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零六章 美女出浴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零六章 美女出浴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心尖血,全都吐在了砚台里。

    而砚台正是前几日齐老板找我鉴定的那个!

    砚台里的残墨和心尖血混合在了一块,心尖血漂在残墨上面,齐老板立即开始磨了起来,很快便将心尖血和墨水全都掺杂在了一块。那团墨也变成了很古怪的颜色,我也说不出具体是什么颜色,只是给我一种很膈应的感觉。

    在做这些的时候,齐老板炯炯有神,心神高度统一,甚至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好像我们根本不存在似的。

    就这样磨了一会儿,等到血液和墨水全都融合了之后,齐老板才拿起了毛笔,开始写起了书法。

    毛笔字狂奔洒脱,苍劲有力,比现在某些书法大家强太多了。真是难以想象,这么有内涵的字竟是出自半文盲的齐老板之手!

    那一行蝇头小楷,占了整张纸很少的一部分,还剩下大部分空白之处,不过齐老板却并不准备继续了,放下了笔,拿起了纸,开始念了起来。

    “去年何时君别妾,南园绿草飞蝴蝶。今岁何时妾忆君,西山白雪暗秦云。玉关此去三千里,欲寄音书那可闻。”

    齐老板的声音都自带磁性,字正腔圆起来,好似播音员一般。配上这首押韵古诗,让人不免沉浸其中。

    李麻子纳闷儿坏了,莫名其妙的问我这孙子搞毛线,生前该不会是某个大诗人吧?

    我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下一步,就看到齐老板重新将纸放下,拿起毛笔再次在上面写写画画起来。

    墨水沾了血,变成了诡异的暗红色,那古诗处处透露出凄凉悲惨,而他所描画出的场景,也给人一种凄凄惨惨切切的感觉。

    等那幅画完工,我才看清那其实是美女出浴图。

    青丝抚身的苗条女子,体态丰腴,皮肤白皙,双目含秋波。身体隐私之处描绘的也是生动,让人望一眼便忍不住一阵悸动。

    大概是因那画中女子太有气质,太形象传神了吧!

    齐老板拿起画细细观赏起来,眉宇之间不难看出倾慕之情。

    “流氓。”李麻子看着美女图,忍不住骂了一句。

    我噗的一声就笑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你这个流氓看不下去的美女图?”

    李麻子尴尬的笑道:“只是那女人太漂亮了,除了张家小哥你这么有素质的男人有资格欣赏。齐老板那个老猢狲哪有资格啊。”

    我让李麻子别说话,仔细看着,我倒想瞧瞧齐老板到底要搞什么。

    “唉。”齐老板失望的叹了口气,忽然将那张画卷成一团,撕了个粉碎,懊恼的整张脸都扭曲起来:“你的美,我画不出,你的气质,我描不出,你的魅力,你的蛊惑,你的笑,我竟都无法描绘出来……”

    齐老板生气的抓着头发,开始发狂,捶胸顿足,好似疯了一般。

    李麻子战战兢兢的问我,要不要上去拦住齐老板啊,看齐老板这模样好像是要自残。

    我摇摇头,天知道我俩在他发狂的时候冲上去会不会激怒他?别管怎么说,一旦激怒他,对我们可不是什么好事。

    齐老板捶胸顿足了片刻之后,忽然又开始作画,写诗。

    就这样,整整一个晚上,齐老板竟都没有消停,一直都在作画,美人出浴,美人摘花,美人赏月,美人醉酒……每一幅画都妙不可言,画中女子仿佛有强大的魅惑力,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被吸引住。

    可每次作完画,齐老板都不满意,责骂自己不能将女子的美妙展现在笔端,不能描绘出女子的美……言语之间可见这痴情男儿对女子的爱慕,简直已经到了疯魔的地步。

    一整个晚上,好容易被齐大嫂收拾干净的房间,再次变成了一团乱糟糟,满地都是凌乱的碎纸,书房里到处都是迸溅的墨水,乱糟糟一片。

    我正头疼齐老板什么时候才能消停的时候,齐老板却忽然两眼一翻,身子一软,直挺挺的瘫在了地上。

    我立即跑上去,检查齐老板。还好,齐老板应该只是晕了而已,并无大碍。

    这说明那亡灵从齐老板身上离开了。

    我得回去准备准备,可是齐老板这副模样,根本就离不开人照顾啊。所以想来想去,我最后还是给齐大嫂打了一通电话,让齐大嫂回来照顾齐老板。

    不知道经过昨天晚上那件事,齐大嫂还会不会回来。还好,齐大嫂的气消了一大半,她答应回来了。

    看见房间里乱成一片,齐大嫂很生气,不过却也无奈。我只好替齐老板说好话,说这并不是齐老板本意,不要过度责怪他。

    齐大嫂笑笑,说没关系,既然是夫妻,就要同甘苦共患难,她会帮齐老板度过这场难关的。

    我笑着说那就好。

    齐大嫂忽然把我拽到了她的卧室里面,让李麻子在外面等着。我大吃一惊,心道这齐大嫂该不会趁机对我那啥吧,这也太没心没肺了。

    我刚想义正言辞的拒绝她,齐大嫂却忽然羞红了脸,跟我道歉,说昨天晚上她是喝了点酒,心情不好所以才做了过激的事,让我不要往心里去,还问我不会把这件事给说出去的吧?

    我笑着说尽管放心,她的过分举动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齐大嫂松了口气,颇有感慨的说她也只是希望能和有内涵的男人,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而已。这齐老板是个大老粗,从来都不懂得浪漫,结婚之后齐大嫂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那份该有的浪漫和激情了。

    不过现在她也想通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齐老板就这样的人,她也并不指望齐老板会变成一个浪漫主义者。

    我出去了之后,李麻子一直追问我在卧室里我俩到底说了什么,是不是偷鸡摸狗见不得人的事啊?

    我听了之后哭笑不得,真想把李麻子给暴打一顿,这小子分明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在他的想象力,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肯定会做那种事吧。

    原本我还想让李麻子在这儿和齐大嫂一块守着呢,不过细想之下,我还是有点不放心李麻子,这李麻子是个风骚的主儿,即便经历多少次刻骨铭心的爱情,骨子里的骚劲是没办法改变的,万一和齐大嫂搞一块了,岂不是对不住如雪?

    所以想来想去,我最后还是带着李麻子离开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