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二百九三章 诡异的皮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九三章 诡异的皮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作诗?”我顿时间便愣住了,不明白鼠前辈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不过既然鼠前辈这么说,肯定是有他的道理。

    所以我还是硬着头皮去想一首古代诗歌。

    “那个……那个什么……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憋了好半天,我总算是想起了《诗经》,接下来背的还算流畅:“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唉!”这后半句不是我发出来的,而是从我肩膀上发出的。那声音铿锵有力,感情饱满,有点像磁性的男中音。

    我当即便意识到,是趴在我身上的那只鬼在说话。

    我战战兢兢的望着鼠前辈,这他妈的如何是好?原本想剽窃一下诗经,算自己原创。结果被对方瞬间识破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激怒它。

    不过,看鼠前辈稍微缓下来的表情,我便知晓对方似乎对我的诗句很满意。

    “可惜啊可惜,老夫一代忠良,才高八斗,却不得朝廷重用。反倒被贬,抄家灭族,当真是可耻,可悲,可叹呐!”对方似乎感触颇深,语气之中充满了哀怨和不甘。

    我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意,从脖颈一直朝着全身蔓延。

    正在我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走的时候,门外传来李麻子的声音:“鼠前辈,美酒佳人来了。”

    张小爱则手持一杯二锅头,全身颤抖的将玻璃杯放在窗台上。

    鼠前辈道:“贵客来此,招待不周,还望海涵。小爱,还不给客人斟酒!”

    说完,鼠前辈便将李麻子手中的柳条递给张小爱,示意张小爱用柳条搅拌那杯酒。

    张小爱虽然已经吓了个半死,不过毕竟是人民警察,还是有很强的心理素质,当下规规矩矩的用柳条去搅拌那杯酒,然后将酒杯端了起来。

    紧接着,我便看到有东西从我眼前一闪而逝,缓缓飘向酒杯。

    我定睛细看,只能看到这东西全身如同焦炭一般的黑,在半空中弯下腰,准备饮酒。

    另一只手,很不老实的摸向张小爱,张小爱吓的惊声尖叫起来,目瞪口呆的望着鼠前辈,希望鼠前辈能救命。

    而鼠前辈却只是抬起一只脚,脱下了鞋子,手不断的在脚掌心揉搓着,不知道在干什么。

    顿时,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脚臭味,令人作呕。

    张小爱的小脸变的惨白,嘤嘤的哭了起来。而说时迟那时快,趁对方专注于美酒的时候,鼠前辈已经一脚踹去。

    这一脚结结实实的踹在那焦炭鬼的屁股上,没想到竟然直接将它给踹到了窗外。

    紧接着,鼠前辈便立马关上了窗户。

    那焦炭鬼勃然大怒,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吼声,试图闯进来。但鼠前辈已经抓起了酒杯泼洒在了窗户上。

    这一杯酒好像一层带有高压电的电网,直接将焦炭鬼给弹了回去,它尖锐的嘶鸣着,犹如一头挣扎的猛兽。

    “快……快往窗户上泼酒撒盐。”鼠前辈惊恐的命令道。一边说着,一边咬破手指,在窗户上用血画着奇怪的符咒。

    当时我哪儿还有半点功夫多想啊,二话不说就开始按鼠前辈交代的去做,将白酒和精盐混合在一块,齐齐的泼到了窗户。

    再看张小爱,整个人都瘫了,蜷缩在角落里嚎啕大哭。

    焦炭鬼被弹飞之后又折返了回来,双眼带着狂暴的戾气,试图闯进来。

    不过当它靠近窗户的时候,才感受到了窗户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威慑力,焦炭鬼立马停在了半空,不甘心的双目,死死瞪着我们。

    那双眼睛,红彤彤的就好像两团火焰,看的人头皮发麻,我手持桃魂花,护在胸口,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绝对不能让它闯进来,虽然我尚且不清楚这焦炭鬼是什么东西,有多大的来头。但从鼠前辈对它的态度上,我还是能窥见一斑的。

    它围绕着阳台转来转去,寻找突破口,几次试图闯进来。不过我们身上带着酒和精盐,对付这东西似乎很管用,对方一直都没能得逞。

    就这样,我们和焦炭鬼一直僵持到了天亮,那焦炭鬼见始终没有机会,这才缓缓的消散,没了踪影。

    我松了口气,问鼠前辈那东西应该离开了吧?

    鼠前辈则忧心忡忡的说道:“应该没那么简单,那焦炭鬼怨气冲天,估计是寄居在某件古董里的阴灵!到了白天它会进入古董当中沉眠,晚上才会出没,所以我们现在是安全的。”

    我长长的松了口气,脚步颓废的走向张小爱。

    谁知张小爱竟二话不说,抬起巴掌就准备狠狠的打我的脸,幸亏我反应快,一把抓住了张小爱的胳膊,愤怒的瞪着张小爱:“你想干什么?”

