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二百九四章 人体自燃之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九四章 人体自燃之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皮鞋的夹层之中,有一层淡黄色,薄如蝉翼的纸!

    那纸虽然干燥,但却比一般的纸要柔韧许多。更重要的是,这看似薄薄的一层纸,却相当沉重,比同等面积的铁板轻不了多少。

    我就纳闷了,在我的认知当中,好像从没有什么材料,能做出这样的纸来。

    我把那张纸拿给鼠前辈看。起初鼠前辈也是一脸懵逼,翻来覆去的看,最后也摇摇头,说不认识这东西。

    张小爱也好奇的说道:“鞋子里怎么有这种玩意?莫非是什么新的专利发明。”

    这丫头还真是一根筋啊,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给坑了。于是我‘义务’的提醒了她一下,她竟然还不相信,说我是羡慕妒忌恨吧?就是想诋毁别人。

    我也懒得和张小爱争辩,只是小心翼翼的将纸给包好。

    “咦,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儿来。”张小爱忽然敲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说道:“这东西我好像见过。”

    “在哪儿?”我下意识的就问道。

    “这还得从这次的案子说起……”张小爱说道。

    我立即让张小爱把这桩案子跟我们说一遍,直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张小爱到底是在负责什么案子。

    张小爱见识了鬼魂,对我们还是很信任的,所以把案子的细节一五一十的跟我们说了。

    那应该是在一周之前。

    一周之前,张小爱也刚来警局实习不久。不过所接手的案子,却都是鸡毛蒜皮的邻里矛盾,社会小混混打架斗殴之类的,这让满怀抱负,一心要做惩恶锄奸女超人的张小爱相当郁闷,整日一副怀才不遇的模样。

    之后不久,张小爱终于接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桩命案,这让张小爱相当兴奋,发誓一定要将凶手绳之于法!

    报案人声称,半夜三更看见隔壁着火了,火光冲天,还有很多鬼哭狼嚎的声音,很是渗人。

    隔壁住着一个待业青年,一个人住,房门锁的死死的,他根本无法破门而入,所以才报了火警。

    不过当消防队员赶到的时候,火已经灭了,半点火星子也没有,甚至连烟雾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果不是从门缝里飘出浓浓的焦炭味,消防队员甚至怀疑报案人在耍他们。

    当消防队员破门而入的时候,一个个全都傻眼了。

    在书桌旁,正端坐着一个人,那人全身都烧成了焦炭,上上下下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了。肚子也被火给烧出了一个大洞,甚至能看到被烧焦的内脏,鲜血都已经流干,烤干了,好像用手轻轻一戳,就能将死者给碰倒一样。

    而再看其他的地方,竟没有半点被烧灼的痕迹,无论是死者坐着的椅子,还是趴着的桌子,甚至连尸体捧在手中的一本书,都完好无损。

    这场面太诡异了,消防队员怀疑是不是有人故意杀害了死者,然后将尸体转移到了第二现场。

    不过这推测说不过去,毕竟邻居声称见到房间里火光冲天,还有无数鬼哭狼嚎的声音。

    但消防队员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于是就报了警,将这烂摊子丢给了刑警大队。

    张小爱带人来到这儿,同样被这场面给震撼住了,这根本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理论上根本行不通。为何尸体都烧成了焦炭,而尸体旁边的东西却没有烧着?尤其是那本被尸体捧在手心的无字天书,更让人琢磨不透。

    张小爱一阵头大,只好按规矩来,先给现场拍照,然后收拾证物。

    尸体被烧的太严重了,轻的就好像抱起一个三岁小孩儿。那本被尸体捧在手中的无字天书,是很重要的线索,所以张小爱准备将无字天书给带回去。

    不过当众人试图将无字天书拿起来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无论他们如何努力,那无字天书却沉甸甸的好像一块大石头,死死的压在桌子上,比一台电视机还要沉。

    张小爱将证物都收拾回去之后,就开始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了这桩案子上,准备充分利用自己所学,从蛛丝马迹入手,顺藤摸瓜找到凶手。

    不过匪夷所思的事情却一桩接着一桩。

    先是法医解剖尸体,发现尸体虽然全身上下都烧坏了,但有一部分却是完好无损的,那就是几根手指的手指甲部分,都保有水分,好似活人的手指似的。

    最后法医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一例很罕见的人体自燃现象,其中有很多疑点。

    然后是证物科的值班员,说半夜总是能听见证物科里传来各种动静,很微弱的成千上万人集体喊冤的声音,最后他发现声音正是从那本无字天书里发出来的。

    还有值班太平间的大爷,这两天也老是闹意见,说必须得尽快找一个做伴的,因为自从送来了那具被烧焦的尸体之后,深更半夜太平间里竟传来有人吟诗作对的声音,太他妈渗人了!

