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百零三章 捡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零三章 捡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接下来一段日子,我都在医院养伤,鼠前辈在吃了江北张家无数灵丹妙药的情况下,竟也悠悠醒来。能醒来我也就放心了,接下来只要好好修养就可以。

    不过自从被江北张家利用之后,我心中始终有一个疙瘩没办法解开。虽然江北张家经常会给我送这送那,主动跟我拉近关系,但依旧无法弥补我心里的芥蒂。

    因为t恤男加入我们的阵营,龙泉山庄这段日子竟收敛了很多,没有再对我们发起任何攻击。

    t恤哥告诉我说,无字天书被毁,龙泉山庄心痛不已,一时半会也没工夫收拾我了。让我这段时间还是照常开店,多接一些阴物生意,提升自己的历练。

    万一龙泉山庄再次下手,我也好自保。

    我点点头同意,就带着李麻子离开了。鼠前辈现在已经恢复了神智,基本没什么大碍了,只是在得知被江北张家给利用了之后,竟生生吐了一口老血!

    我觉得他要是能站起来的话,估计早就冲到江北张家算账去了。

    我那间古董店所在的位置,实际上属于龙泉山庄的势力范围。不过碍于江北张家的余威,龙泉山庄也不敢随意对我怎么样。

    只是最近阴物生意越来越少,基本没人来找我,我知道肯定是龙泉山庄的人在暗中捣鬼,倒也懒得理他们。没生意正好,我还能好好歇歇,陪陪尹新月。

    整整两个月,我竟然都没有接到一笔生意,日子一直过的不温不火,有时间就带尹新月出去吃饭旅游什么的,尹新月笑着说她养我一辈子都可以,只要我不再去冒险。

    不过我心中却过意不去,总不能一辈子吃女人的吧?我是个自尊心很强的男人,又怎么好意思一直闲着不干活。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我手里的存款也在快速的消耗着,古董铺子又不赚钱。只好让李麻子打听打听,能不能找到什么赚钱的阴物买卖?

    李麻子比我还着急,他还要供儿子呢,花销自然比不上,到处打听,却也根本打听不到。

    我那叫一个郁闷啊,心道实在不行干脆搬到江北张家的势力范围内谋生吧!

    就在我为生计发愁的时候,隔壁的一个古玩店老板忽然找上我,让我帮他鉴定一件古董。

    当然了,是免费鉴定,我也不好说什么,帮古玩店老板简单把玩了一下。

    这是一个砚台,方方正正,边角有一个摔破的痕迹,大体上还算过得去。砚台上散发出一阵浓郁的墨香,看成色差不多有千年的历史了。

    我拿起放大镜仔细观察一番,最后断定砚台是唐朝的,便问道:“齐老板,这东西多少钱买的?”

    齐老板却冲我神秘一笑,好像占了大便宜似的:“一千块。”

    我无语,这贼兮兮的齐老板,肯定又从不懂行的农民手里‘捡漏’了。

    齐老板是个精明的商人,最擅长从外行人手里‘捡漏’了,别管是富甲一方的土豪,还是穷困潦倒的农民,只要手里有好东西,他都能凭借两片能把死人说活的嘴皮子把东西给骗过来。

    因此齐老板的生意是古董一条街里最好的。

    不过讽刺的是,齐老板初中没毕业,基本上算是半个文盲,但每个月的收入却比一个中等公司的小老板还要多。

    齐老板经常说如果自己当初真念了大学,估计现在也就在老家小县城做个公务员,为房贷车贷劳苦奔波,很可能连媳妇都讨不上,所以他的口头禅是:知识改变命运啊!

    接下来几天,我都没有再碰到齐老板。

    这有点不正常啊,因为齐老板是个爱显摆的人,白天没事做的时候,经常左手把玩核桃,右手提着茶壶在这条街上走,和男的吹牛逼,女的玩暧昧。

    这天傍晚,我同往常一样躺在椅子上,和隔壁几家店的老板聊天打屁。

    “奇怪,好几天都没见齐老板了!”对面的‘白玉西施’说道:“这不对劲啊。”

    “我说小西施,你不会是想齐老板了吧?喜欢就追呗,整天偷偷摸摸的太没乐趣。”

    “老马,你是吃饱撑的吧?老娘会看上那个丑鬼。我是说真的呢,你们不觉得齐老板闭门不出很奇怪吗?”

    “是啊,是挺奇怪的。这齐老板该不会是死在家里了吧?”众人议论纷纷起来。

    “那齐老板整日收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说不准是被脏东西给缠上了……”

    “脏东西哪有那么多啊?我看分明是仇家找上门。这孙子为了钱可是什么人都敢坑,黑社会的仇家也不少。”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把事情说的越来越离奇,最后大家一致推选我去齐老板家去看看。

    我苦笑不已,不耐烦的道:“都吃饱撑的没事干啊,自己家店铺都照顾不周,还有心思去管别人家的闲事!我看那齐老板估计赚了一笔钱,不知道上哪风流快活去了。”

    众人嘻嘻哈哈,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不过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他们这么一说,我也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了。再想想最后一次见齐老板,他拿的那个砚台,即便不懂行的也不会用一千块的低价出手啊。

    该不会那砚台真的是阴物,有人要坑齐老板吧?

    思来想去,我越来越惴惴不安,最后还是决定前去看看情况。

    尹新月模模糊糊的问我干嘛去?我说出去走走,尹新月就继续睡了,我轻轻的在她额头吻了一下。

    明月高悬,空气凉爽,这个世界难得如此的安静,飘渺的蝉音是这个世界唯一的旋律,让人烦躁不安的心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

    我一步步朝齐老板家中走去。

    一阵女人的哭泣叫骂声,打破了这份安静,我使劲儿皱了一下眉头,循着声音望去。

    那声音正是从齐老板家传来的,朦胧月色下,我仿佛看到齐老板家的小院里,有两个人正厮打在一块。

    我去,那不正是齐老板和他老婆吗?这深更半夜的两人做什么。

    我大吃一惊,匆匆忙忙便跑了上去,喊齐老板的门。

    两人总算停止了厮打,我松了口气。再望向两人,顿时哑然失笑。

    齐老板和齐大嫂全身都被撕的乱糟糟的,衣不蔽体。齐老板原本就胖,全身肥肉都露出来了,难看至极。

    而齐大嫂,却和他形成鲜明对比。齐大嫂平日里是很注重化妆保养,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出头,如狼似虎的年纪依旧风韵犹存,这幅狼狈不堪的模样,比平日里更加性感,我都有点被吸引住了。

    妈蛋,这女人简直就是个狐狸精,于是我连忙摇摇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张家小哥,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齐大嫂看见我,顿时就嚎啕大哭起来:“姓齐的在外面包小三,他娘的还算是个男人吗?”

    我哑然失笑,齐老板可真行,家里有这么漂亮的老婆,竟还有心思去偷腥。

    我看着齐老板:“齐老板,您……”

    “唉。”齐老板叹了口气,打断了我:“自古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这般泼妇,不要也罢,今日我便把你给休了。”

    说完,齐老板转身就走回房间。

    我怎么感觉齐老板怪怪的,他不是文盲吗?说话什么时候如此文绉绉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