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二百五八章 二十四条红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五八章 二十四条红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进了房间之后,我立即让武女士把晓晴扶出来,然后将招魂幡上的红绳拴在晓晴身上,把骑在大公鸡身上的魄,重新打入了晓晴体内,最后在其额头上贴了一张安魂符。

    没多长时间,晓晴便醒了过来,表情迷迷糊糊的看着我们:“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感觉……我好像做了一个噩梦。”

    晓晴总算恢复了神智,比之前清醒多了,脸色也好了许多。武女士喜极而泣,抱着女儿连声安慰。

    晓晴告诉我们,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好像自己深更半夜,漫无目的的在附近瞎逛,根本就找不到回家的路。

    她很着急,同时感觉身体非常不舒服,轻飘飘的,好像随时都可能分裂一般。

    就在此时,一个帅气的大哥哥忽然喊了她的名字,抓住了晓晴的手,说是要带她回家。

    晓晴在接触到那个人的时候,感觉很舒服,那种分裂的感觉也没有了。她踏实了很多,就跟着那个帅气的大哥哥回家。

    在路上走着走着,晓晴竟睡着了,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依然在家里,好像做了一场梦,不过那场梦却又那般的真实。

    武女士哭着抱着女儿,说没事儿了,没事儿了,那只是一场梦而已。

    我走到窗口朝外面看,等待着t恤男的到来。

    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后,t恤男才终于姗姗来迟,他看起来很疲惫,双目无神,神情紧张,我立即跑去开门,把t恤男请了进来。

    t恤男似乎进入了虚脱状态,身上竟然还有伤,一身雪白的卫衣,好几个地方都被撕烂了,有血印子出现。

    我立即给t恤男端了一杯热水,又给t恤男涂上了药,t恤男的神色这才总算恢复了正常。

    我松了口气,连忙问t恤男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人伤了他?那具尸体,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公园。

    t恤男先是在房间里扫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晓晴身上。晓晴有点害怕的看着t恤男,眼神之中还有一丝爱慕。

    是啊,t恤男这种帅气无比的小鲜肉,不正是这些女学生追捧的吗?

    t恤男并没有回答我,只是从怀中掏出了两张符,让我贴在窗户和门上。

    我贴完之后折返回来,t恤男已经睡着了,看来他真的是太累,就没有再打扰他,而是找了一个毛毯,给t恤男盖上。

    武女士也好奇的打量着t恤男,最后问我这是什么人,好像也很有本事啊。

    我笑着说道:“他的本事可比我大多了,你们也回去休息吧!不要惊动到他,他太疲惫了。”

    武女士立即带着女儿进了卧室,而我则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守夜。

    t恤男睡了两个多小时,这才缓缓睁开眼。发现我一直在守着他,竟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立刻跑上去,问t恤男伤口怎样了,要不要包扎一下?

    t恤男摇摇头,说他中的是尸毒,普通的药根本不能拔出尸毒。

    我大惊失色,中了尸毒,这要是处理的不好,t恤男可能会变成僵尸啊。

    t恤男却立刻安慰我,让我不要紧张,他已经找到人来帮忙的。

    就在我疑惑到底是谁来帮忙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我拿起来一看,发现竟是鼠前辈。

    电话刚一接通,鼠前辈就在那边骂骂咧咧起来:“小王八犊子,你还知道接电话啊,老子在楼下徘徊一个多小时了,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听?”

    我这才注意到我手机上有三十多个未接电话,都是鼠前辈打来的。

    我顿时歉意连连,跟鼠前辈解释说刚才为了避免打扰到t恤男休息,所以调成了静音模式。

    鼠前辈骂骂咧咧的说赶紧下来接老子,老子快被冻死了。

    我无奈苦笑,连忙把手机挂断,匆匆忙忙跑下去去接鼠前辈。

    鼠前辈正蜷缩在一个垃圾箱旁,冻的瑟瑟发抖。看见我之后,赶紧跑上来把我的上衣给扒了,披在自己身上,还让我赔偿精神损失费。

    我苦涩笑笑,说现在不是赔偿的时候,还是先去救t恤男吧!

    鼠前辈这才狠狠白了我一眼,跟着我就跑到了楼上。

    鼠前辈只是看了一眼t恤男,就惊的目瞪口呆:“我勒个去,谁这么凶残,能把你给伤成这副模样。”