    张小爱又委屈又害怕:“你们……你们到底对我做了什么?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里。”

    李麻子哈哈笑道:“警察同志,你不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我们就给你找一只鬼来看看啊。”

    “你们……你们混蛋。”张小爱抱着双腿蹲在地上,又开始呜呜的痛哭起来。

    李麻子无奈的耸耸肩:“就这点心理素质还当人民警察呢。”

    “我就当,我就当,怎么了?你不服气咱们单挑啊,我可是跆拳道黑带。”张小爱可能被李麻子说中了软肋,顿时勃然大怒,捋起袖子,俨然一幅要跟李麻子一较高下的模样。

    我说道:“行了,大家都少说两句。张小爱,跟你说实话,刚才那个焦炭鬼,并不是我们引来的,而是一直就呆在你家的。你仔细想想,你们家有没有什么历史悠久的古董?”

    张小爱瞪了一眼李麻子,不再理会她,而是细细思索起来。

    想了好半天之后,她使劲的摇了摇头:“没有,我刚搬来这儿没一个月。我明白了,这房子肯定是鬼宅!王八蛋房东,敢骗我。”

    我立即拦住张小爱,说事情应该和这间房子没什么关系。

    说完我便站起来,围着阳台转了一圈,却一点收获都没有。鼠前辈则打开门走出去了,在客厅里翻找。

    “那东西是在客厅出现的。”鼠前辈道:“阴物应该就在客厅!”

    我立马问道:“鼠前辈,那东西刚刚一直就趴在我的背上?”

    鼠前辈点点头:“没错。”

    “我怎么感觉这会儿后背依旧沉甸甸的,就好像背了一个人似得。”

    张小爱随意的看了我一眼,表情顿时凝滞了。她一双大眼瞪的老大,捂住嘴说道:“你背上……那是什么东西?”

    我顿时给张小爱的话给吓的浑身一哆嗦。

    我后背上有东西?那东西又回来了?我立即身手去摸,不过却什么都摸不到。

    鼠前辈立马跑上来喝道:“别动!”

    说着,便一把将我的上衣给扯掉了,在后背露出的瞬间,连李麻子也忍不住的尖叫一声:“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疤?”

    疤,什么疤?

    被他们这么一说,可能是心理作用,我立即感到后背一阵火辣辣的疼,深入骨髓。连忙凑到梳妆台前,观察自己裸露的后背。

    在我的后背上,竟出现了一个人的‘下半身’。那黑乎乎的印记,就好像一个全身着火的人趴在我的背上,在我身上留下的烫痕。

    烫痕所到之处,全都是黑乎乎一片,皮肤虽然没有灼伤,但却仿佛被墨水染过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我惊的跳起来,伸手去摸那处烫痕,不过那烫痕却好似失去了知觉一般,哪怕掐一下都不疼。

    鼠前辈走上来,仔细观察我的后背,沉吟片刻后说道:“鬼印,这是鬼印,那东西盯上你了!想叫你做替死鬼,要么你死,要么它亡。”

    我一阵胆寒,那东西的怨念竟然如此之大,看来弄不死我是不罢休了。

    李麻子愤怒的道:“哼,咱们三个大活人,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把张家小哥给弄死?找找,快找找,一定要把那东西给找出来。”

    说完,李麻子便快速的在房间里翻腾起来。

    张小爱倒也并未阻拦,也跟着我们一起搜索。

    不过客厅里都是一些衣服,玩具以及各种家用电器,并没有什么阴物。

    “张小爱,你再仔细想想。”鼠前辈问道:“这段时间家里有没有添置什么古怪的东西?”

    张小爱更加卖力的去想,最后目光无意中落在了鞋架上:“哦,前几天我刚买了一双女式皮鞋。”

    “一双皮鞋而已。”李麻子说道:“除非是古人传下来的绣花鞋。”

    不过我们现在是毫无头绪,虽然明知那双皮鞋不可能是阴物,但我还是让张小爱把那双皮鞋拿出来看看。

    “这是一个新来的实习生送给我的。不过送给我这双皮鞋之后,他就辞职不干了……”张小爱将皮鞋搁在我们面前。

    那只是一双很普通的女式皮鞋而已,红色,做工精细,圆润光滑。质量也很不错,除此之外,倒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鼠前辈把那双皮鞋拿在手中仔细掂量了一番,最后表情忽然变的怪怪的:“不对劲,有点沉啊。”

    “是啊,我也觉得穿上这双皮鞋太沉,所以一直就没穿。”张小爱答道。

    我把皮鞋拿在手中掂量了一番,的确比正常的皮鞋要沉一些。

    我再提起另一只皮鞋,发现另一只皮鞋的重量却没什么不对劲,轻巧的多。

    这不应该啊,做工如此精致的皮鞋,肯定不是什么山寨水货,按道理来说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

    再联想到张小爱所说,送给她这双皮鞋的实习生,当天便辞职了,莫非这双皮鞋真的有古怪?那家伙是担心东窗事发所以才溜之大吉?

    我毫不犹豫的找来刀子,将皮鞋上的牛皮给划开。

    张小爱大惊:“你干什么?这是我的东西。”

    我白了一眼张小爱:“要命还是要皮鞋?”

    张小爱想了想,最后还是松开了我。

    我毫不犹豫的开始肢解起这只皮鞋。

    从头到位,我把皮鞋给拆的零零散散,最后终于在皮鞋的夹层之中,找到了一些东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