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零九章 无根水,人骨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零九章 无根水,人骨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很快,几个女孩儿便都提着一个袋子回到休息室跟我们集合,一切准备妥当了之后,我这才开车带她们离开。

    简单在外面吃了顿饭之后,我便直奔李麻子家。

    李麻子看见我开车载了这么一群美女,顿时惊呆了,连忙问是不是要开夜店,怎么找来这么多ktv小妹?

    我白了一眼李麻子,说开个屁,这些都是演员和模特,晚上咱们要给齐老板演一出戏。

    李麻子呵呵的笑着点头,说这次的任务就算没酬劳也值了,惹的几个女孩儿和李麻子开起了老司机的玩笑。

    车上都坐满了人,没办法再挤了,我就让李麻子开他的车去。

    李麻子却摆摆手,坚决不同意,说道:“干嘛再开车浪费油啊?咱们还是节能环保一下,我在车上挤一挤完全没问题。”

    说着李麻子就要挤上来,气的我把李麻子给生生踹下去了,哭笑不得的说道::“你小子能不能要点脸啊,占便宜也不带这么明目张胆的。”

    一句话说的李麻子面红耳赤,冲我尴尬的笑笑,也不再多说什么,开着自己的车,在后面紧跟着。

    来到了齐老板家里之后,齐大嫂正在房间里打扫卫生,看见这么一大帮倾国倾城的美女从车上走下来,顿时呆住了,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我只好给齐大嫂介绍,说今天晚上需要众美女配合,才能解救齐老板。

    齐大嫂满脸都是质疑,不过倒也是爽快的点了点头。

    期间齐大嫂给我发了几条短信,问我怎么是这样的人?昨天晚上对她没兴趣,还以为我真的是正人君子呢,原来是看不上她啊。看不上就明说呗,何必弄得她那么难堪?

    齐大嫂还觉得,我今天带了这么多美女,是故意要给她下马威。

    我哭笑不得,我还能怎么解释?只能头疼的回了条短信,简单的把情况说了一遍。不过看齐大嫂的表情,却是各种不满,我知道她是不相信。

    得,现在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既然说不清楚,又何必浪费口舌呢?这会儿是越解释越掩饰。

    我问齐大嫂:“齐老板呢?”

    齐大嫂没好气的望房间里一指:“在卧室里躺着呢,这一整天都没醒来了。”

    我于是立即跑到房间看了看齐老板,齐老板睡的跟死猪一样,瘫在床上一动不动,呼吸有点急促,黑眼圈重的吓人,明显肾亏体虚的症状。

    看来这亡灵,折腾的齐老板都快没人样了。

    我检查了一下,就准备关门离开。不过在我转身的时候,目光却无意中落在了齐老板的脖子上。

    齐老板的脖子上,竟有一圈暗灰色的小疙瘩。在我看见那密密麻麻小疙瘩的瞬间,我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令人惊悸的词来。而当我凑上去,终于看清那东西的时候,当即吓坏了。

    这证明我的判断没有错,那密密麻麻的小疙瘩,果真就是尸斑!

    我吓坏了,都长尸斑了,看来离死期不远了。这要是不采取行动,估计撑不到明天,齐老板就得送命。

    这齐大嫂也真是的,自家男人的死活都不管不问。

    我连忙冲李麻子喊了一声,让李麻子赶紧进来看看。

    没想到李麻子还没进来呢,那几个女孩子倒是率先闯进来了,连忙问我是不是发现什么不正常了?

    我哭笑不得的说道:“没啥,就是长尸斑了而已。”

    “什么?活人还能长尸斑。”

    “以前光看小说,才知道有尸斑这么回事,不过一直都没机会看见,今天总算有机会见识见识了。这机会可太难得了!快,让我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着,众女就争先恐后的闯了进来,把齐老板给团团包围住了,也顾不上齐老板浑身上下的酸臭味,就一阵指指点点。

    我被挤出去了,和李麻子大眼瞪小眼,都是一脸的无奈。

    没办法,我只好咳嗽一声,清清嗓子说道:“你们最好都让开点,尸斑容易传染,小心传染到你们身上。”

    我这么一说,众女才总算察觉到了危险,纷纷惊恐的倒退。

    齐大嫂也注意到了齐老板身上的尸斑,顿时吓的够呛,连忙问我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深吸一口气说道:“这是阴盛阳衰的症状,若是再不及时处理,恐怕后果会非常严重。”

    齐大嫂吓坏了,立马求我救命,齐老板要是死了,她可就要守一辈子活寡了。

    李麻子轻笑一声,齐大嫂问李麻子笑什么?李麻子冷冷的道:“齐老板应该还没立遗嘱吧?你和他也没领结婚证吧?”

