问我,什么叫符合法律程序,我冲他摇头,叫他别多嘴,反正跟警察打交道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再说是不是阴物作祟现在还不清楚。

    我们来到太平间,太平间里并排放着的几张床,几具劫匪的尸体用白被单覆盖着,白惨惨的灯光打下来,气氛很阴森,两个法医在那里有说有笑地闲聊,看见梁警官进来马上恭敬起来。

    “解剖结果出来了吗?”梁警官问道。

    “还在等化验室那边,但初步结果已经出来了……”法医说着递来一份单子,梁警官看完交给我。

    经过法医鉴定,这几具尸体都已经死亡四十八小时以上,体表出现了大面积尸斑,肝脏和胰脏也已经坏死,初步断定死因是服毒。

    随后,法医掀开了覆盖在一具尸体身上的白布,那具尸体已经被开膛破腹,法医说在死者胃里发现了一些东西。

    他的表情似乎有些难看,沉默了半天,将一个盘子放在我们面前。

    盘子里的是一只全身裹满粘液,眼睛耳朵都被缝合的灰老鼠,正如我所猜想的那样。

    “张先生果然是高人!”梁警官冲我竖起大拇指:“不过你怎么知道死者肚子里有只老鼠的。”

    “因为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做出这种事情的,只有萨满教的‘魂瓮术’了。”我说道。

    梁警官问我什么是魂瓮术,我解释道,这还得从萨满教的历史说起。

    中国最古老的宗教是道教,但那只是在汉族的范围内,严格上来说,最古老的宗教应该是萨满教。

    萨满教认为大地下面有一条绵延千里的灵脉,世间万物死掉之后魂魄便会汇进这条灵脉,而萨满巫师施展的各种法术,也是从灵脉之中汲取力量!

    所谓魂瓮术,就是在死尸的身体里放一只小动物,最好是蛇鼠之类的,因为蛇鼠都在土壤里做窝,与大地紧密相关。

    一旦这些小动物进入尸体的胃里,就会将尸体变成一个魂瓮,吸取来自灵脉的力量让尸体‘起死回生’。这样施术者就可以通过操纵小动物,来间接操纵活尸了。

    这些都是我从爷爷留下的一本书里看到的。

    听完之后,梁警官十分佩服地说道:“我以前以为这些封建迷信,骗骗老头老太太的。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学问,今天真是大开了一番眼界。”

    说到这,梁警官道:“那么张老板,你能通过尸体找出背后的凶手吗?”

    “这个恐怕有点难度,这凶手一看就是个十分谨慎的人,在尸体上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梁警官,你能不能先帮我查一下这些尸体的身份?”我问道。

    “这些死者生前肯定跟凶手接触过,能诱骗服毒说明他们关系很密切,另外能不能调查一下近几年来市里失踪的五岁以下的儿童。”

    梁警官这时已经完全相信我,他点点头道:“我马上派人去查!”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我留下联系方式,让他查到之后第一时间通知我,梁警官满口答应。

    离开派出所,我们坐上李麻子的车,尹新月悄悄地对我说道:“娜娜似乎喜欢那个梁警官。”

    “我怎么没看出来?”我没想到尹新月这么八卦。

    “女人的直觉,她看梁警官的眼神绝对跟看其他人不一样。”尹新月笑的花枝乱颤。

    老实说,我对这个梁警官第一印象还不错,说话干练,做事不拖泥带水,这么年轻当上队长,想来也是刑警队里的一号人物了。

    李麻子更关心的是这次的阴物是什么,能值多少钱?我回答说还不知道,不过入行以来大大小小的事件经历了那么多,我的感觉应该是不会出错的。

    回到店里,李麻子买了两瓶中国蓝,尹新月炒了几道菜。

    吃完晚饭,李麻子先回去了,尹新月在我的电脑上看韩剧,我从书架上取下爷爷留下的关于萨满教的书随意翻看着,没想到里面居然夹着一道镇尸符。

    我立即来了兴致,按照爷爷在书角标注的方法,把公鸡血、铅粉和墨汁混合在一起,在裁成三寸长一寸宽的黄纸上临摹起来。

    灵符不像字画,越像越好,一张灵符能不能起作用,得看画符者的修为,不懂行的人你哪怕画得龙飞凤舞也仍旧是废纸一张。

    检验灵符的办法也很简单,嘴里默默念着画符的口诀,然后将符纸夹在中指和食指之间猛的一甩,管用的灵符会硬如刀剑,没用的灵符则跟普通白纸差不多。

    我总共用掉了几捆黄纸,只弄出十来张可以用的镇尸符,这已经算很不错的了。

    写写画画,搞得我肩膀僵硬脖子酸痛,抬头一看表,已经晚上十一点了。尹新月也有点犯困,不停地打哈欠,我说要送她回家,她伸出两条洁白的手臂环住我的脖子,妩媚的说道:“不嘛,我今晚想在你这里过夜。”

    “听话,我这里只有一张钢丝床,回去睡你的席梦思大床去。”

    “我就要睡你的钢丝小床!”

    说完,尹新月就把头埋进了我的怀里,我诚惶诚恐地跟她说这店是爷爷传下来的,在店里乱搞是会惹怒他老人家的。

    尹新月娇嗔道:“那你还抱着我不放?”

    前阵子东奔西跑,也没怎么陪尹新月,我一想算了,反正爷爷急着要抱重孙,他大人有大量,一定不会怪罪的。

    正当我们干柴烈火之际,电话突然响了。

    我按下接听键,那头传来梁警官十万火急的声音:“张老板,大事不好了,那几具劫匪的尸体又活过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