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二百九六章 太平间里烧高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九六章 太平间里烧高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而张小爱却不乐意了:“大爷,这可不行,这是您的工作,您怎么能随随便便交给外人呢?”

    刘大爷拉着脸道:“张警官,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要不你留下来看几天?”

    “那要是有人把尸体给偷走了,可就是您老的责任了,您老也不希望被追究法律责任吧?”

    张小爱这么一说,鼠前辈顿时便乐了起来:“丫头,我活这么大岁数,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人会偷尸体呢。”

    鼠前辈看了一眼张小爱,示意张小爱不要再多说。

    张小爱虽然无奈,不过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刘大爷当即便欢欢喜喜的离开,临走之前再三交代我们,如果晚上太平间里传来吟诗作对的声音,千万不要进去查看,好奇害死猫啊,当初他就是因为好奇,进去看了一眼,结果就……

    说到这里,刘大爷便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尴尬的笑笑,不再多说什么,而是转身想离开。

    刘大爷临走之前,鼠前辈还把自己身上的一张符给了刘大爷,让他这几天少出门,因为刘大爷印堂发黑,气虚体弱,霉运会接踵而来,万一出个小意外,可就麻烦大了。

    刘大爷立即点头,跟我们道谢,接过符之后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等刘大爷离开之后,我们立即去检查烧着的三炷香。

    令我们没想到的是,三炷香在几个呼吸的功夫,竟已经燃烧了大半,火星好像被人给吹着似的,一明一暗,没多长时间便彻底的烧完灭掉了。

    “太平间里烧高香,找死啊这是。”李麻子说道。

    的确,在太平间这种地方烧香,和找死没多大的区别。因为太平间里脏东西颇多,在这个地方摆放贡品,无异于在沉睡的老虎窝里面放新鲜的血肉,一旦把猛兽给唤醒,那么自己也要遭受猛兽的攻击和吞噬。

    鼠前辈说道:“太平间戾气太重,那东西竟敢和死神抢东西吃,可真他娘的牛逼。”

    张小爱问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死神这种东西吗?”

    鼠前辈点点头:“死人亡魂都会去哪儿?地狱这个说法我还是不相信的。不过据传有一处地方叫灵域,人死之后的亡魂,都会聚集在那个灵域的地方去,灵域的管理者,便被人称作死神。全天下的太平间,都在死神的管理之下,在这里点的香,都是直接供奉给死神的。死神不会给你好运,只会抽走你的阳气,让你倒霉透顶,不过却不会要你的性命。”

    “刚才我给刘大爷的护身符,就是一种能驱邪免灾的护身符。只可惜啊,我花了好几万大洋才买来的,就这样白白送人了……”

    我笑着说道:“您老这么有钱,还在乎这点小钱儿?”

    鼠前辈骂道:“你懂个屁,钱我自然不在乎,老子在乎的是那张符。那玩意儿很难买到,我上哪儿再收集去。”

    我有点惊诧,没看出来鼠前辈这么有爱心。

    张小爱则是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鼠前辈,那表情分明是在说:“吹牛吧你就。”

    我们将香炉和贡品都给搬了出去,鼠前辈说先把太平间锁上,今天晚上咱们就在这儿守着。

    之后让张小爱领我们去看那无字天书。

    证物科的看守员是个年轻人,我们去的时候,那看守员正在玩lol,发现我们来了之后,看守员立即把电脑关了,然后跟张小爱诉苦,说这几天可把他给吓坏了,也找不到啥方式放松放松……

    张小爱说行了,你玩游戏的事我不跟上头说。

    看守员一下就急了:“我说张姐啊,我是这个意思吗?我是说你什么时候能把那本无字天书给弄走,我这几天整天提心吊胆的,连觉都睡不踏实,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张小爱生气的给看守员上了一堂政治课:“咱们都是唯物主义论者,是伟大的共产党党员,你的思想觉悟怎么还这么低?我看你是想回炉重造吧,又想念在警校的苦逼生活了?”

    那年轻看守员一下就急眼了:“张姐,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你都不知道这几天我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要不这样,实在不行这几天的工资我白送你,你在这儿陪我行不行?妈的,到了晚上那鬼哭狼嚎啊……也就是我给张姐你面子,换了别人辞职书早就堆积成山了。”

    张小爱皱皱眉头,显然相信了年轻看守员所说:“先带我们去看看那本无字天书吧!”