    这句话已经再明显不过,齐大嫂之所以不想齐老板死,应该就是因为齐老板没立遗嘱。而两人又没有真正结婚,遗产她是分不到一毛钱的。

    齐大嫂顿时气坏了,当即就和李麻子理论起来。李麻子只是嘿嘿笑,却也不说话,他是最看不起这种为了金钱,连自个儿都出卖的女人。

    我让两人别吵了,再耽搁下去,齐老板就真的要彻底嗝屁了。

    齐大嫂连忙哀求我救救齐老板。

    我沉思片刻之后,想到了鼠前辈传授给我的一个土方,用无根水泡人骨粉,做成浆糊状,糊在患者的脖子上,能起到以毒攻毒的效果,让尸斑一点点的褪去。

    不过我们此刻上哪去弄人骨粉?

    骨粉和骨灰不同,骨灰是将死人遗体用几千度的高温烧成粉末,根本就没了丝毫邪气,也就是没有毒,自然起不到以毒攻毒的效果。

    而人骨粉,则是横死野外的尸体自然腐烂,成了骨头之后,用石磨碾压出来的粉。这类死者大多怨气很重,将它们的骨头碾成粉末之后,怨气就会充斥在骨粉当中,这才是我想要的毒!

    时间紧急,我一时半会儿也搞不到骨粉,就问齐大嫂有没有人脉,能不能搞到这邪门东西。

    齐大嫂脑袋摇的好像拨浪鼓,说谁没事去鼓捣那玩意啊!同时说只要骨粉能救齐老板,别管多少钱,她都不在乎。

    我摇摇头,说这根本就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思来想去,最后我对齐大嫂说道:“这样吧,你去找一些海盐和骨灰,一瓶白酒,搅拌之后也能起到一定的效果。”

    齐大嫂还是有点担心,问这到底管不管用啊,不要敷衍她。

    我跟她解释说:“骨灰并不是完全没有怨气,只是太小了,微乎其微,不易被察觉到而已。用盐和白酒的混合物,能把骨灰里的怨气充分给逼出来,也是有效果的。”

    齐大嫂这才相信,匆忙跑去准备了,没多长时间,齐大嫂便折返了回来,手里抱着一个骨灰盒。

    我哭笑不得,这齐大嫂从哪弄的骨灰盒?

    齐大嫂跟我说,这骨灰盒是从一个朋友手里买来的,那小子以前是盗墓的,不过现在盗墓这行不景气,国家管得严不说,有年头的墓也越来越少了,没办法只能盗骨灰盒。这样的骨灰盒完全能充当新的骨灰盒去卖,一笔生意就能赚一两千。

    我心里暗骂那家伙没良心,一边取了一把骨灰出来,放在不锈钢喷子里,和白酒,海盐一块搅拌均匀了之后,小心翼翼的敷在了齐老板的脖子上。

    没想到齐老板竟一点察觉都没有,看来是真的神经麻痹了。期间齐老板也醒来了一次,只是白了我一眼,并未理会我,就继续昏昏欲睡。

    我心中诧异,莫非那鬼东西一直都附身在齐老板身体内,而没有离开?不过这大白天的……

    我倒吸一口凉气,连忙观察了一下卧室内的情景。

    卧室里面光线昏暗,窗帘被拉上,唯一透光的地方便是门口,不过此刻门口也已经被众女给围了起来。

    那东西要附身在齐老板体内,其实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我立即白了一眼众女,让她们赶紧离开门框,同时吩咐齐大嫂把窗帘拉开,先用阳光将那亡灵给驱逐了再说!否则齐老板的身体只会越来越差劲。

    众人立即散开,等阳光透进来之后,齐老板的身子顿时轻微颤抖起来,同时呼出了一口浊气,脸色也逐渐恢复正常。

    看到起作用,我也就松了口气。这让众女很吃惊,连忙问我是怎么做到的?

    我说道:“房间里完全密封,根本不能透阳气进来,亡灵滋生的阴气也无法透出去,房间里阴盛阳衰,实际上就和棺材差不多了。”

    “你们将中邪的人放在棺材里,不是明摆着让他去死吗?”

    众人恍然大悟,齐大嫂则给吓的脸色苍白,连忙说幸亏我来了,否则齐老板可能真死定了。

    众女对我更佩服了,眼神之中尽是倾慕,以及少许的爱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