    这几件灵异事件,都和张小爱负责的案子有关,张小爱怕这件事传出去之后,会闹得人心惶惶,就使劲浑身解数的压制这几件灵异案件。

    不过,这事儿还是传到了她的一个远房亲戚耳朵里。

    那远房亲戚和张小爱家已经几十年未曾走动了,张小爱只记得那是一个老头,和自己父亲同岁,在自己还小的时候,那个老头和父亲打了一架,之后就老死不相往来了。只是在父亲死的时候,那老头来吊唁了一下,帮了张小爱一些忙,甚至张小爱这份警察的工作,都是老头帮忙疏通的关系。

    那老头知道了张小爱的遭遇后,就派了我们几个人来协助张小爱办案,还警告张小爱,说这件案子可能和灵异事件扯上了关系,让她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这也正是张小爱反感我们的原因,觉得什么狗屁灵异事件,我们三个纯粹是骗吃骗喝的主儿,跟广场上算命的神算子一样。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我们的到来,竟挽救了她的性命……我确信即便今天不将那焦炭鬼召唤出来,它迟早也会出来害张小爱的。

    我们听完了张小爱的描述之后,都陷入了良久的沉思之中。

    如果早告诉我们,恐怕我们也就不必如此大费周折了吧?

    那无字天书,肯定就是阴物。至于焦炭鬼,会不会就是被烧死的那个待业青年?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鼠前辈,鼠前辈却摇摇头,说应该不是。我们今天碰到的亡灵,就是一个古代的书呆子,只会吟诗作对,简直就是读书读傻了,现在哪儿还有这种人。

    我想了想,鼠前辈说的也有道理。

    不过有一点我们却是达成了统一意见,那张纸,应该是从‘无字天书’上撕下来的,我觉得我们必须得去见见那无字天书了。

    接下来,鼠前辈就陷入了良久的沉思之中。我看鼠前辈想事情想的认真,也就没好意思去打扰。

    想了片刻之后,鼠前辈忽然抬起头看着我:“现在几点钟了?”

    我看了看时间:“五点四十了。”

    “去搞一些水蛭来。”鼠前辈说道:“吸饱了黑狗血的水蛭,六点半之前,一定要搞定。”

    我连忙问鼠前辈这水蛭有什么说头吗?

    鼠前辈有点不耐烦的道哪来那么多废话,让你去准备你就去准备。

    我无奈耸耸肩,不再多说,匆匆忙忙的就跑去准备了。

    张小爱也跟我一块出门,说她知道怎么搞到水蛭。在附近有一家海鲜市场,里面有卖活体水蛭的。

    我纳闷的问张小爱怎么还有卖活体水蛭的?别说是用来吃的啊。

    张小爱反倒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我,说不是用来吃的,难道是用来治大姨妈的?你这人可真有意思。

    我顿感一阵恶心,见过吃虫吃蛇的,没想到人类现在都已经到了连水蛭都不放过的程度。

    张小爱要了三斤活体水蛭,密密麻麻的挤在一个特制的箱子里,那粘粘糊糊的声音令我一阵头皮发麻。

    我们又在现场买了一条大黑狗,打死了之后,让水蛭开始吸食黑狗的血。

    将水蛭带回去之后,鼠前辈就迫不及待的将那张纸平铺在了桌子上,从里面挑选了大概二十只吸饱了血的水蛭,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那张薄如蝉翼的纸上。

    起初水蛭还是在上面自由自在的游走,看上去并无异样,只是无论水蛭朝哪个方向游动,始终不曾离开纸的范围。

    啪!

    就这样平静了一段时间之后,其中一只水蛭的身体竟爆裂开来,大量的血瞬间沾在了纸张上。

    鼠前辈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声给吓了一跳,忍不住浑身哆嗦了一下,双目更警觉的望着那张白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