    年轻看守员点点头,又看了看我们:“张姐,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你实话告诉我,他们三个是不是阴阳先生?如果是的话,你们可一定得卖卖力气,要是搞定了,我让我爹给你们颁发荣誉市民证书。”

    我笑了笑,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年轻看守员一边带我们去证物科一边大发牢骚:“你们是不知道啊,那几十号人一块哭喊的声音,声音大的都能把房顶给掀翻。可是我问隔壁的几个值班员,人家却说啥也听不见,你说这事儿奇怪不奇怪?哎,我也进去看过,一进去那声音就消失了,啥异常也没有,可真让人憋屈……”

    既然那无字天书里的亡魂苏醒了,为什么就没有害年轻看守员呢?这一点值得推敲。

    在证物科的一个小橱柜里,我们见到了那本无字天书。

    无字天书十分板正的放在橱柜里,表面泛着黄褐色,纸张非常的薄,脆,好像用力一压就能给压碎了一般。

    鼠前辈小心翼翼的将无字天书拿在手中,年轻看守员立即警告鼠前辈一定要轻拿轻放,这个证物非常脆弱,稍微不注意就可能破碎。

    鼠前辈点点头,将无字天书放在桌子上,轻轻的掀开。

    掀开第一页,就发现有残缺,不用说,这个残缺页应该就是放在张小爱鞋子里的那一张了。

    继续往后翻,所有页面都大同小异,浅褐色,十分薄,清脆。一想到这些纸可能都是人皮做成的,我的心就忍不住的狂跳。

    每一页都是干净正解,没有字,我正考虑着要不要拿水蛭再来试探一下,看看能不能将那些亡灵给激出来,鼠前辈的身子却忽然震了一下,满脸的诧异:“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浮想联翩的思绪顿时被鼠前辈的声音给拽回来,连忙问鼠前辈怎么了?

    鼠前辈指着那最后一张纸,我看到那张纸竟残缺了一半,残缺口整齐光滑,好似被剪刀剪过一般。

    年轻小警员有点不满鼠前辈的大惊小怪,之前对鼠前辈的崇拜之情,消失了很多。他的声音都带着一些不耐烦:“别紧张,化验科的人带走了半张纸拿去化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鼠前辈的表情却并没有半点的放松,深吸一口气说道:“什么时候带走的?”

    “今天早上啊。”

    “唉!”鼠前辈忽然无奈的叹了口气:“你现在给负责化验的人打电话吧,我怀疑他已经遭遇不测了。”

    年轻小警员顿时就乐了:“我说大叔,您哪儿来的自信?化验科的人可都是打不死的小强,怎么……”

    张小爱的脸却已经变的葱绿了:“少废话,让你打你就打,赶紧的。”

    年轻小警员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然后掏出手机给对方打了一通电话。

    不过,电话却迟迟没有接通。

    年轻小警员的表情由不在乎,逐渐变的质疑,最后表情惊悚害怕起来:“大叔,没人接,会不会是老黄睡的太死了?没听到铃声啊。老黄一睡着就跟死人似的,大家都知道。”

    老黄,就是负责化验的警员。

    鼠前辈冷哼一声:“自欺欺人。”

    年轻小警员还在拨电话,被张小爱一把夺了下来:“还打个屁的电话,人命关天,赶紧去他家看看。”

    说完,张小爱便带我们出去了,年轻小警员也要去,张小爱拦住他,不让他去,让他在这儿值班。

    那年轻小警员都快哭了:“姐啊,我不敢啊,要不您在这儿守着,我带他们去老黄那里?”

    张小爱说什么也不肯,最后被逼急了,脸红脖子粗的说姐姐我也害怕呀。

    鼠前辈无奈,只好掐了几个指诀在无字天书上,告诉年轻小警员,无字天书已经被自己给封印了,二十四小时之内不会再有任何问题,那年轻小警员这才答应留下。

    离开了之后张小爱问鼠前辈那指诀真的能撑二十四小时吗?万一无字天书的亡魂破开了封印可怎么办?

    鼠前辈说不用担心撑不过二十四小时,因为他掐的指诀根本屁用没有,就是糊弄小警员的。

    张小爱一怔,怪异的眼神看着鼠前辈,看来她对鼠前辈的行事风格还有点不太熟悉。

    我们很快来到了老黄的住所,就在公安局分配的单位楼里。

    张小爱在路上跟我们简单说了一下老黄的情况。老黄是单位的老同志了,干了十年之久。几年前离异,孩子归女方,现在老黄是一个人住。

    我和鼠前辈更担心了,如果有个人和老黄呆一块,说不定还能发现老黄的异常,阻止这场灾难的到来。但老黄是一个人,下场恐怕会非常的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