    说完,他来不及多说,找了一个空碗,就从怀中把解药给拿了出来。

    他把一些浑浊发黄的液体倒入了空碗之中,又把一些黑色的东西,碾成了粉末泡在了浑浊的液体里,洒了一大把盐和干面粉,搅拌成了浆糊,然后吩咐我去煮一些糯米。

    武女士听见动静,也走了出来。我立即问武女士家里有没有糯米,得到肯定回答之后,就让武女士去煮了一些糯米回来。

    鼠前辈则将那浆糊,小心翼翼的涂抹在t恤男的伤口上。

    我分明看到,那一团团浆糊之中竟然还有很多小虫子在蠕动,蚂蚁般大小,很是稀奇。

    等浆糊涂抹完了之后,武女士也差不多将糯米熬好了。

    于是鼠前辈又把糯米水洒在了伤口上,把浆糊一点点的给溶解了。做完了这些之后,鼠前辈才终于松了口气,往沙发上一躺:“好了,休息几个小时就安全了。”

    t恤男点点头,看起来又昏昏欲睡。

    我没有去打扰t恤男,而是向鼠前辈讨教那拔尸毒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鼠前辈还在为我没有及时接电话而感到气恼,狠狠地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不知道。

    我哑然失笑,只好给鼠前辈道歉,并且答应他等解决完这次的事之后,带他去夜店找一俄罗斯的妞儿,鼠前辈这才告诉我。

    那浑浊的液体,就是普通的老鼠尿,黑色的东西,自然就是老鼠屎了。当然,那老鼠屎并不是普通的老鼠屎,而是和鼠前辈命格相连,并且吃过尸体的老鼠屎。

    众所周知老鼠是食腐肉的,甚至还吃尸体。只要吃过尸体的老鼠,就会被尸毒攻心。不过老鼠的适应能力很强大,所以会对尸毒产生免疫反应,分泌出免疫性细胞!

    而这些免疫性细胞会在解决掉尸毒之后,部分存留在体内,部分通过粪便排出来,给t恤男用的,就是含有免疫细胞的老鼠屎。

    为了得到这老鼠屎,鼠前辈可是大费周折,找到了一具含有尸毒的尸体,给老鼠吃,好容易才拉出来的……

    我听完之后只觉得反胃恶心,这么恶心的事,恐怕也只有鼠前辈能干的出来吧。

    我哑然失笑,觉得这种事儿实在让人无语。

    天亮之后,t恤男的脸色恢复的差不多了。洗了个澡,我给t恤男买了一身名牌衣服,穿上之后,t恤男的气质再次如喷发的火山,喷涌而出,让人无法抗拒。

    当红小鲜肉和t恤男比起来,那都逊色的多……从武女士以及晓晴那满是花痴的眼神上就能看得出来。

    鼠前辈还半开玩笑的说,初一道长还真是老少通吃啊,颇有自己年轻时的风范。

    一句话说的武女士和晓晴涨红了脸。

    t恤男好像是完全康复了,依旧恢复了之前的高冷,他给晓晴检查了一遍身体之后,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我于是立即问t恤男,晓晴是不是没什么问题了?

    t恤男却摇摇头,叹口气道虽然魂魄归位,但她身上依旧有一股浓浓的阴气,这种阴气很奇特,应该是被某些人给故意下的阴气,若是解决不好,恐怕日后还是会丢魂落魄。

    武女士急的连忙哀求t恤男。

    t恤男叹息的说道,并非晓晴一个人出了问题,而是有二十四个童男童女一起出了问题。

    我大吃一惊,一下想到了那个买红绫的家伙。

    那个家伙,不正是一下子买了二十四条红绫吗?这个巧合,实在是太惊人了。

    我连忙问t恤男关于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t恤男告诉我,他也是受人所托,去帮一个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招魂’。

    而t恤男遇到的这个顾客,身上发生的状况竟和晓晴一模一样。t恤男做的第一件事,自然是招魂了。

    只不过t恤男招魂的方式很特别,他知道对方的魂魄已经非常虚了,即便招魂幡大公鸡这样对魂魄冲撞很微弱的东西,都可能会伤到对方的魂魄,所以t恤男才想到了用阴尸来招魂的法子。

    阴尸简直可以说是魂魄的最佳归宿,几乎对魂魄没有任何副作用。

    只不过t恤男在招魂的时候,才惊骇的发现飘荡在此处的亡魂,竟不止一个!

    t恤男通过‘过阴’的方式,和那些漂泊的魂魄沟通,才得知他们所遭遇的事,和自己的主顾非常相似,t恤男这才意识到,这可能是有人在精心筹划的一场大阴谋!

    t恤男不可能见死不救的,所以他最后毅然将所有碰到的阴魂,都给招入了那具阴尸之中。

    在收集完二十四具阴尸之后,t恤男便准备把阴尸给召唤回去。不过在此时,t恤男却分明通过阴尸感应到,有一个魂魄试图从阴尸口中闯出去,好像有别的人在召唤它。

    t恤男于是立即和阴尸建立起了神识联系,感应到了我的气息,t恤男知道我深更半夜的在公园招魂,肯定是有蹊跷的,所以当即便通过阴尸叫住了我。

    我当下的点点头。

    总共有二十四只魂魄,现在只有一只归了位,还有二十三只魂魄寄宿在同一具阴尸之中,那阴尸能承受的住吗?

    就好像木桶,载重量标准是二十公斤,偏偏往里面放了数十倍的重量,木桶能扛不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